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灵枝:“……”

    一定是她做梦的姿势不对,否则高冷毒舌的谢暮怎么会说出如此违和的话?

    她咚地一下倒回床上,却听谢暮幽幽地道,“我的问题很想让你睡觉么。”

    “……!!!”不是梦!

    沈灵枝噌地一下坐直了,面对男人投射而来的幽凉视线,无比烦恼地抓了抓鸡窝头,小心地斟酌语句,“那个,谢暮……其实啊……”

    “小暮,原来你在这。”温湘突然走进来,手上捧着一叠衣物,“枝枝还没换衣服呢,你先出去看看早餐准备好了没,妈帮枝枝选下衣服。”

    沈灵枝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谢暮点头,自己推着轮椅出门。

    走之前他又瞟了沈灵枝一眼,那眼神莫名看得她头皮麻。

    温湘关上门,把手上的衣服依次在床上摊开,如数家珍地比划,“太好了,终于有机会让你穿上我珍藏已久的裙子。枝枝你看,这是我28岁买的,当时是想给我未来18岁的女儿穿的,腰上的蕾丝设计是不是很美!还有这件,是我31岁在r国买的,裙子上的纱足足有七层,蓬松自然又可爱,还有还有这个……”

    沈灵枝已经完全呆滞。

    好半晌,她才弱弱找回自己的声音,“湘姨,这些好像……太隆重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上春晚。

    “不会,这都是你小时候经常穿的,现在小暮失忆,我们能做的只能尽量还原当年的情景。你那时候就经常穿得漂漂亮亮来找我们小暮玩啊,小暮看到你这身打扮,说不定就找回记忆了。”

    “湘姨,那你记错了,我那时候穿的比较多的是t恤和短裤……”

    “啊?是吗?”温湘嘴角尴尬地僵了下。

    小暮这孩子,不是跟她说枝枝现在记忆也不大正常吗,她怎么瞅着正常得很。

    最终,沈灵枝换上小时候的打扮——t恤和短裤。

    温湘看得心里暗自愁苦,没把未来儿媳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见儿子,实在失策。

    但如果以为她就此气馁就大错特错了。

    “枝枝啊,刚才我在门口不小心听到你们的对话。”看女孩闹了个大红脸,温湘笑着握住她手,“不论你现在的答案是什么,不论他再问什么,湘姨想拜托你,都顺着他的话回答,好吗?”

    这是要她违心承认她非常喜欢谢暮吗。

    沈灵枝挤出一个笑容,“湘姨……”

    “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小暮现在才刚回谢家,对我们所有人都还很陌生,他记忆里仅有的过去,也是我们灌输给他的。如果你现在就否定我们给他灌输的信息,他就很难再给予我们信任。所以,拜托你帮帮湘姨,好吗?”

    温湘擅于用情理说服人,加之她容貌温婉美丽,声音好听,容易给人信赖的感觉。

    沈灵枝完全被说服了。

    如果这样能尽快帮助谢暮康复,有何不为?

    “好的湘姨,我会尽我所能协助您。”

    “谢谢你,好孩子。”

    谢暮坐在餐桌边,已经等候多时。

    当看到沈灵枝那身普通得跟路人似的打扮,他眉头嫌弃地拧起,“真丑。”

    折腾了大半天,就为了穿这?

    沈灵枝嘴角抽搐了下,果然是江山难改本性难移,记忆没了,这毒舌功夫倒一点没忘。

    她看了温湘一眼,深吸一口气,咬牙露出标准得体的微笑,“是啊,真丑。”

    她特么丑翻了还不成么。

    心中不断默念:他是病人,要顺着他,顺着他……

    “笑得比哭还难看。”

    又是会心一击。

    擦!这家伙还有完没完。

    “谢暮,我们吃饭。”

    沈灵枝摸了摸自己的金刚心,表示这点攻击不算什么。

    然而谢暮大爷眉头一皱,又开始挑刺,“不是说你以前都喊我谢哥哥的么?”

    她一双筷子差点抖到地上。

    谢哥哥……那是早八百年前的称呼了好吧!她对自家亲哥都只喊“哥”,对他喊什么谢哥哥,他都不嫌肉麻吗!

    沈灵枝内心犹如上百只草泥马奔过,脸上笑眯眯,“谢哥哥,我们不是很久没见面了嘛,我有点不好意思。”

    这话似乎终于让谢暮满意,他拿起包子开始啃。

    温湘露出欣慰的笑意,悄悄退到房外,给年轻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早餐是包子和稀粥,谢暮吃东西的时候惯来安静,对于这份静谧她反倒觉得放松。

    但既然答应了要照顾谢暮,吃饭的时候她自然不忘观察他。

    他吃饭姿态优雅,一举一动自成一幅画。

    不过他似乎胃口不大好,包子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像猫。

    喝粥的时候,拿勺子的手也有些僵硬,汤匙时不时与瓷碗出激烈的叮叮声,甚至几次让汤匙掉入碗里,溅了他一脸米汤。

    看着相识十几年的朋友变得如此狼狈,沈灵枝心里很不好受,接过他手里的汤匙,尽量斟酌着语句道,“你刚刚出了车祸,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在这之前能让我代劳的都交给我吧。”

    她舀起软稠的白粥,轻吹两下,递到他唇边。

    她以为以谢暮的性子可能会死要面子地毒舌几句,可他没有,他看着她的眼睛,眸光流转,张唇乖乖吮光勺子里的粥,她的手明明没有碰到他的唇,却莫名从勺子间接感受到那份与他性格不相符的柔软。

    他也就问了一句,“你以前也这么喂过我?”

    她不假思索地点头,小时候她还真喂过他吃药。

    然后他就没说话了。

    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像电视剧里面容精致肤色苍白的吸血鬼,连简单的喝粥也格外赏心悦目,半透明的米粥溢入他唇内,他偶尔伸出红润的舌尖,舔掉唇面多余的汤水,喉结再轻轻一滚……她顺着喉结滚动的方向竟瞟到他微敞的衣领,他肌肤如瓷,优美的一字锁骨若隐若现。

    她好像盯着粥看太久,居然觉得气氛也熬得些许稠。

    沈灵枝感到口干舌燥,转头自己喝了两口粥,再准备端起他的粥喂他时,她看到一张近在咫尺优美雅致的脸。

    “啊啊!!”

    她吓得拖带椅子闪后半米远。

    谢暮收回前倾的身子,拧眉质疑,“你是真的非常喜欢我么?”

    “咳……对啊……”这话回得她自己都觉得虚。

    “那你刚才对我怎么只有惊吓,没有脸红害羞?”

    “……”

    这一刻她无比的确定谢暮是真失忆了,以前的他可从不会说这么羞耻的话题。

    她干笑两声,“你突然凑过来,是人都会吓一跳好吗。”

    “是么。”谢暮目光微垂,突然拉过她的手,把她带到他跟前,“那你证明给我看。”

    证明?证明什么,证明她会对他脸红害羞?

    那张令人惊艳的脸又在她眼前放大,他的呼吸喷薄在她脸上,萦绕着不知名的淡淡药香。沈灵枝承认他拥有一副绝好的皮囊,可让她对着一个相处十几年的老友脸红,着实太难为人了……

    她暗中掐起了大腿。

    谢暮看着眼前的女孩憋得脸红脖子粗,心头倏然一动,松手放开了她。

    “真丑。”

    他状似平静地别过头,眼底却有急于掩饰的慌乱。

    其实,他把沈灵枝带到谢家,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她恢复记忆,让追凶任务步上正轨。可是就在刚才,他竟真的想亲上她的唇……他总觉得她是真喜欢他,只是她不记得了,否则,他怎么会觉得她这么美,每一个眼神,举动,都无休无止地勾着他的呼吸。

    “沈灵枝,听说你被人杀了?”

    这话题转得猝不及防。

    她愣了一下,怎么这个口气,跟某个声音那么蜜汁相似呢……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