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嫌疑人,谢暮也提到纪长顾同样在帮她追查。

    可是,怎么两个人说法不一样。

    “你不是重点怀疑我哥吗?”

    纪长顾眸光一动,仔细探索女孩的表情。

    她裹着薄被躺在床上,脸上泛着被滋润后的淡粉,眼睛清清亮亮透着疑惑。

    “你不是坚决相信不是你哥下手的吗。”

    “我当然不相信啊!”

    沈灵枝皱了皱鼻子,虽然两年前她跟哥哥为了孟莹大吵一架断绝联系没错,谢暮也说哥哥可能怀疑孟莹被她杀死故而对她痛下杀手,但好歹是一家人,不至于处心积虑到两年后杀了她吧。

    一想到两年前的争吵,她还是伤心地瘪了瘪嘴。

    纪长顾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记。

    他隐隐感觉枝枝对她哥的态度有微妙变化。

    对比上一次的歇斯底里,这一次显得格外平静理智。

    纪长顾虽感到诧异,但并未多想,“你哥的确有嫌疑,案两天前他去s市执行任务,侦查人员却在你家玄关口却勘察到我市不存在的紫色土土壤颗粒,而s市恰好大量分布该土壤类型,除此之外,在你房间床头也采集到他指纹。”

    他说话低沉磁性具有魅力。

    这时候停下来,她不由转头看他,“然后呢?”

    “我去问了你哥。”

    纪长顾其实以沈灵枝朋友的名义找了沈望白好几次,沈望白话不多,偶尔问几句枝枝在大学的生活状况,可一旦问到凶案现场的事,沈望白的嘴巴就像被水泥封住,怎么也撬不开。即便如此,只要他要求见面,沈望白还是会赴约。

    这样的僵局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他无意中说了一句:沈先生,如果你真是无辜,就请明明白白说出来,我想你也不希望你妹妹在天之灵误解你就是杀害她的真凶。

    沈望白跟他面谈时,总喜欢望着某一点不怎么美妙的风景,偏偏又看得专注,像在透过空气看什么人,那会儿却转过视线,盯了他好一会儿。“他承认在案前进过你租房。”纪长顾道。

    沈灵枝睁大眼睛。

    “他说即便你跟他断绝了联系,也还是他亲妹妹,他担心你照顾不好自己,自己去找房东太太配了钥匙,想看你过得好不好,有什么需要。”

    这答案乍一听正常。

    纪长顾当时却听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怪异。

    亲哥哥偷配钥匙进入妹妹的房间,这似乎有些过了。

    到底沈望白身上贴了军人的标签,一举一动十足的凛然正气,很快让纪长顾摒弃了杂念。也许这就是一位不善言辞不懂跟妹妹打破隔阂的兄长。

    “原来,我哥没有真的不管我啊……”

    沈灵枝弯了弯眉眼,心里一角像拨开一片乌云。

    从谢暮说她哥是嫌疑人之一开始,她就一个字也没信。他们是相依为命的亲人,从小一起长大,再怎么争吵也不至于要拔刀相向。更何况从这些天的相处来看,她感觉得到亲哥还是很关心她的。

    他低着眼帘,摸她染了笑意的眼角,“原本是不能证实你哥话里的真实性,但眼下有证据显示排除了你哥的嫌疑,出现另一位具有更大作案嫌疑的嫌疑人。”“你说谢暮吗?”她摇摇头,“他精神是有点不正常,那也不至于……”

    纪长顾下床拿来笔记本电脑。

    “在你租房的那栋楼,住在二楼的刘女士是一位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时常觉得有人要撬她的门,所以悄悄在门口装了针子1摄像头。案时,刘女士恰好外地出差半个月,警方错过了这条线索。后来我派人暗访,才从刘女士那得知此事。刘女士自己把录像带看了几遍,没有现搬运尸体或尸块的可疑人物,所以并未通知警方。录像我派人拿了回来。”

    他点开一个视频文件,是剪辑过后的。

    摄像头装在银色铁门的斜角,正好将这层楼上下楼梯的光景纳入画面。

    案前一天,楼道来来往往,有住在三楼喜欢跳广场舞的王奶奶,四楼结婚不久的新婚夫妇,隔壁上小学三年级的调皮小男孩,五楼早出晚归的程序员大叔,六楼刚生二胎的中年女子,房东太太顶着一头塑料卷简下楼打麻将,都是平常跟她打过照面的熟面孔。他们行色匆匆,提的袋子背包都很小,没有装尸块的空间。

    然后,她看见她哥。

    身形高大,一身黑衣黑裤,下巴坚毅,压着帽子快上楼。

    很奇怪,她居然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她哥就匆匆下楼了。

    难怪纪长顾说她哥排除了嫌疑。

    就说她哥怎么可能杀她!

    到下午,摄像头拍到她上楼,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她下楼的踪影。

    时间显示半夜,静谧的楼道霍然出现一只黑猫,身形优雅,缓步上楼。

    没过一会儿,一只白色折耳猫也出现在画面,亦步亦趋跟着上楼。

    头顶上火焰形斑纹很醒目,就是她借尸还魂的那只猫。

    怎么瞅这架势,倒像是黑猫特意领折耳猫过去的?

    时间加,又是新的一天,楼道上上下下还是那些熟面孔。

    沈灵枝全神贯注盯了半天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轻轻打着呵欠,纪长顾搂着她,摩挲她腰间曲线,突然低声道,“看。”有情况?!她立刻循声望去,画面里只出现一名女子,穿着黑色肥t,九分喇叭黑裤,头盘进鸭舌帽,露出白皙细长的脖颈。

    “这是凶手?!”

    可那女子手上什么都有没啊。

    这又跟谢暮有什么关系?

    纪长顾低头,“你真认不出来?”

    她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辨认一番,摇头,“我不认识她。”

    他亲吻她旋,“那是你啊,枝枝。”

    哈?!

    沈灵枝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这画面的姑娘明显跟她就不是一挂的啊!她本就长得不高,穿一身松松垮垮的更显得像矮冬瓜,所以这种类型的t恤她顶多在家里穿穿,不会穿出街。

    “你,你确定这是我?”

    “身高,下巴,嘴唇,手臂,脖子曲线一模一样。”

    他说得严肃专注,仿佛在探讨一笔重大合同。

    可沈灵枝依旧觉得在听天方夜谭。

    她还是认不出。

    他到底是怎么认出来的?他眼睛是装了对比系统吗?

    “还有,这里的痣。”

    他拂起她右耳的碎。

    视频按了暂停,放大,画面里的女人右耳廓上有一颗鲜明的红痣。

    沈灵枝知道自己右耳有一颗痣。

    画面里的女人真的是她!

    “枝枝,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把你认出来。”

    她心里一跳,抬头撞入他幽深的眼。

    她的眼睛清媚又纯真。

    他喉结一滚,低头吮住她唇,舌头伸进来厮磨勾缠,她被亲得浑身打颤。

    一吻结束,拉开银丝,他舔去她唇角的水迹,“别这么看我,不然……你会很累。”

    她蒙了水雾的眼睛渐渐清明,脸轰地一烫,低头轻咳了声,把关注点重新放回视频上。

    “这个女人虽然是我,但我根本没印象。”

    看时间,还是在晚上十一点多。

    “你再注意她走路姿势。”

    视频继续播放,画面里的女子扶着扶手,走路的脚一颠一颠的,看得让人难受。

    沈灵枝心里一惊,脑中灵光一现,“她不会是……”

    “嗯,我也猜你跟那只折耳猫互换了灵魂。”

    只有这样,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把尸体带离现场。女大学生诡秘的碎尸案,之所以蹊跷,根本就是因为非科学理论可以解释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