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让把教室重新收拾了下,用纸巾擦拭了下她腿心的粘液,给她穿回内裤。

    为了避嫌,他们一前一后离开阶梯教室。

    程让先去开车,沈灵枝站在偏僻的校道上等。

    感觉裙子后面湿了不少,她贴着树而立,手总不安地拉扯裙摆。

    风沙沙拂过颈边湿润的丝,一抹声音如缠绕的蛛丝,倏然渗入大脑。

    【沈灵枝,你当真忘记你的初衷了?】

    她吓得从树边弹开,“谁?”

    僻静的校道空无一人,仅有一只皮毛柔亮的黑猫优雅迈步而来。

    这难道就是她早上倒垃圾时遇到的……

    不可能,猫怎么会说话!

    可它它……它分明朝着自己走来!

    【沈灵枝,我会不会说话你难道不知道!】

    天啊啊啊!还会读她的想法!这不是鬼吧!

    沈灵枝撒腿就跑,连裙子屁股那一块湿了一大片都顾不得了。

    程让刚驶入约定的校道,就目睹女孩夺命狂奔,帽子后翻落地的画面。

    他立刻把车刹停在她前方五十米处,下车绕到另一头,正好把飞奔过来的女孩抱了个严实。

    “怎么回事?”他眉头微拧,手指梳理她凌乱的丝。

    “好像……有鬼!”

    程让一愣,哑然失笑,“抱歉,是我来晚了,让你有胡思乱想的空间。”他隔着口罩亲了亲她的唇,打开副驾驶车门,“别怕,有我。”

    在他气息的温柔包围下,她渐渐平复情绪。

    是啊,幸好有他。

    沈灵枝上了车,疲惫地靠在座椅。

    程让行云流水地操控方向盘,待车子驶出校园,温声问她,“快到饭点了,想吃什么?”

    旁边没有声音,他偏头一瞧,只见她两腿紧闭轻轻摩挲,脸颊熏红。

    “内裤湿了?”

    “……”

    这下她连耳根都红得鲜透。

    程让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倾身靠近,“别动,我看看。”

    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入裙底,准确拨开窄小的布料,还没蹭,就沾上一手的湿滑。

    “真的都湿了。”

    他掀眼望向她,目光交接的刹那,他视线一顿,像闯入一汪清透明亮的泉。

    圆圆的瞳,又清又黑。

    逼仄的空间,似乎更易加深暧昧的浓度。

    他拉下她一边口罩,罩面拂过唇瓣,一阵细痒。

    沈灵枝望着他逐渐幽深浓重的眸,受了蛊惑般微微张唇,他凑近轻啄两下,如星火燎原,他喉结一滚,蓦然深嘬住她的唇,像品尝流心巧克力的浆体,绵绵吮舔,大掌轻放在她右胸,隔着文胸若有似无触碰。

    她被他吃得浑身酥软,情不自禁揪住他腰间的衣。

    【沈灵枝,你还真不害臊。】

    鬼魅般的声音,如噩梦中惊魂一刻!

    沈灵枝猛地推开程让,惊慌地四处梭巡,却没见到一个人影猫影,她后背蹿起一股寒意,急忙抱住程让的腰,蜷着身体往他怀里缩。

    “怎么了?”

    “我,我好像听见有人说话!”

    程让圈着她的手一僵,难道,是催眠出了问题?

    “你可能太累了,要不我们先回家?”

    “不,不……”她现在需要热闹的地方,“我们先去吃饭,吃完去看电影,好不好?”

    程让应了声“好”,整理好她的着装,重新驱车。

    他们没有现,一只通体黑亮的猫咪趴伏在车后座下,海蓝色猫瞳以一种刁钻的角度盯着女孩姣好的侧脸轮廓,如幽灵。

    其实从他们下午出门开始,它就跟着沈灵枝躲在这车上。

    看她终于从程让身边离开去找她哥,它还以为这蠢女人脑袋开窍,准备追凶了,没想到才待没一会儿,又跑去找程让,还堂而皇之地在教室里直接干起来。

    它他妈在外面活生生看了一小时活春宫。

    以前它还能当动作大片观赏,现在,只觉得越来越辣眼睛。

    她呻吟时的咬唇,跟男人接吻的眼神,缠绕的肢体动作,怎么看都不顺眼。

    甚至已经严重影响到它的呼吸器官,梗得它心气不顺,浑身暴躁,只想用力把他们扒开,一爪子抓花那个臭男人,省得那蠢女人做出它不顺心的动作!

    沈灵枝快疯了。

    晚餐和电影时分,她的确度过了还算愉快的时光。

    可在回公寓的路上,那个声音又穷追不舍地在她脑海里响。

    【你曾信誓旦旦说要保护你哥,追查真凶,你就是这么个追查法?】

    【你知道程让也是嫌疑人之一么,你还敢跟他谈情?】

    别说了,别说了!

    她一下车就蹬蹬蹬地跑回公寓。

    它似是恼怒地喷出一句,【程让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药!】

    “请你闭嘴,闭嘴!”

    似乎是看她情绪崩溃,那声音没再响起。

    可到了第二天,那清冷的声音又跟催命符似地如影随形。

    【沈灵枝,你先前对他不是这样。】

    【你一定是被程让做了手脚。】

    够了,够了!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只想恳求你,放过我好吗!”

    沈灵枝对着空气大吼,回应她的是一片幽静。

    那个声音又消失了。

    它其实每次说的话并不多,大约三到五句。

    可长此以往,她觉得她一定会神经衰弱,她已经觉得自己快不正常了。

    “枝枝?”

    程让在客厅听到动静,进门抱住她,眉头紧蹙。

    他就此事已经询问过宋连熙,宋连熙笃定这与催眠无关,应该是她借尸还魂后多出的一种与其他物种沟通的异能。毕竟借尸还魂这种事本身就很灵异。

    程让见到她煞白的小脸就心疼,拥紧她,“要不要去听6少凡的演唱会?就在今晚。”

    他只能用绵薄之力转移她注意力,减少她痛苦。

    听到6少凡三个字,她唔了声,情绪已经平复了些,从他怀里抬起头,“ 6神?他的演唱会门票不是早就售罄了吗?”

    6少凡是享誉国内外的实力派偶像,唱歌作曲一骑绝尘,拥有极为稀有的绝对音感,歌声诡谲多变,奇异地能揉入各种风格的旋律,他主打的古典摇滚风更是风靡全球,磁性婉转的嗓音对上金属乐,碰撞出让人肾上腺激素飙升的天籁。

    沈灵枝是他的忠实粉丝。

    她不追星,属于理智佛系粉,但还是会时刻关注他的演唱会动向。

    程让自然知道她的喜好,“网上有倒卖票的。”

    “那不是很贵?”

    黄牛一般会根据座位位置翻五到十倍,而6少凡演唱会门票价格本就不低。

    他笑了声,“养你绰绰有余。”

    6少凡不愧是乐坛的级偶像,演唱会现场人声鼎沸,座无虚席,黑压压的人头里到处漂浮着闪亮的应援灯牌和荧光棒。

    她和程让的座位比较靠后,只能通过放大的荧屏看到被众星捧月的男人掩在昏暗的灯光下,薄唇泛着莹润清冷的色泽,古典乐前奏淌完,激昂的电吉他划破夜空,全场像炸开的油锅,欢呼沸腾。她沉醉在6少凡极富感染力的歌声中,几乎要把这些天的不快抛之脑后。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却不料在演唱会中途,那声音突然阴恻恻地飘来一句,【沈灵枝,原来你对你的嫌疑人都这么感兴趣吗?】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