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是,她哥躺在她旁边,像是昏过去,身.上还穿着夏季纯黑特警战训服。

    没有战训背心,没有任何武器装备,不知是被卸了还是根本没戴。

    胯下撑起的那块儿尤为壮观,布料被绷得死紧,如一把蓄势待的枪杆。

    她碰到哥哥的手臂,烫得吓人。他突然睁眼,浓黑深邃,像风雨欲来的海面,平静下暗藏汹涌危机。

    “

    她莫名有点害怕。

    他比上次还要不对劲,很不对劲。

    她下意识往床边挪,他倏然翻身压到她身。上,沉沉喘息,汗水大颗大颗砸到她身.上,声音沙得令人心惊,“抱歉枝枝,哥忍不住了。”

    像束缚在体内的兽性挣脱而出,他嘬住她的唇,大口大口地吮,她酥得受不了,打开牙关,他的舌头舔遍她唇舌,不出半分钟,她就像一滩水化在他身下。

    他的手推高她t恤和文胸,

    戴着半指作战手套,两团**被他握在手套里揉。

    皮质触感略硬,却有种别样的快感。

    在药物和抚摸的双重催化下,她很快湿了,体内持续漫开蚀骨磨人的痒,理智全无,两腿勾着他的腰在他身上厮磨。

    “嗯好痒难受

    她的牛仔短裙已被推到腰间,浸湿的内裤勾勒出花苞形状。

    哥哥竟比.上次还要粗暴地撕裂她底裤。

    也许是这次药量过猛,过第一次越轨的心理障碍。

    他没有.上次的停顿和挣扎,火热的**在细缝蹭了两下,直接深入地插了进来。

    那一刹那,她的大脑竟无比清晰。

    也许是跨

    哥哥的**,好大好硬。

    他握着她的臀肉,结结实实抽送,威严的黑色战训服一丝不苟,胯下却罪恶地埋在她柔软的腿心,撞得啪啪作响,把她娇嫩的媚肉翻进翻出。

    “哥慢点嗯嗯嗯啊”她的臀半悬在空中,被哥哥打桩般地凶猛**。

    她爽得大脑一片空白,又是呜咽又是求饶,在疯狂的律动中推到极致巅峰,**剧烈痉挛,涌出大片热液。她随即被抱坐起身,掐着腰,快吞吐他粗硬的**。

    她无力地揪着他笔挺的警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太太快受不了唔嗯”

    所有的理智灰飞烟灭,能般的情与欲的热烈纠缠。

    她被哥哥摆出各种姿势肉弄,**一浪掀过一浪,**的痉挛几乎没停过,他的性器却依旧粗硬得可怕,她的阴蒂被撞出极致的酥痒,她颤栗连连,抽泣着推他,不要尿了要尿了”

    他把她抱下床,控着她大腿,就着站立姿势大开大合地抽送。

    她的声音被哽回喉里,迷蒙的视野里只有英气威严的黑色战训服,封在制服下的强壮胸肌。

    “唔嗯嗯嗯呃

    在猛烈的拍打声中,她脑中霍然炸开绚丽烟花,尿液和蜜液一起喷涌而出,染湿他黑色裤管。

    他跟着把她抵在墙上,狠抽送几下,**抵在她宫口抽动,射出大股滚烫浓精。

    他他居然失控到射里面!

    她睁大眼睛,被哥哥内射的快感在禁忌的催化下无限放大,她无助地蜷缩脚趾,又哆哆嗦嗦地攀上了**。

    只剩下本

    被下了猛药的哥哥格外凶悍。

    不等她喘口气,他就着她痉挛充血的**又开始新一轮抽送。

    梦里并没有讲她有没有吃事后药。

    她只知道她被哥哥狠贪了很久,内射了两回。

    镜头一-转,还是密室,药,欢爱。

    她不知道到底是谁把她和哥哥抓来这里,让他们做不被世人所接受的鱼水之欢。

    她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不能让事情任由展下去。

    可是要怎么做?

    报警?让所有人知道她和亲哥哥**了?

    跟朋友求助?说她和哥哥被抓起来下药**了?

    自己调查?可她每次都两眼一抹黑,要从何查起?

    对方应该怀着某种目的,她知道她应该保持清醒,不该沉迷其中。

    可她完全无法控制。

    她喜欢他清爽浓烈的吻,宽厚温暖的怀抱,他沉沦在**中的眼神性感火热,在她身体里抽送时收缩力的肌肉迷人得让人面红耳赤,他低沉的嗓音,炙热的爱抚,像燎原的烈火把她紧紧包围,死死俘虏。

    她隐隐开始期待和哥哥的一-期一会。

    狭小的密室,仿佛一个隔离真实世界的平行空间,让他们暂时抛去伦理束缚,忘却所有烦恼,在这一方小小天地尽情亲吻,交融。

    初次在密室里的挣扎和克制已不复存在。

    他们变得越来越亲密,密室里的相会似乎成了日常。

    她在他怀里醒来,在他亲吻下醒来,在被他揉胸时醒来。

    她无比庆幸被下了药,不被哥哥现她见不得光的心思,能顺理成章地享受肌肤之亲。

    一直到某一天,**初歇,哥哥抱坐在怀里。

    他突然从裤子里摸出一个简约小方盒,轻轻打开,“枝枝,我会尽我所能护你一生,嫁给我。”

    黑色天鹅绒.上的钻戒光芒闪耀。她像被打了一记闷棍。

    这是被亲哥哥求婚了? !

    她吓坏了,不明白素来冷静自制的哥哥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

    他们上床已是罪恶,难道还奢求世人给他们走后门,恭贺他们兄妹俩百年好合?

    “哥,这个玩笑不好笑。”“我很认真。”

    他一-字一句,眼角还染着未褪尽的**。

    她慌乱地摇头,“别,你别跟我开玩笑,我们是兄妹,上床也是不得已

    他静默片刻,温和抚摸她的丝,“枝枝,最近几次,我们没有被下药。”

    她脑子轰然一空,像是埋藏在心底最羞耻的秘密被残忍撕开。

    最近几次,她的确现自己没被下药。

    她不知所措,但见哥哥表现得与平常无异,她又安下心,以为是抓她的人忘了,于是自作聪明地演绎被下药的戏码,继续跟哥哥交欢。

    她被他一摸就出水,她以为他不会现。

    她被内心的渴望冲昏了头,居然忘记哥哥是顶尖狙击手,拥有非常敏锐的观察力。

    这一点变化如何能瞒得过他?她更没想到,哥哥也在演。

    “那又如何?”她推开他,拔高声音,“兄妹永远就是兄妹!”

    永远不会被世人所接纳。

    她没去看他表情,坚决地拒绝了他的求婚。

    密室的主人后来没再抓他们。

    镜头又一转,她和孟杉坐在咖啡厅里。

    孟杉在她对面哭泣,

    哥要跟我解除婚约,你知道生什么事了吗?”

    她心里- -咯噔,“我不知道。”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她明明拒绝求婚了不是吗,哥哥这是要来真的?他疯了吗!

    梦境再次跳跃。

    她奔过一条富丽堂皇的长长走推开雕花木门。

    屋子里很多人,全是训练有素的黑衣保镖。

    哥哥孤身一人在他们对面,单膝跪地,手捂着左肩,鲜血从他指缝溢出,触目惊心。

    “哥!”

    她魂飞魄散地冲过去,跪坐在他跟前,想看他的伤却又不敢动他。

    “你怎么了,怎么流那么多血?“没事。

    他用手抚过她的脸,孤狼般冷厉的眸子漫出淡淡的温柔,“别哭。”

    都这时候了还有空让她别哭!

    “我才没哭!”

    她难受得心里揪成一团,咬紧下唇,脸上却还是不争气地湿了一大片。

    耳边忽然传来悦耳的轻笑声。

    她循声望去,泪眼模糊的视野里,一位身穿古典深灰色马甲的男人在黑衣保镖里格外出众,他身形挺拔,优雅透着贵气,左腕上百达翡丽手表折射冷光。

    他一步步从容走近,一股复杂厚重的香气极有层次感地扑来。

    男人站定,用冰冷的枪支抬起她下颌。

    “小灵芝,原来你的情夫就是他啊。你的亲哥哥。”

    声音低沉华丽,桃花眼笑意湛湛,邪气四溢,却渗出让人哆嗦的冷芒。

    她眨了一下眼,泪水滚落,她看清男人一张极具辨识度的脸,妖孽般的精致。

    是他,唐斯年。

    “还从没有女人敢这么背叛我。”

    他优雅地给枪支上膛,枪口徐徐对准沈望白,“你说怎么办呢?小灵芝。”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