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小的电梯为他们圈出-方静谧之地,沈灵枝弓起腰背,失神地张开唇,耳边的喧嚣渐行渐远,唯有体内粗长火热的棍体轮廓分明,清晰到令人屏息。

    哥哥真的插进来了.

    又满又涨,硕大的圆头直抵宫口。

    疼,

    他们体型差异颇大,男人胸膛挤压着她的嫩乳,她被抵在轿壁.上小小一.只,两只小腿单薄地悬在他腰侧,像一个孩子。

    她在哥哥跟前一直像个孩子,可在今天,他不由分说地,把她变成他的女人。

    他埋在她颈边,呼吸浑浊粗重,她从没听过他这么喘的呼吸。

    “疼吗。

    声音沙沙的,有种别样的温柔。她羞耻地咬紧唇,没有回应。现在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了,她只希望自己不要沉溺于这场不该有的**,给他错误的信号。

    “疼的话,告诉我。

    沈望白握着妹妹两条嫩生生的大腿,缓缓后撤,水润紧致的蜜肉牢牢吸着他,他浑身紧,忍着强烈挞伐的**,连根抽出,又慢慢推入。

    仅仅几个来回,黑暗中传来啪嗒啪嗒的水滴声。

    是被哥哥**带出的热流。

    沈灵枝羞得无地自容,像煮熟的虾子浑身蒸腾起热意,此时此刻,她无比羞恼自己有一具敏感的身体。这可是她的亲哥,她怎么能对他他

    他敏锐察觉到她在抖,不由停下来,“很疼?”

    “疼,很疼,哥,你放过我”她违心推他,实际,上一点也不就是很酸很涨,还很痒。

    她只是希望她说了疼,他可以中止这场荒唐的**。

    可他没有。

    沈望白仅仅沉默两秒,手揉上他们湿漉漉的交合处。

    他指腹粗糙,像燃了火,捻起来简直要命。

    他俯身含住她一边**,舔吸吞吐,下身开始浅浅抽送。

    **不断碾出花壁里深藏的蜜液,她听到了咕叽咕叽的水声。

    头皮一阵阵炸开麻意,她大口大口无声喘息,手紧抓哥哥双臂,肌肉下突突跳动的脉搏强悍得令她心惊。

    不太磨人“还疼吗。”

    她听到他含着她**,低低询问。

    语气与平常问她有没有吃饭没什么两样。

    可是现在,哥哥在插她穴。

    膨胀的羞耻感化为强烈快意,含着**的花苞开始一张一合地规律收缩,越痒越想闭合,却将**越吸越紧。也许是陌生加漆黑的环境让她需要更多的安全感,在她大脑空白一度又冲.上**时,她两腿夹紧他的腰,颤抖地抱紧眼前最熟悉的男人。

    这一下,她将裸露在外的半截**连根吃入。

    “啊好紧。

    沈望白被夹得浑身舒爽,没有刻意忍射,将妹妹严严实实抵在轿壁,精关一松,抵着宫口迸射出滚烫的白浆。

    她被烫得又是一阵哆嗦,哼出酥媚入骨的娇吟。

    他终于明白她的颤抖不是疼,而是爽。

    把软趴趴的女孩抱在怀里,像棉花糖,又像嫩豆腐,他心里前所未有的满涨,把她的臀揉着往胯&#o39;下摁,让他们彼此结合得更紧,更密,他低头再次嘬住妹妹的唇。

    如果说刚才是为了怕她疼做足前现在已经远远出范畴。

    他着迷地吸吮她的津液,贪恋她每一寸柔软,干燥的大手缱绻地抚摸她全身,像要揉进骨子里,她被男人接二连三的攻势击得溃不成军,出小奶猫似的轻吟。

    他听得太阳穴胀,深埋在她体内的**迅硬挺。

    大掌牢牢控住她大腿,窄臀前后摆动,开始大开大合地**。

    她的臀被撞开,又因着惯性回**的戳顶太过强烈,不断碾着她深处嫩肉,两个鼓涨的囊袋啪啪地打在她股沟,像是预备要射满她子宫。

    这种实打实的感官和禁忌刺激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好硬,好热,像要融化。

    不,她不该有快感。

    这场**从头到尾就是一场罪恶她应该保持清醒。

    沈灵枝努力地想拉回神志,可他的亲吻,爱抚,温度,力量,气息像编织成一.张天罗地网,缚着她,把半个身子要收回悬崖边的她拉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就如此刻,他把她抵在轿壁,上**。

    她被顶得一颤一颤,听着**的肉穴声,努力回想九九乘法口诀。

    可是没用。

    他很快换了个姿势,把她两腿搭在他臂弯,分得更开。

    他的气息强悍充满力量,连她阴蒂上的软肉也被打得啪啪作响。

    “不嗯唔嗯1嗯嗯受不了了。

    她大脑划过几秒空白,再次痉挛地喷了水,与此同时,他重重抽送十几下,再次抵着她射出滚烫浓精,她被他抱着,浑身哆嗦,早已忘了压制呻吟一事。

    她堕入了属于他的深渊。

    射了两次,她肚子都是他的浓精。

    为了堵住精水,沈望白摸黑将两人的衣服铺开,把软成一滩水的女孩结结实实压在地面。

    她唔了声,很轻很软。

    他从不知道自己有这么旺盛的**,几乎是立刻起了反应。

    把女孩细长的腿折向她胸部,

    壮的身躯随之覆上,就着浓精扎扎实实地抽送。

    这个姿势**直戳宫口,她难受得哭了,“哥好涨要”

    “枝枝,忍一-忍。”

    连射了两次,第三次就没那么容易。

    他用手揉着女孩小腹,窄腰力,逐渐加,交合处出一连串啪啪啪的拍打声。

    **抽送得密集,越入越烫,越插越硬。

    沈灵枝双手扣住男人背阔肌,软绵绵地承受强有力的攻势,蜜液流不尽似地往外淌。

    “要要太深

    宫口被一次次地撞开,小腹浑着精水淫液不说,还被他一.次次地捣入,揉得她酸胀极了,**- -张一-合强烈收缩,没一会儿就剧烈痉挛,涌出一股热液。

    他把她腿分张得更开,打桩似地

    撞击她花心。

    她的声音被撞得断断续“够了多了.

    够了?一点也不够。他还想好好保护她,照顾她。

    她是他这世上唯一的牵挂。

    沈望白素来冷硬的心满是不舍,低头眷恋地亲她小脸,下身仍不留余力地插弄,汗水大颗大颗砸在她身上,呼吸急促暧昧。

    不行了,哥哥实在太厉害。

    沈灵枝瘫软在地上,无力地抱着他的肌肉变得又硬又烫,几乎灼

    他,手。

    渐渐的,空气里飘来焚烧味。火势近了。“枝枝。”

    在强有力地抽送中,他的声音竟奇异的清晰。

    “我遗嘱受益人写的是程让,如果我不在了,你去找他,拿回你的遗产。”

    她的脑子一下子空了,缓缓睁大眼睛,“哥”

    他在说什么?遗嘱?

    “程让是个值得依赖的人,如果你真喜欢他,哥祝福你。”

    沈灵枝终于反应过来,

    声音,“我不要!”她抖着唇,努力把声音拉回正常调子,上,“谁要你的臭遗产!谁要你这么没诚意的祝福!你要敢死,我就凄凄惨惨地沦落街头,让黄泉路.上的爸妈骂死你!

    “枝枝。”

    他似叹了一声,“听话。”

    她的眼泪唰地下来了,偏还死强忍着哽意,“我偏不听,你出去,出去!”

    沈望白把她推搡的小手扣过头顶,亲吻到她咸涩的眼泪,心头-一烫,大口衔住她的唇厮磨。

    真是舍不得啊,他的亲妹妹。如果他走了,谁来保护她?

    他更深更有力地抽送,仿佛要连着灵魂一起送入她体内。

    “唔唔唔

    她被堵着说不出话,在一阵高频率拍打声中,她的脑子炸开长达十几秒的空白,伴随最后一股浊白射入体内,她浑身剧烈痉挛,脑中一根弦骤然崩断。

    昏过去前,她努力睁眼想看清哥哥的模样。

    可无论怎么看,都只有一- 片让人绝望的黑暗,她的心猛抽疼了一下。

    脑子深处似有什么强烈挣扎着,呼之欲出。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