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灵枝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要给她做身体检查,挣扎着猫爪要逃。

    梁治显然有两把刷子,快准狠地按住她,快步进入医院。

    这家私人医院非比寻常,装饰处处透着高雅别致,淡淡的消毒水味中漂浮着舒服的清香,就连走廊路过的病人都看着非富即贵。

    梁治先去找了医生。

    医生道,“所幸只是肩膀中弹,救助及时,现在子弹已取出来,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沈灵枝瞬间停止挣扎。

    不是带她来检查的?谁中弹了?

    她心里隐隐有答案。

    果然,下一秒就听梁治严肃道,“纪总中弹的事,决不能对外泄露半个字。”

    医生点头,“这点您放心。”

    他们这家医院,正是因为在保障病人**性方面做的不错,才受上流人士的青睐。

    梁治又去找纪长顾的随身保镖了解情况。

    保镖只受了轻微擦伤,十分自责,“当时纪总要单独跟沈先生谈话,让我们退离了十米开外,使我们大大意,万万没料到纪总的二叔要赶尽杀绝,在附近居民楼安排了狙击手,如果不是沈先生反应迅,纪总恐怕就……”

    梁治皱眉,“这不是纪总二叔的作风。董事会的人都知道纪总和他二叔在暗斗,以他的城府,断然不会做杀人这么惹眼的蠢事。”

    顿了顿,他问,“你刚才说纪总去见沈先生?沈望白先生?”

    怀里的小猫耳朵一抖,抬起脑袋。

    保镖点头,“是,据说是沈小姐那桩案子有重大突破,查到最有力的的嫌疑人,纪总去找沈先生估计是为了收集更多的线索,进一步取证。”

    “所以,那位嫌疑人听说了这件事,赶着去杀人灭口。”

    梁治幽幽地吐出这番话。

    丝毫没现怀里的小猫双目圆瞪,如遭雷击。

    她的心跳得很快。

    纪长顾做事一向低调,有效率,一般人无法得知他的具体行程。

    能迅了解他调查进度,掌控他形势动向的,除了他身边人绝无可能。

    纪长顾身边很有可能埋伏了凶手,或是凶手同伙!

    梁治抱着猫进去探了眼。

    男人没醒,上身**,左肩包着厚厚的纱布,褪去了西装的他少了几分高高在上的矜贵疏离,英俊的脸上是少见的疲态。

    沈灵枝远远望了眼,心里冷不丁刺了一下。

    是愧疚吧,如果不是他锲而不舍调查她的案子,他怎么会遭这罪?

    “纪总还没醒,我们明天再来吧。”

    梁治自言自语,顺了下小猫的背,宠物是不可能随便留在病房的,如果不是纪总念猫心切,他也不会匆忙从傅先生手里把猫借来。

    沈灵枝再次被送回纪家别墅。

    徐管家见到白白小小的蠢萌折耳猫,又是笑,又是叹,“你这小不点,总算回来了。”

    “喵~”

    她讨好地蹭了蹭管家的手心,这位伯伯待她还是很亲切的。

    徐管家捋着柔顺的猫毛,有些伤感,“可惜先生病了,不然他看到你,一定很开心。”

    “你看,这些东西自你走了之后,都没变呢。”

    徐管家把她抱去猫房,如数家珍。

    沈灵枝的鼻子有些酸,作为猫,这里的确是个很好的住处。

    可惜她背负的使命注定无法悠然享乐。

    温馨地享用晚餐之后,小猫被抱回重新整理好的猫房。

    夜半时分,一只小小的剪影悄然步出房门。

    她来到厨房,惨白的月光拂亮料理台的刀具,锐利的刀锋渗出骇人的寒。

    她认真思考过了,既然凶手潜伏在纪长顾身边,她就必须要变回人。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接触他的交际圈。

    小猫挣扎着爬上料理台,深吸一口气,提起左前臂对准刀刃狠狠一割。

    鲜血四溢。

    喵的,痛死了!

    小猫眼里含着一泡委屈的泪,还是迅跳下料理台,飞快蹿上二楼。

    不多时,她再次变回人,迅进入衣帽间套了件女装,随便进了间客房躲了起来。

    这次算是验证了她的想法,手上的确会让她非情时期变回人。

    第二天,一屋子佣人看到从二楼款款而下的少女,全都一脸见鬼的表情。

    这女人……什么鬼?!

    还是徐管家先找回理智,“叶翩翩小姐,你是……从哪出来的?”

    他还含蓄地把“冒”字去掉了。

    无怪乎他们这么吃惊,大伙儿早听说先生为了找她,暗中动用了很多关系,结果投放出去的打量财力人力就像石头沉海,杳无音讯。

    然而,这个凭空消失的女人现在忽然间就出现在别墅二楼,能不叫人惊悚吗。

    “我?不好意思啊,我是偷偷爬进来的。”

    沈灵枝挠了挠脸。

    他们的表情,未免太生动,搞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没事没事,叶小姐回来得好,回来得好。”

    “您是来看先生的吧,先把早餐吃了,一会儿会有司机送您过去。”

    “还有那只猫,它昨天也回来了,真是大团圆呢。”

    “不好了,吱吱不见了!”

    别墅上下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沈灵枝咬着吐司,正琢磨着怎么解释这猫的去向,就有佣人满头大汗地冲到她跟前,小心翼翼赔罪,“叶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把猫看丢的,您可千万别怪先生,又一走了之,我们务必会尽全力缉拿……呸呸,是找到您的小猫。”

    “咳咳咳……”

    吐司卡喉咙了。

    佣人手忙脚乱给她递果汁,简直把她当皇太后伺候。

    沈灵枝要跪,要不要这么夸张。

    “你们不用找了,我那猫喜欢四海为家,这会儿估计出游去了。”

    这一屋子动荡才渐渐平息下来。

    好不容易吃完早餐,她一转身,陡然现身后围了一圈的人。

    擦,吓死人。

    佣人们全都笑眯眯地看着她,仿佛在注视一条砧板上的鱼,“叶小姐,是要准备去看先生了吧?我们帮您打扮打扮,保准儿先生看了气色大增。”

    喂喂,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

    她做打扮气色大增的不该是她自己吗?

    一个小时后,沈灵枝感觉自己被装扮成了礼物,推到了纪长顾病房门口。

    盯着紧闭的病房门,她突然现两腿有点软。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