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度99.9%。

    枝枝真的是那只猫!程让惯来温润的眼底似堕入浓烈的夜,杂糅数种稠得化不开的情绪,他走得很快,脚下阴影几乎被他踏碎,衣料摩挲猎猎作晌,心里又空又痒,急需什么填满。

    可当他推开门,想触碰床上可怜兮兮缩成一团的娇软小猫时,她浑身软毛炸开,瞳孔惊恐扩张,扑腾着爪子连连后退。

    程让一愣,以为是自己吓到她,放缓动作,“怎么了?我让你独自待在房里,不开心了是吗?”他有一副能蛊惑人心的温柔嗓子,她被酥得尾巴尖都是麻的。

    不对,她现在不想看到他,她想一个人待着。

    程让靠近,她后退。

    第一次,她对他流露出那样的眼神,防备,恐惧。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那种情绪,如针一般狠狠扎入他心里。

    程让喉咙一紧,像被人扼住了呼吸。

    他僵在原地,灯光投射在男人干净的镜片,映出一片茫茫光影。

    沈灵枝看不清他的眼神,只觉得反光的镜面仿佛无机质兽瞳,浮动诡谲的光。

    她心下一咯噔。

    如果程大哥真是变态,这会激怒他吧?于是,在男人启唇前一瞬,她立刻上前蹿了几步,主动钻入他掌心下。

    软和的猫毛讨好地蹭他手心纹路。

    这种软软萌萌的生物撒起娇来特别要命,尤其是,当他知道这是枝枝。

    程让心里化成一片,闷痛瞬间散去不少,他把小猫抱到眼前,仔细凝视她水汪汪的猫瞳,实在忍不住俯身,在她头顶,耳朵尖,脖颈留下细碎的吻。

    它的身上,果然残留女孩迷人的馨香。

    “宝宝乖,我会好好养你,所以不要怕我,知道吗。”

    他温柔的低喃仿佛情人间爱语,他身上有股独特好闻的男性气息,混着浅淡的消毒水昧,他的呼吸拂过她毛,激荡起她过电般的颤栗。

    这种语气,太特喵犯规了!她四只爪子都在抖。

    好像回到了曾经,程大哥还是当年那个令她崇拜神往的白衣天使。

    沈灵枝最终还是没报警。

    到底是她认识多年的大哥,证据也不确凿,万一,凶案与他无关呢?不能仅仅因为她没有落实的怀疑毁了他积攒多年的声誉。

    隔天,程让忽然领来一位保姆和小男孩。

    小男孩是程让的外甥,小名北北,今年六岁,过了暑假就要上小学一年级。

    这几天北北的父母都要出差,程让就把外甥和保姆接来住几天,顺便让保姆照顾两只猫。

    其实他本意是想让北北陪一下枝枝。

    北北是个级可爱的小正太,头短而柔软,偏棕色,眼睛又大又圆,像湿润的黑葡萄,下巴肉肉带点尖,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小虎牙。

    沈灵枝第一眼就被他萌得不要不要的。

    更重要的是,小家伙还是个隐性饲养员!

    看得出来他家教极好,性格活泼又不过分闹腾,一张小嘴跟吃了蜜似的,把保姆都哄得眉开眼笑,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分享。

    尤其是吃的,只要旁边有生物,他一定会把手里的食物分享出去。

    沈灵枝就是被他投喂的生物之“猫猫,给你。”

    小肉掌又递给她一个东西。

    她想也不想张嘴咬下,只听咔擦一声疑似牙齿碎裂响,嗷,什么鬼!沈灵枝赶紧呸呸地吐出来,果然,是一个没剥壳的鹌鹑蛋。

    小正太对她露出祖国花儿式的傻笑。

    她默默拿爪子挠蛋壳,嗯,这只是意外,其余时候吃蛋糕薯片什么的还是很美好的。

    黑猫投给她“瞧你这点出息”的鄙视眼神。

    跟小正太愉快相处了两天,这一天晚上,迎来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玄关门口与往常一般传来开门声。

    彼时,空调静静地吹,沈灵枝正窝在北北旁边一起看图画书。

    她隐约听到多了一人的脚步声,也没多想。

    直到一抹熟悉浑厚的男性嗓音响起,她浑身狠狠一震,眼中几乎是刹那就蓄满了泪。

    程让在问他,“喝什么?”

    他说,“白水就好。”

    “饿吗,给你炒两个菜?”“不用。”

    “你出来之后我们就没好好聊过。”

    “最近任务多。”

    稳健的脚步声逐渐逼近,不管在如何嘈杂的环境里,她都能瞬间辨出的频率。

    她听了二十年的声音,熟悉得近乎融入骨髓。

    她的哥哥。

    沈灵枝浑身僵硬,颤抖,迟迟不敢回头。

    而一旁的北北已经扭头朝程让扑过去,甜甜唤了声“小舅舅”,然后用他天真带着点小奶音的声音询问,“小舅舅,这位酷酷帅帅的大哥哥是谁呀?”

    “叫他沈哥哥。”

    “沈哥哥!”小家伙自来熟,语气熟稔。

    “嗯。”沈望白应了声,极低的男音极具辨识度。

    他好像要去坐沙,沈灵枝垂着脑袋急忙让出一条道,躲到墙角里。

    程让望了眼折耳猫圆滚滚的后脑勺,对于她躲避亲哥的举动有些诧异。

    沈望白果真在沙坐下了,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两条严谨屈膝的大长腿,透着军人的威武冷峻,他一只胳膊搁在沙扶手,肌肉紧实,修长有力,阳刚气息十足却又不失美感。

    他正在和程让聊天。

    浑厚悦耳的声线徐徐敲打她耳膜。

    烧开的电水壶滚出袅袅白烟,她隔着雾气望着沙上熟悉的人影,恍然有种岁月静好。

    好似他们还像以前那样,哥哥招待客人,她在一旁玩耍。

    可是,一切回不去了。

    沈灵枝独自对墙哭成傻逼。

    黑猫不知何时站在她旁边冷嘲,【沈灵枝,你是白痴吗。

    你哥还活得好好的,没事哭成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哭丧。

    】

    它依旧贯彻它的毒舌风,爪子却戳了张纸巾给她。

    【你才哭丧……】

    她接过纸巾,胡乱在圆胖的猫脸上抹了一把,哼哼两声,【我哥要来把你接回家了,你就得意这一时吧!】

    黑猫眼角一抽,脸沉了下来。

    沈望白此番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走黑猫。

    俩人聊了一会儿,当墙上指针指向晚九点半,就是他的告别时间。

    然而,两个男人万万没料到,黑猫不见了。

    “怎么回事?刚刚还在。”

    “找一下。”

    沈灵枝缩在角落,望着两个男人翻天覆地寻找黑猫的身影,同样一脸懵逼。

    黑猫……啥时候跑的?它居然就这么逃了?

    她哥有这么恐怖?

    最终,两个男人快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见到黑猫的影子。

    没人知道它去了哪儿。

    沈望白立在客厅,狭长的眉眼冷光湛然,一动不动盯着某个点,是他进门时黑猫待的地方。

    任谁都看得出,他心情很糟糕。

    突然,他察觉到某种视线,头微微一低,对上一双水汪汪异常可爱的猫瞳。

    程让走过来,“沈,抱歉你先回去吧,猫我一定帮你找到。”

    “不用了。”

    沈望白望着墙角娇娇软软似有些惊慌的小折耳猫,低沉的声线听不出丝毫情绪,“就它吧,我记得,它也是枝枝的猫?”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