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杉摸着水杯,“望白是个责任心很强的男人,他认为是他没教好妹妹,刚出事时还把罪往他自己身.上揽。他妹妹去世的那段时间,他像变了个人,疯狂抽烟喝酒,所有玩命的任务都冲在最前面,下班后经常独自一人消失,谁也不说话可想而知,这件事给他带来多少打击,所以,你的出现应该算是对他的一种慰藉吧。”

    沈灵枝怔怔地低下头,在孟杉的描述下,仿佛当真看到她哥孤身立在浓重的夜色里,唯有指尖长烟上的猩红火光若隐若现,脚边一地烟头,风里是能把人呛出眼泪的灰白烟雾。

    心里像瞬间涌上万千情绪,哽在喉头,翻滚,汹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孟杉的声音插入思绪,“谢谢你答应帮忙给望白治疗。”

    “不客气。”

    沈灵枝抬起头时,眼里又恢复一片清明。

    孟杉实在看不懂沈灵枝的反应,顿了一下道,“冒昧问一句,程小姐有男朋友吗?这样的治疗会不会给你造成困扰?”

    不得不说,孟杉说话很有水平,把怀疑用一种婉转舒服的方式表达出来。

    沈灵枝大方作答,“傅傅就是我男朋友,他知道这事。”

    “你男朋友长得很帅啊。”孟杉心里落下一颗大石头,笑了笑,“程医生跟你说了周末的事吧?到时候把你男朋友也一起带出来吧。”

    “好啊。”

    告别了孟杉和程让,三人坐.上沈望白的车。

    沈灵枝在副驾驶座旁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选择车后座,跟傅景行坐一排。

    以往她都是坐在她哥旁边。

    沈望白握在方向盘的手无意识僵

    硬。

    傅景行好奇问她,“你和孟小姐不是没见几次吗,怎么聊那么久?”

    “谈了些关于我哥治疗的事,周末我们会一起出去。”

    “烧没退就不准去。”

    男人低沉的嗓音冷不丁穿插进

    来。

    沈灵枝吓了一跳,随即挺起身板,“一定会好的!”

    她不去怎么行,她哥肯定不会碰孟杉。

    这种时候是在她哥跟前秀恩爱的好时机。

    傅景行却在一旁只用毛毯把她裹得死紧,还不忘附和她,“肯定能好。””她要被勒死外加气死了!回到家中,三人6续洗完澡准备睡觉。

    又到了让她心惊胆战的时间!

    眼见着她哥朝她走来,沈灵枝立刻抱住傅景行的胳膊,“哥,今晚就不麻烦你,有傅傅照顾我就行了。”

    不能再跟她哥睡一张床了,再这么下去要玩脱啊啊啊。

    沈望白一手拿体温计,一- 手握住她胳膊,“烧一点没退,过来,跟哥回去。”

    “哥,傅傅也可以照顾我”“你连哥的话都不听了?”明明他说这话时语气淡淡,感受到迎面扑来的大家长威压。

    要在平常她肯定怂了,但是这事不能怂!

    她挺起胸膛,“我想睡哪是我的自由,要么让我跟傅傅- - 间,要么我自己睡!”

    沈望白沉默了。

    那双狼一-般的黑眸盯着她,深邃冷沉,透着凌厉。

    她终于能理解传说中被她哥一眼吓哭的新兵蛋子感受,就如此刻的她。

    她却

    仿佛真被一头狼王盯,上似的。沈灵枝怂的一批,拉着傅景行就要跑。

    结果才迈开两步,腰.上就被一股力道牢牢钳制,她居然被她哥跟扛枪似地扛在胸前,直往他卧室走去。

    “哥,你疯了你,傅傅!”她向傅景行求救。

    如果对方是其他男人,傅景行早就去抢人了。

    但那是他未来的大舅子啊,长远考虑,得罪不得。

    于是思量再三,他居然当起了和事佬,“枝枝,别跟你哥怄气了,你哥是为你好。”

    还附带一个帅帅的小酒窝。

    卧槽,你个常年干架的有底气说这个吗!

    门被沈望白踢上,沈灵枝在挣扎中碰掉一个玻璃杯,她下意识拿手去接,结果不仅没把杯子接到,玻璃杯落地溅起的碎渣还把她的手给扎着了。

    她闷哼了声,随即就被她哥放到床上。

    他拉过她受伤的手,细细端详,确定没有玻璃扎入,张口含住她流血的手指。

    沈灵枝浑身一颤,眼睛瞪得老大。

    他他他在干嘛!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