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室。

    值班警卫正打着小盹,门口忽然灌来-阵冷风,眼睛- -张-一合,眼前就多了一个黑衣男子,吓得他从椅子_上滚下来,“哎呀妈,吓死我了!”

    纪长顾盯着黑屏的一角,“叶翩翩房间的监控呢?”

    “关,关了。”

    警卫冷汗涔涔,谁来告诉他,大半夜的纪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男人声音沉了两度,“关了?

    “傅先生探监不希望我们窥探他们**”

    在迫人的注视下,警卫的声音渐渐微弱,连忙打开监控。

    这诡异的气氛,分明多说是错啊。

    监视屏幕闪了两下,偌大的房间尽收眼底,只有傅景行**上身趴在床榻.上,女孩不知所踪。不,傅景行身下分明还压着一个人,**娇小雪白,被牢牢覆没在男人健硕的体魄下,薄被盖住他们下半身,依稀可见女孩大大分开的腿,男人结实耸动的臀。

    床榻散落女孩男人交缠的衣物。

    纪长顾面无表情地盯了足足一分钟,忽地抬手关掉。

    警卫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声。

    余瑾之的话似魔音贯耳:她说她不喜欢你,迟早要离开

    这句话放在此刻,尤其有说服力。

    以至于,他心里开始不受控制地揪疼,一阵又一阵,几欲让人窒息。

    他下了个指令,警卫逃也似地从监控室跑出来。

    此刻,傅景行还压着女孩,肿胀的**在嫩穴里有节奏地进出。

    她实在太香太软,休息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抱着她啃起来,恨不得生吞入腹。

    沈灵枝完全被榨干了力气,任身上的男人摆弄。

    她此刻只有两个念头:特么为什么他还不睡啊,她什么时候才能跑啊

    突然,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傅景行,有人这次真的有

    她推他胸口,折腾得脸红脖子粗。

    傅景行在她身_上驰骋了一会儿才听到声音,哑笑,“你这是兔子耳朵啊,这么灵。”

    调笑间,他陡然加,粗硬的男根凶猛噗嗤噗嗤挞伐**,大片甜腻的汁水不断被搅出,男性湿润的阴毛刮擦她红肿的小珍珠,交合处啪啪作响。

    沈灵枝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花穴愈敏感紧张.

    啊真的有”

    脑中白光闪过,她双手无意识掐着男人后背,踢蹬着腿到了**。

    花径还在剧烈痉挛,他把她的腿压向她**,迅从大开大合切换成成短距离进攻,硕大的**就在花心深处来回疯狂插弄,敏感的小嫩肉被他不断碾压挤蹭,啪啪声就像迅运转的缝纫机声密集响亮。

    她就像狂风暴雨中摇曳的扁舟,被肆意蹂躏摧残。

    终于,在脚步声只距离五米的情况下,男人往花心深处重重一顶,释放大股滚烫浊白。

    “啊唔沈灵枝再次冲上**,浑身痉挛,脑中空白持续了好几秒。

    警卫是来让傅景行出去的,脑子里已经搜刮好了台词,说是领导要视察,他留在这里于情于理不妥。事实上,是纪长顾的意思。

    傅景行倒是很快猜到情况,唇一勾,也不戳破,亲了亲女孩表示暂时道别。

    警卫跟在傅景行身后,脸有些热。大老远就听到暧昧激烈的啪啪声,比岛国片还让他脸红心跳,同为男人,不得不感慨傅先生战斗力是真强。

    沈灵枝无力地躺在床上,被子下的腿依旧保持大张的姿势,实在是做得有些狠了,一时合不上,她干脆就不动了,安静地等待变形。

    然而一直到天破晓,她的身体都没变化。

    不是吧?他射了三次还不够?

    难道是因为中途他把精液抠了出来

    沈灵枝头疼无比,也不知道该怎样把傅景行叫回来,又莫名其妙呆坐’了一天。

    傅景行的朋友悄悄告诉她,今天晚上就可以放她出来了,纪总吩咐的。

    她心里一暖,耐着性子继续等。

    可一晚上过去了,依旧没让她出去。

    远处似乎传来争吵,她耳力极好,趴到墙边,隐隐听到傅景行在怒斥为什么48小时到了言而无信不放她走?有人无奈地叹,是纪总的意思。

    纪长顾是他让人关着她?他要替他的小青梅讨公道?

    沈灵枝喉咙-一哽,缩回墙角,重新抱成一团,心里又堵又涩。

    真难受啊,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幸亏没跟他真的交往,不然,会更难受吧。

    深夜,铁门咔哒一下打开。

    也许是风吹得格外的森然,沈灵枝很快醒了。

    一名高大健壮的刑警站在她跟前,黑夜掩去对方的容貌,只依稀看到坚毅的方下颌。

    他启唇,连声音都透着寒,“跟我来。

    言简意赅,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沈灵枝被他的气势所震慑,拢紧衣服,穿上鞋,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一路上问了好几次要去哪里,对方愣是一个字也不吭。

    皎月掩映在重重乌云后,夜里的风似更加阴冷。

    不知不觉,走到建筑群后空旷的水泥地,周围是大片高高建立起的金属密纹护栏网,夜很黑,但她清楚看到护栏网中间一道层层上锁的铁门。

    “你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恩。”

    那人终于开了金口。

    沈灵枝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放松下来, 迈着轻快的步子,上前。

    走了两步,察觉没了男人脚步声,她疑惑地回头,瞳孔骤然一缩。

    那名刑警掏出了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她鲜活跳跃的心脏。)”

    “要怪,就怪纪总吧。”

    她甚至来不及说一个字,砰!枪声划破天际。

    女孩胸口迅染出大片血迹,膝盖一软,如破碎的娃娃瘫倒在地。

    沈灵枝浑身剧痛,大脑短路似的空白。

    一瞬间,她似乎丧失了大部分感官,只听到自己大口大口疯狂的喘息,生命似乎在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流逝。不,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只是被打了一枪,一枪而

    已

    她努力地掀开眼帘,模模糊糊中,看到有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刑警输了,被打晕在地。

    那人从刑警身上找出钥匙,把后门打开,小心而果断地把她打横抱起。

    她看不清他的样貌,隐约从轮廓上看,并不熟悉。

    他的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

    沈灵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揪住他衣服,“不去,医院……找,找程让……”

    程让是有名的心血管外科医生,也是哥哥的好兄弟,她信任他。

    她断断续续报出程让的家庭住址,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