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这么牛逼,居然敢在唐家报警。

    人群中心传来搏斗声,待人散开了些,沈灵枝赫然现地上趴了个人。

    那人穿着唐家佣人制服,被一名保镖反扣着手牢牢制服在地,嘴上塞了大团抹布,眼睛愤怒大睁,出“唔唔”的叫声。

    有闻讯而来的园丁不明所以,“怎么回事,小瑞怎么了?”

    小瑞正是被制服的男子。

    有人回道,“不清楚,好像说是小瑞杀了人。刚才他吃饭时候吃得很急,还因为抢菜差点跟人打起来。唐少注意到他,私下问我们小瑞平常是不是就这样,我们说不是,唐少突然就带人上楼搜小瑞的房间,没多久警察就来了。小瑞看到警察上楼反应很大,这不,才刚把他控制住。”

    “我刚刚好像听他喊什么媳妇儿?”

    “谁知道,嘴里一直嚷嚷‘不要动他媳妇儿’,难不成他老婆来了?”

    “怎么可能,唐少从不招女员工,之前我帮管家整理过大家的户籍资料,已婚的就那几个,没有他,没结婚哪来的老婆!”

    “卧槽,不会吧,他经常跟我们唠嗑媳妇儿长媳妇儿短的,还炫耀领证那天淋了雨,躲进车里玩车震……妈的,小瑞不会是疯了吧!”

    没多久,唐斯年从偏厅走出,施施然坐下。

    后面跟着一位抱着冷藏箱的保镖,两位便衣刑警,三人表情皆有点一言难尽。

    在所有人惶惶不安的猜测中,楼上下来两名搬着黑帐篷的刑侦技术人员。

    小瑞像失了水的鱼,突然就开始疯狂挣扎。

    唐斯年一个眼神示意,小瑞嘴里的抹布被取出,立刻朝刑侦人员声嘶力竭呐喊,“都给我放下!你们不能带走我媳妇儿,她是我的!我的!”

    他双眼圆瞪,脖子青筋暴突,瞧着着实骇人。

    不少人高马大的汉子都被他吓一跳。

    “胡小瑞,余琳不是你媳妇儿。”唐斯年不紧不慢开口。

    余琳是受害者的名字。

    “胡说!唐少,我知道你有权有势,但你也不可以公然抢我媳妇儿!”

    “这怎么能叫抢呢。”唐斯年单手托着下颌,一双桃花眼流光魅惑,“她的肉就放在我的冰箱,我正好饿着,就都吃了。不好意思,我嘴挑,没把冰箱里最鲜的肉分给大家。”

    言下之意他刚刚说了谎,其他人压根没吃到人肉,包括胡小瑞本人。

    胡小瑞像被狠狠敲打一记,懵了。

    刚才抢得半死半活的肉,居然……都是假的?!

    有人已经捂着嘴往厕所奔。

    唐斯年身子后仰,懒懒交叠长腿,“怎么办呢,我吃了她,她好像永远归我了。”

    最后一句话像戳中胡小瑞神经,他了疯似地嘶吼,“琳琳是我的,她说会永远跟我在一起,只要我吃了她的肉,只要我吃掉她……我明明我把肉放在冰箱最底层,你明明很少用急冻室的肉,为什么,偏偏是今天!你是故意的!故意要拆散我和琳琳!”

    唐斯年优雅起身,“他认罪了,带走吧。”

    众人都懵了。

    唯有刑警冷静地对胡小瑞录完像,跟唐斯年道谢。

    胡小瑞面色狰狞,“唐斯年,你会有报……唔……唔唔!”他嘴巴被重新塞回抹布。

    “够了胡小瑞!”刚才跟在唐斯年身后的保镖把冷藏箱砰地一下放在地上,“他妈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肉都在这!你以为谁像你这么恶心龌龊!”

    盖子打开,女子各个部位的肉排列齐整,保存完好,丝毫未动。

    现场不少人出干呕。

    胡小瑞停止挣扎,盯了好一会儿,突然痴痴地笑了,笑着笑着留下一行清泪。

    没人知道他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什么,眼底着闪烁令人心悸的狂热。

    在旁人激烈的交谈声中,沈灵枝得知来龙去脉。

    原来,唐斯年从进厨房开始就现不对劲。

    他对气味非常敏感,很快循到那股不同寻常的血腥气来自冰箱急冻室。

    他假意告诉大家用了冰箱所有的肉给大家加餐,实际暗中把人肉挑出,放入冷藏箱保存,再把猪肉烹调成传说中人肉的口感,引蛇出洞。凶犯果然出现异样,他带人搜房,轻而易举找到凶犯分尸的证据,报警绳之以法。

    唐斯年根据胡小瑞的反应作出判断,猜想此人对余琳**有病态的融为一体的**,故而使出激怒法,引导对方自行招供,更是利落地让凶犯落实了罪名。

    沈灵枝听着旁人对唐斯年不绝于耳的称赞,也不得不承认这厮的心理素质真心强大,明知道那是人肉还那么淡定,淡定到她以为他就是凶犯。

    主要是太巧,胡小瑞身高体型跟唐斯年相似,身上还喷了唐斯年用过的香水。她刚刚也问了许叶哥香水的事,许叶哥说唐斯年的香水实在太多,所以不时会赠送给下属,这就难怪胡小瑞一身香水味。

    但也不排除唐斯年曾经用人体提炼香气,对什么人肉早已免疫。

    目前来说,他在所有嫌疑人之中还是最可疑的。

    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在配合警方完成调查后,别墅进行了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扫除。

    沈灵枝身上有伤,在许叶掩护下先回房休息。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许叶凌晨三点才回房,她刚好翻过身,“回来啦,是不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许叶轻笑,“背着你负重跑五公里绰绰有余。”

    “我才不重好吗!”

    聊着聊着,不免说起今天的分尸案。

    许叶说,“那位胡小瑞好像要被带去做精神鉴定,据说很可能是妄想症。他跟余琳根本没结过婚,连认识都谈不上,余琳只是每周末到唐少房间里共度**,期间或许打过几次照面。估计也就是因为那几眼让他坠入情网,从此陷入幻想一不可收拾。”

    沈灵枝心里咯噔一下。

    这情况,怎么跟谢暮蜜汁相似?

    “枝枝,既然现在分尸案凶手缉拿归案,等你变回猫我把你送出去?”

    她立刻摇头,“不不不,我还要调查唐斯年!”

    许叶皱眉,“他?”

    “我怀疑他为了从人体身上提取香气杀过人!你上次在家里也看到了,他像个变态在我身上闻来闻去,还成天跑去我屋子里睡!我要防范于未然!”

    “你是想转行当侦探?”

    “哎,我跟你说认真的!许叶哥,谢谢你来救我,但我一时半会儿走不开,你还是先回去吧,这双手用来干杂活是大材小用啊,看你都没时间画漫画。要是开天窗,你编辑不会满世界追杀你?”

    许叶笑出两颗小虎牙,“难得你为我着想。我现在暂时休息,不用交稿,刚好放松放松理顺思路。再说了,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不管?你要是没了我,别说调查,你这张脸分分钟原形毕露被逮。”

    啊……她居然忘了……

    “对了,这两天要大扫除比较忙,我恐怕抽不出时间带谢暮过来。”

    沈灵枝愣了下,立刻摆手,“没关系,暂时别带他来了,你也太辛苦。”

    胡小瑞的案子警醒了她,妄想症严重起来真会一不可收拾。

    在没完全确定唐斯年是未来凶犯的情况下,谢暮必须好好接受治疗,尽量减少与她接触的机会。这对彼此都好。

    许叶在地上铺了床褥睡一夜。

    第二天,他带着她去见了管家,把她塑造成被后妈虐待离家出走的可怜男孩形象,请求让她在这小住一段,打打工,并用了徐杰弟弟的真名,徐浩。

    沈灵枝本以为唐家规矩多,用人严格,想过关恐怕没那么容易。

    没想到管家很欣慰徐杰肯开口说话,夸他平日里很是勤快,特批其弟弟在这暂住。

    沈灵枝就这么正儿八经以徐杰弟弟的身份住下来。

    人肉事件的后遗症还在酵,唐斯年竟命人把那一整个偏厅外加餐厅厨房拆了重新装修,胡小瑞的房间更是被拆得一干二净,从此沦落为空房。

    佣人们就辛苦了,永远都是一屋子擦不完的灰。

    沈灵枝的工作被分配在一楼,好处就是离唐斯年远点,不用时时刻刻担心被他嗅到自己的体香,坏处显而易见……特喵她是来调查他有没有作案前科或倾向,不是专程来大扫除的啊擦!不能上楼她查个毛线!

    就在她愁眉不展之时,更坑爹的事来了。

    彼时,她在大厅战战兢兢地擦拭桌面。

    一个金黄色黑斑点的身影突然凶猛地扑了过来,直接把她压在锋利的爪子下。

    沈灵枝艰难地侧头,对上一双兴奋到想恁死她的兽瞳,差点晕过去。

    卧槽,猛兽大佬,您老怎么大白天跑出来吓人了!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