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切都该是顺理成章的。

    沈灵枝吃过晚饭,就去刷牙漱口,吃了颗薄荷糖。

    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慵懒披散,面容白皙干净,一身白色浴袍束身,掐出她不盈一握的腰线,交叉的领口刻意拉低,雪白的乳沟像被小心翼翼包裹的嫩豆腐,细腻莹润。

    像被撸弯了耳朵待剥皮的兔子,算过关了吧。

    沈灵枝自我感觉良好地埋伏在他卧室,把两只猫堵在门外,浑然不知黑猫已经悄悄躲在卧室的阳台,一双幽冷的蓝眼紧盯里面的一举一动。

    晚上十点,楼下传来车子熄火声。

    纪长顾脱去外套,一边松领带,一边抬步上楼,今天女孩的主动亲吻和挽留让他心情格外飞扬。

    不料刚进卧室,就被一抹软玉温香扑了个满怀,是他不熟悉的香气。

    他拧眉,下意识要推开,视线触及到她右耳廓娇艳的红痣,蓦地一愣。

    枝枝?恰好她抬起头,他不动声色梭巡她的脸。

    她画了淡妆,眉毛眼线有些许勾勒,衬得她五官愈明媚动人,尾微微烫了卷,蓬松似某种动物的毛,身上还喷了高级香水,盖住她天然的馨香。

    纪长顾不喜欢这种味道,但非常喜欢她为他费尽心思的感觉,代表一种重视。

    “在等我?”他声音极低,酥得她骨头缝都在痒。

    “嗯。”沈灵枝软软应了声,拉下他脖颈,垫脚亲上他薄唇。

    他的唇不同于外表的冷淡禁欲,温度灼得热情,触感软得可口。

    她吃得脸红心跳,不希望一开始就这么火辣辣,没有伸舌,却没想到莫名其妙变成舌吻。

    薄唇密密实实烙着她,结实有力地**她的舌,唇舌间溢出脸红心跳的搅弄声。

    垫脚的姿势亲得太累,突然脚下一空,他的手托起她臀,把她抵在墙上。

    男人高大的身形让她笼罩在暖昧的阴影里,大掌沿着她白嫩的大腿内侧滑入,捻上她腿心,她换上的内裤底下就一条线,他却故意不撩开,中指压着往她穴里挤压。

    内裤的绑带松了,那条线被推入穴内更深处。

    “唔……不……”花瓣贪婪吞吃那条线和他的手指,出咕叽声响。

    等底下的水声盖过他们的唾液交缠声,他才悠悠抽出那条线,湿哒哒的线条打在她腿上,留下一片甜腻汁液。

    他贴着她的唇,吐出热气,“怎么这么多水,嗯?”他的气息灌得她浑身酥软。

    手无助地揪住他胸前平整的衬衫,吐出身体最诚实的**,“想要你……”

    男人眼神变得炙热浓烈,他解开腰带,释放出肿胀的昂扬,圆滑的**抵着她颤巍巍的花缝来回研磨,她夹紧他的腰,几乎要被他拉入**的海洋。

    【沈灵枝,别忘了正事!】夜翩冰冷的声音陡然在脑海中炸开。

    她像被泼了盆冷水,雾蒙蒙的眼睛一下子清晰。

    “等,等等。”

    沈灵枝偏过头,躲开他的亲吻。

    下身泥泞的花瓣已经被他挤入**,不进不出,很是难受。

    “可以先告诉我,我哥他现在怎么样了吗?”一室死寂。

    刚才的春情暖意似掺入了飞雪,瞬间冷却。

    身前的男人久久不出声,她知道他在看她,可她此刻莫名不敢抬头,只能盯着他起伏的胸膛。

    她想,如果他愿意,光是这胸肌就能压死她。

    当然他没有压。

    半晌,他退开半步,她腾空的脚从他腰上滑了下来,**也顺势抽出。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这问题时,他开口,“你哥很好。”

    低沉磁性,不含任何情绪的语调。

    “那他什么时候可以……”“你得让我满意。”

    纪长顾淡声打断她的话,突然扣住她腰,把她翻转过身,将勃的性器挤入她细嫩的两腿间,就着泌出的**开始挺送起来。

    真是可笑,他竟然以为她真的在挖空心思追他。

    结果到头来,只是一个怀有目的性的引诱。

    他俯身含住她右耳廓的红痣,紧紧地吮,像要将她的血吸入他骨髓里。

    “啊……啊……”她扶住桌子,凹下腰,低头就能看见紫红色的男根在她腿间进出,他碾得很用力,臀部被他胯下撞得啪啪直晌,花缝就像被划了口的杨桃,来回蹭几下,就不断有新鲜的汁水汩汨溢出,穴口被蹭得又酸又麻。

    黑猫坐在阳台落地窗外,男人在女孩腿间激烈进出的性器,她被拍打通红的臀,飞溅的**,掉在脚边的内裤,都让它的眼神愈阴沉。

    “啊啊啊……”他重重蹭了数十下,在她臀上射出滚烫的浓精,终于松开手。

    她历经几次**,瘫软跌坐在地。

    纪长顾不紧不慢穿好裤子,又是众人眼中矜贵禁欲的纪总。

    他终于在沉默三十分钟后说出第一句话,“看来,你哥不会那么快出来了。”

    “什么?”

    “你并不能让我尽兴。”

    他走了。

    沈灵枝愣愣地坐在原地。

    生气?没错,他拿她哥哥后半生的命运威胁她,实在可恶。

    可生气的同时衍生出另一种难受的情绪,她想,估计又是那诡异的落差感在作怪了。

    她默默起身,准备回房擦下身体。

    门没关,布偶猫轻轻走了进来,叼起一个东西,蹭了蹭她小腿。

    沈灵枝低头,脸瞬间充血,“糖白,你你你……”它居然叼起了她湿透的内裤!她急忙一把夺过,义正言辞地点着它毛茸茸的脑袋,“女孩子的贴身衣物不能随便碰,知道吗!”布偶猫歪着脑袋,一脸无辜,“喵~”她一定是疯了,居然对着一只真正的猫自说自话。

    俩人不欢而散徐管家看在眼里,心里着急,上来安慰沈灵枝。

    她跟徐管家讨教追纪长顾的秘诀,徐管家愣了愣,意味深长,“哪需要什么秘诀,只要是纪先生想见的人,要追到手就不是难事,重点看你的心。”

    纪长顾这一离开就两天没音讯。

    沈灵枝坐不住了,拜托徐管家打听纪长顾去向,徐管家以为她开了窍,欢欣鼓舞得仿佛嫁了女儿,帮她四处打听,终于得知他下午陪客户打高尔夫。

    时间,地点,天气,甚至连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写得清清楚楚给她。

    她恍惚得以为自己是要去“行刺”。

    沈灵枝匆匆忙忙拾掇了下自己,转身就要下楼。

    夜翩叫住她,【你不带我去?】

    【这次我自己能搞定,你就当休假吧。】

    事实上,她隐隐觉得黑猫有点不对劲,它两次教给她追纪长顾的办法得到的结果都适得其反,不知是因为它当猫当久了,不懂男人心,还是它根本就不想让她追纪长顾?

    随即她又坚定反驳了这个想法。

    纪长顾所在的高尔夫球场必须有会员卡才能进,所幸徐管家都帮她准备周到,她不费吹灰之力地进入场地,坐上高尔夫球车。

    远远的,就看见两个身材颀长的男子穿着休闲服,舒展身体依次挥杆。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