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夜翩?

    沈灵枝惊呆一瞬,嘴角不可抑制地一抖,两抽。

    作为队友,秉着团结友爱的精神,她知道她不该笑,可特喵它就是好好笑!她控制不住寄几啊!

    [笑得真丑

    她戴着口罩这也能看出来?

    (眼睛抽得跟癫痫,瞎子才看不出。]

    这么久没见,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好生气,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哥不是收养你了吗?还专门找会养猫的租客照顾你。你这身毛是怎么回事,没人给你洗澡吗?]

    沈灵枝有一肚子话想问,下意识靠近笼子。

    一名女店员挡在她跟前,“小姐,这猫会咬人,你最好离远点!

    “啊?

    沈灵枝一脸懵逼,她养夜翩那段时间,它高冷得不行,怎么会咬人?

    女店员哭丧着脸,“是真的,店里三个同事都被它咬出血,去医院打疫苗!我昨天也被它挠了,你看”她伸出胳膊,上面果然有几道清晰的猫抓痕。

    沈灵枝对自己人一向护短,依旧不敢相信,“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它很乖的。”

    准确说是高冷。

    笼子里的黑猫正懒懒趴在原地,半阖着眼,脏乱的毛也掩不了它优雅凌人的气势。

    她把手指伸进猫笼,随意晃两下,转头看向女店员,“你看,它不咬”

    话音未落,伴随女店员惊吓的表情,她手指传来一阵刺痛。

    黑猫不知何时蹿到笼子边,张嘴咬着她指头,幽蓝的猫眼仿佛在藐视一个智障。

    卧槽啊啊啊!她在给它挽回形象,死黑猫却真咬她!

    沈灵枝急忙抽出手,食指上已经留下鲜明的牙印,渗出丝丝血迹。

    黑猫慢条斯理伸出猫舌舔了下牙齿,卷走她残留的血丝,眯着眼悠悠趴回原位,尾巴懒懒地甩打地面,像吃饱餍足的山大王。

    沈灵枝仿佛还感觉到刚才猫舌抵着她指尖的感觉。

    柔软湿热。

    啊啊,死变态!

    沈灵枝立刻被女店员带去休息室消毒包扎,在第n次确认她不去医院打疫苗,想稍微在这休息一会儿时,女店员这才停止炮弹式关切,去接待其他客人。

    她立刻气势汹汹隔空问话,(你刚才干嘛咬我!]

    (我不喜欢有人拿脏手碰我。]

    得,敢情刚才她是多此一举。

    沈灵枝好一会儿没说话。

    没想到它先按捺不住,(沈灵枝,你这就生气了? ]

    (没有。]

    (没有怎么哑巴了!

    明明是我问了你都没答! ]

    没答就算了,还咬她一口。这黑猫跟她分明是八字不合。

    而且,总觉得它这次被关笼子之后,脑袋有点不正常?对她态度有点微妙。

    她委屈巴巴地摸着手指。

    (你夜翩似乎被她气着了,又强压下去,语气硬邦邦,

    (我被你哥关进猫笼,没办法化形逃出,他找了个恶心吧啦成天想非礼我的租客照顾我,我给咬了,他就把我送到这里寄养,这个答案你满意了?]

    原来这就是大佬喵一直失联的真相!

    居然真被她哥困住了。”

    (那个租客怎么非礼你啊?]好好奇。

    (沈!灵!枝!]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她撇撇嘴,(对了,这段时间我找到最可疑的嫌疑人,他叫纪永良,纪长顾的二叔,也是死对头。]

    沈灵枝把纪长顾跟她哥碰头却被枪击的事简单说了遍,并附上自己的推断。

    夜翩沉默,忽地冷嗤了声,(谁告诉你他是嫌疑人? ]

    (他

    (你只需要在我给你的名单里找出凶手,其他的,一概不必理会。]

    沈灵枝觉得茫然又莫名其妙,[其实我很早就想问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怎么知道你名单里的人就是嫌疑犯? ]

    [我当然知道些什么,而且比你想象的还要多。]夜翩语气冷肃,(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的尸块被现时,胸口刻下了六个字,所以凶手必定是对你极度痴迷到病态的变态。纪永良你一个跟他毫不相关的人,他会对你做这种事? ]

    一股凉意从脚底直蹿头皮。

    沈灵枝被骇住了,久久才找到自己声音。

    (哪六个字? ]

    你是我的, 永远。]

    夜翩读这句话时,声音格外低沉有力,如礼堂宣誓,在她大脑不断撞击回响。

    刹那间,仿佛是他在对她许下这病态宣言。

    沈灵枝一个激灵,很快甩开这荒唐想法,自己乱想什么呢,犯不着因为一句话就这么杯弓蛇影吧。

    然而接下来,她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迷迷糊糊撸完猫,打车回医院,她在病床边傻坐了很久,连程让进门]都没有现。

    “枝枝?枝枝?

    他连唤了好几声,她涣散的目光才缓缓焦距。

    看清眼前温文尔雅的男子,沈灵枝浑身一颤,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一&#o39;下。

    动作幅度不大,却足以让男人伸到半空中的手一僵。

    “怎么了枝枝,是太累了?”

    程让镜片后的双眸闪烁不知名的执念,嘴角依旧噙着笑,大掌重新揉_上她的头,非常自然地一点点把她往怀里带,力道温和,却不容抗拒。

    沈灵枝没再做出拒绝的动作,背脊微不可察的颤栗,像受惊的小猫

    程让感觉到了,声音愈温柔,“到底怎么了?”

    她摇摇头,举起包扎左手包扎绷带的食指,“没什么,就是被我以前养的猫咬了。一定是我太久没接触它,它把我当陌生人了,我好难过。”

    不,她是骗他的。

    事实上,在她告别宠物店之前,夜翩告诉她,程让是第三个嫌疑人。

    这怎么可能?她一度以为它弄错了。

    程大哥一直是她的榜样,是救人无数的白衣天使,她心目中神圣而不容亵渎的存在。

    可她突然想起来,昨晚他俯在她耳边那一段话。

    她以为是梦,根本没放在心上。

    直到刚才,夜翩告诉她,凶手是一个极度痴迷她的变态,那么每一个嫌疑犯,必定或多或少对她存了男女心思。

    程大哥既然是嫌疑犯之一,这就说明,昨晚根本不是梦。

    他竟然很早就打算跟她交往,甚至结婚?!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竟完全不知道。

    最让她毛骨悚然的是最后一句:可是,为什么……一切都打乱了……

    如果真心喜欢她,看她死而复生不该是高兴吗?

    为什么说,一切打乱了?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