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灵枝小心地瞄了他一眼,两眼,打开饭盒,纪长顾聘请的私厨手艺非凡,简单的食材都能烹调出色香味俱全的大餐。

    她默默吞了口唾沫,夹起一个肉丸子递到他唇边。

    “我不吃碎肉。”

    他明明吃过不少肉丸子。

    沈灵枝默默收回手,他又道,“夹出来的莱不要放回去。”

    “……,,“也不许扔。”

    她刚望向垃圾筒的视线一顿。

    这么折腾人……好像只剩下她吃掉的解决途径。

    沈灵枝注意他的脸色,把肉丸子一点点塞进自己嘴里,呃……居然没阻止。

    她夹给他鱼肉。

    “太腥。”

    “……,,她夹给他红烧肉。

    “太肥。”

    “……,,到最后,不用纪长顾说话,沈灵枝根据他脸色就能判断他到底吃不吃。

    她觉得自己就像气象观察员。

    他挑的不是菜,是挑剔她吧。

    沈灵枝恨恨地扒着饭盒里的菜,不吃拉倒,正好她饿了。

    等到饭盒快见底,男人突然沉沉出声,“你把菜都吃了,我吃什么?”沈灵枝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什么鬼,都快吃完了才来这一句,找茬啊!她气得把筷子一撂,两眼圆瞪,“我知道我没跟你报平安让你担心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但是,也不用这么整我吧!”纪长顾平静地望着她,眼神幽深。

    她果然还是没明白,他是气她没有心,可以毫无负担随时甩手离开他的世界。

    所以,他才必须做点反制措施。

    整她?他是在给她机会亲他。

    四目相对。

    她的瞳仁乌黑干净,皮肤雪白,也衬得她眼固淡淡的红格外醒目,像要哭了似的。

    他并不知道那是她吃到辣椒籽辣出来的,搁在桌面的手神经一动,下意识要去擦她泛红的眼角,她却忽地埋头扒了口饭,他刚抬起的手一顿,不自然地落在椅子把手上。

    沈灵枝没注意到他的动作,懊恼地咀嚼着饭。

    不对,不对,她怎么起脾气来了,这可不是有求于人的正确姿势!可是好憋屈啊。

    沈灵枝吞下嘴里的饭,倏地起身,单手撑在椅背上,以一种壁咚的姿势撞上他的唇。

    嘶,磕到牙齿了。

    她没有放弃,侧脸避过他高挺的鼻梁,吧唧吧唧把他薄唇舔出一溜儿的油,然后探出沾了饭粒的舌尖,企图玷污他口腔。

    想吃饭是吧,让你吃个够。

    他的牙关没有开,她就在他牙上作怪,让他洁白的牙齿沾上饭粒油水,幸运的话也许还有菜叶?沈灵枝越想越兴奋,双手扶在他肩上,腿跪在他左右两侧,以女上男下的姿势更加卖力捣鼓他的牙。

    突然,他牙关一开,她惯性往前一冲,舌头瞬间与他的大舌交叠在一起。

    他的舌温热柔软,清爽醇厚的男性气息强烈灌入她口鼻,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却烫得她血液躁动,尾椎骨酥麻,腿心有烫动情趋势。

    这男色杀伤力要不要这么惊人。

    不对,是她的身体又开始情了。

    也许是前些日子补充了相对充足的阳气,这三天她虽感觉身体隐隐有躁动,但都不是很剧烈,可这会儿贴近成熟男人的身体时,那种蠢蠢欲动瞬间就被勾了出来。

    不好意思,又要拿你当救命良药了。

    沈灵枝僵了几秒,就在纪长顾以为她要退出时,粉嫩的舌尖轻点他舌面,像调皮的小鱼在他口腔穿梭嬉戏起来,他呼吸微乱,盯着她泛红的脸,薄唇一点点吸吮她的津液,慢条斯理回应她的吻。

    他身子以一种全然放松的姿态倚在椅背上,单手虚扶在她腰后,任她为所欲为。

    看似是她主动,其实全程还是由他主控节奏。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他总能在她想退出的时候撩拨她口腔敏感的软肉,迫使她再次含着他的舌勾缠。

    沈灵枝不知不觉就坐在了他怀里,仰起头吞咽他的津液,手迷迷糊糊摸到他勃起的胯下,拉下裤链,将他硬挺的硕大释放而出,上下撸动。

    **溢出了不少精前液,沾了她满手,让她的动作更为顺利。

    男人性器尺寸壮观,青筋盘虬,她一手都握不住,那强力的脉搏跳得她心口热。

    “唔……嗯……”唇舌交缠声让空气也仿佛变得黏腻。

    他的体温,味道,舌头,无不在撩拨她的神经。

    她受不了了,从他唇上抽离,缠出一道淫糜的银丝,矮身含住他的**。

    纪长顾浑身一僵,差点要缴械投降。

    这是她第一次给他口……男人大掌温柔有力地拨开她脸边的黑,盯着那张红嫩的唇吞吐他狰狞的性器,柔软温热的触感,爽得他头皮麻。

    他的大拇指指腹下意识摩挲女孩的脸颊,一下又一下,似鼓励,似爱抚。

    沈灵枝被他撩得满脸通红,舌尖猛然扫过马眼,吸了一口。

    “唔……”滚烫的浓精一股一股喷出,她猝不及防被呛了个正着,但还是边咳边强硬地吞下去。

    纪长顾拧眉,“不用吞,吐出来。”

    他的指腹按压她的唇,她朦胧地望着他的眼睛,咕咚一下,全吞了。

    他喉结一滚,眼神变得又深又浓。

    笃笃。

    门口传来敲门声。

    沈灵枝呆了几秒回过神,跟兔子似地急忙蹿回座椅上。

    纪长顾神情自若地拉上裤拉链,声音还带着微末的沙哑,“进来。”来人是女秘书,提醒纪长顾会议时间快到了。沈灵枝从饭盒里抬头,“你不吃饭就去开会?”为了折腾她,也太敬业了吧。

    一旁的女秘书不明所以,“纪总已经吃过……呃。”

    接收到boss警告的眼神,女秘书噎了一下,“咖啡。”

    女秘书:哇,默默给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虽然……吃咖啡很奇怪。

    啪,纪长顾猛地合上文件夹。

    沈灵枝有些懵,倒是注意到他的脸色比她刚进来的时候好了很多。

    果然……食色性也,关键时刻还是得色诱。

    “吃饱了吗。”

    “啊?”她一下子联想到刚才的吞精,连忙红着脸点头。

    “吃饱就回去吧,我还有公事处理。”

    纪长顾起身往外走,她急忙叫住他,“那个……你今晚回来吗?”

    他回头望着她,突然伸手抹过她唇角,俯身贴着她耳廓,嗓音极低,“看你表现。”

    她看着他指腹的浊白,脸瞬间爆红。

    天啊,为什么嘴角还有残留,搞得她很贪吃似的!

    沈灵枝心知肚明今晚会生什么,回去就开始准备情趣内衣。

    黑猫坐在床上,看着一大片花花绿绿不知羞的布料,眼神冷得如同十二月飞雪。

    【你要色诱?】

    【对啊。】

    【你不知道男人床上是情圣,床下是混蛋?】

    沈灵枝动作一顿,【怎么说?】

    【你不在上床前把你哥的事找他问清楚,你能保证下了床他不翻脸不认人?】

    她沉吟片刻,【有道理。】

    沈灵枝最后挑了一款类似比基尼的内衣去了浴室。

    黑猫眯了眯眼,亮出爪子,把身前一件蕾丝性感内衣滋滋啦啦挠了个粉碎。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