678 顾佟番外篇173(全文完)

檀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而在这阵警笛声中,竟然还夹杂着一股呼呼的风声和什么东西用力煽动的声音。

    有点像,直升机!

    在场的人先是一愣,随后有人忙跑出去朝着天上看了一眼,下一刻,果然见到头顶有一辆直升飞机缓缓的朝着顶楼飞了过来。

    这难道是……刚才那个男人叫来的?

    与此同时,顶楼。

    佟宴焦急的扶着手臂中了一枪的顾萧棠,眼里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萧棠,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萧棠……”佟宴焦急的问着,语气有点语无伦次。

    刚才的那一枪,那个男人明明是朝着自己开的,可是在顾萧棠侧身的时候,他的方向微微偏了偏,然后落在了顾萧棠的手臂上。

    “没事,别哭。”顾萧棠说着抬手替佟宴擦去脸上的泪水,同时把佟宴护在身后抬头朝着不远处的男人看过去。

    与此同时,那架直升飞机带着一片呼啸的风声停在了不远处的天台上。

    巨大的风吹的阳台上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唐景临跟沈覃凉等人已经站到了顾萧棠的身旁,手里也各自都握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一时间,空气中仿佛拉紧了一根一触即发的弦,只要稍微的一绷,就会是一片肆意的枪声。

    可在顾萧棠等人戒备的目光中,宙斯却缓缓的收起了手里的枪,随后弹了弹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淡然开口-——

    “顾萧棠,我今天除了来恭贺之外,就是来找你还这一枪。”

    说着他顿了顿,薄唇微勾,俊颜上的笑有点刻薄的俊美。

    “你肯定是在疑惑要你一条命都不够的债怎么够这轻轻松松的一枪是吧?”

    风声卷的他的声音听的不怎么清楚,也让顾萧棠手臂上的血流的更多了。

    佟宴的全部心思都在顾萧棠的胳膊上,闻言忙抬头看向他。

    对上女人带着泪水的眸子,宙斯淡淡的开口,“其实我来之前是准备拿你这位新婚妻子来抵债的。”

    话落,顾萧棠握着枪的手倏然收紧,手背上的青筋让人丝毫不怀疑,他下一刻就会对对面的男人扣动板机。

    “可你没有,理由?”唐景临开口,言简意骇。

    宙斯闻言笑了笑,一边朝着一旁的直升机走去一边道,“因为已经有人主动送上门来甘愿替你还债,连带也算上了你这位新婚的妻子。”

    “虽然我也不怎么愿意,但是像我这么好的人当然说话算话,这一枪就算是对我的精神补偿。”

    宙斯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顾萧棠,道,“顾萧棠,希望你会记住一个叫方圆的女孩。”

    话落,男人已经畅通无阻的上了飞机,紧随着身后那两个受伤的手下也跟了上去。

    顾萧棠,希望你会记住一个叫方圆的女孩!

    男人的话久久的回荡在耳边不肯散去,顾萧棠眉头紧皱,因为失血过多,脸色一片惨败。

    这时,一旁的电梯门打开,一大批警察走了出来,里面还有面带焦急的苏栗跟尚阮。

    可在看到安然无恙的唐景临跟沈覃凉的时候,两人那颗吊着的心瞬间落回了原处。

    然下一刻,看到一旁浑身是血的顾萧棠和眼睛哭的红肿的佟宴,两人眉头同时一皱。

    “哥,你没事吧?”苏栗担忧的问。

    “没事。”顾萧棠抬头看向她,道,“他本来就没想要我的命。”

    话落,苏栗微愣,下意识抬头看向头顶已经飞远的直升机。

    同时,耳边传来警察凝重的嗓音,“人已经跑了,立刻通知上面……”

    警察的话还没说完,佟宴已经扶着浑身是血的顾萧棠进了一旁的电梯。

    “萧棠,你疼吗?你跟我说说话,你流了好多血,你……”

    佟宴带着哭泣的嗓音被顾萧棠带着冷意的吻给打断,带着浅浅的温柔,带着他所有的宠溺和深情。

    “没事,别哭,我没事。”他一边低声说着一边抬了抬自己受伤的那只胳膊,笑道,“真的没事,就只是流了点血,等会止了血就好了。”

    顾萧棠说话的口吻故意带上了一抹想要缓解气氛的轻松。

    “可是……”

    “宴宴,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所以,这红色算不算是也在恭喜我们,嗯?”

    大红的颜色,喜气洋洋。

    顾萧棠说着吻去佟宴脸上的泪水,俊颜上带着浅浅的笑,“放心,你没事,我就永远没事。”

    你没事,我怎么敢有事;

    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伤心哭泣。

    佟宴抬头,对上男人脸上的笑,她抽了抽鼻子,眼泪糊了一脸。

    “真的没事吗?是不是很痛?”她依旧不确定的再次问。

    “没事。”顾萧棠实话实话,“但是有点痛,不碍事。”

    佟宴此时的大脑也已经慢慢的冷静下来,也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用一种哄着小孩的口吻对顾萧棠道,“不痛了,马上就不会痛了。”

    嗓音带着鼻音,也带着一丝沙哑,也带着,那股软软糯糯的担心,直接戳到男人的心尖最深处。

    “嗯。”顾萧棠笑着点头。

    只要能看着你,就不痛。

    佟宴抓着他衣襟的手微微收紧,“你要是痛的实在受不了就跟我说。”

    “嗯。”顾萧棠依旧点头,唇边的笑容慢慢放大。

    只是受不了你不在身边,这点痛,算什么。

    “一定跟我说,不要忍着。”

    “嗯。”

    “那……刚才那个男人……”

    “没事了,他不会再出现了。”顾萧棠说着抬手把佟宴抱进怀里,低头在她的发间轻吻了一下,嗓音低柔的在女人的耳边响起——

    “新婚快乐,顾太太。”

    听着男人低润中带着安抚的嗓音,佟宴慌乱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脸颊贴在男人的胸膛上,抽泣的声音也慢慢的变小了许多。

    “萧棠,以后不准再这么吓我了。”她低低的开口,“以后不准挡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生气,很生气的那种。”

    “嗯。”

    不挡,怎么可能。

    护你,是我一辈子的事。

    如同,一如既往的爱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