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他把包里的小猫抱在怀里,提步上楼。

    杨大雕一看有戏,连忙伸手,“老大,你抱着猫多不方便啊,我帮你呗。”

    傅景行冷笑,“就是要不方便。”

    越不方便越好。

    杨大雕退而求其次,把一张纸往傅景行怀里一塞,“这个,你再复习一下?”

    傅景行扫了一眼,皱眉,毫不犹豫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沈灵枝却已经看了个正着,猫瞳倏然放大。

    卧槽,是那张疑似分尸解剖图!

    傅景行咬牙,“再给我这玩意,信不信我用在你身上!”

    杨大雕立刻一脸惊悚地抱住自己。

    这诡异的对话,诡异的表情,让沈灵枝无法抑制地浮想联翩,什么一切都无法挽回,过去就让它过去?是指杀人的罪恶感吗?还有那张画满红叉的女人**写……杨大雕难不成是帮凶?傅景行这么讨厌这张图,是做贼心虚?

    傅景行抱着猫来到三楼。

    餐厅已被纪长顾包下,偌大的地方,只有一位少女乖巧地坐在靠窗的位置。

    显然,那就是纪长顾找来的相亲女孩之一。

    “小可怜,今天随便你怎么玩。”

    傅景行捋着猫毛,意味深长。

    沈灵枝想到那张诡谲的**图,只觉得被他碰过的地方拔凉拔凉。

    天啊,相亲的女孩还是有两面之缘同专业的小师妹!

    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美少女落入恶魔的爪牙!

    于是,当小猫被放到餐桌上,她就开启心机喵模式,不留余力地搞破坏。

    啪叽——沙拉扔了傅景行一脸,他不得不去洗脸。

    扑通——胡椒粉撒了傅景行一手,他不得不去洗手。

    最后一击,必杀技——高脚杯砰地倒了,红酒泼了傅景行一身。

    女孩惊呼,“你没事吧?”

    “没事。”傅景行嘴角绽开小酒窝,“我这换衣服要耽误不少时间,今天很抱歉。”

    女孩笑了笑,“没关系的,生活就是充满意外。”

    傅景行非常体贴,“这样,你先吃吧,不用等我,马上我的下一个相亲女孩就要来了,我怕我一会儿吃不下。”

    女孩嘴角笑容僵住。

    沈灵枝咋舌,这货绝壁是注孤生了。

    接下来整整一上午,沈灵枝用尽各种办法让傅景行无法正常跟女孩相亲,这么折腾下来,她累得仿佛瘦了十斤。真尼玛是个脑力加体力的绝活儿!

    更恐怖的是,事后傅景行还揉着她的脑袋,笑得前所未有的和善,“你今天做得很好。”

    喵勒个去,他被她整成这样还笑,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这种相亲多来几天,她得猝死。

    到底他们一人一猫还是被强行架去相亲了三天,不,准确的说她是被傅景行强抱去的。

    这种流水式相亲折磨得他们身心俱疲。

    第四天,纪长顾的助理跟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份文件让傅景行签名。

    并表示,只要签了名,就不用去相亲。

    傅景行扫了一眼,心底冷笑。

    操,神经病。

    他抬眼,懒懒交叠长腿,“原来我帅到让纪总这么没安全感?”

    沈灵枝也好奇地凑近猫头。

    呃……禁挖兄长墙角合约是什么鬼!

    这种虽然没法律效力,但沈灵枝相信,那个男人有的是手段将霸王条款落实。

    这张纸只是一出警告。

    助理公事公办:“您在右下角签字即可。”

    “呵,我才瞧不上他女人。”傅景行大笔一挥,“肯定是端庄矜持无聊透顶的木头女。”

    某只小白猫打了个喷嚏。

    兵荒马乱的相亲终于结束,纪长顾似乎更加忙碌,没再过来搞突袭。

    沈灵枝始终没搞清那张谜之**图和那些疑似绑架道具的用意,心里有些焦急。

    就这么平静地过了两天。

    第三天晚上,傅景行洗完澡,突然破天荒穿起了黑衬衫,黑西裤,接缝线条简练精致,勾勒出他笔挺高大的身形,如松如柏,比之以往多了几分沉稳冷酷。

    沈灵枝趴在沙扶手上,暗暗惊疑。

    平常他洗完澡都是裸着上身出来,差不多十一点就睡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他打扮得这么鬼气沉沉的,打算去哪?

    沈灵枝立刻直奔他背包,娴熟地钻了进去。

    傅景行整理好着装,拎起背包,一下子就感觉到里头微沉的重量,“你也要去?”

    “喵~”小猫可怜兮兮地叫。

    沈灵枝真的生怕他把她丢下,抱着他的手蹭来蹭去。

    他毫不客气地把她脑袋往里摁,“要去就去,别恶心吧啦的。”

    擦……真不解风情。

    傅景行这次没有骑他那辆炫酷的机车,转而上了一辆黑色保时捷。

    车子走走停停,上了高,窗外流光溢彩的街灯越来越少。

    沈灵枝探出猫头,认不出这里究竟在哪,偶有对面的车灯打来,只看到细碎的光从傅景行脸上浮光掠影而过,明明灭灭,神色莫测。

    已经有四十分钟了吧。

    大晚上的,他到底要去哪里?

    又过了十分钟,车子终于停下,停车场没有灯,只有指示灯牌散微弱的光,四周静得可怕,巍峨阴暗的山头在夜里如蛰伏的野兽,透着无形的压迫。

    滴,车门上锁。

    除此之外,就只有傅景行的脚步声和森冷的风声。

    沈灵枝情不自禁吞了口唾沫。

    妈啊……这个时间,地点,气氛,为什么这么像抛尸现场?

    “老大!”

    杨大雕蹬蹬蹬地跑来,虽然他刻意压了声音,但在这幽静的夜,依旧洪亮。

    “弟兄们已经先拜过了,剩下的时间,都是你的了。”

    “嗯。”傅景行从后备箱拿了什么,声音清冷,“东西呢?”

    “都运上去了。”

    剩下的时间彼此无言,杨大雕难得安静地跟在傅景行身后,亦步亦趋。

    晚风幽冷,她闻到了略微呛鼻的焚烧味。

    沈灵枝心里瘆得慌,没敢伸出头,只睁大了眼睛,通过拉链缝隙观察。

    今晚乌云厚重,不见月光。

    但她还是看见了,大片大片切割好的长方体石块如棋盘上的棋子,整齐坐落在山腰。

    沈灵枝惊愕地钻出脑袋。

    没错,这里是……墓园。

    傅景行也恰好在某一处停了下来,他蹲下身,手上摩挲声响。

    沈灵枝顺势爬上他肩头,整个人一怔。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