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味道比酒还令人迷醉,她像受了蛊惑,稀里糊涂倒在他怀里。

    空气沸腾,他的**前所未有的高涨,一路色气地吻着她撞入一个房间,把她牢牢压入大床。她的衣衫被剥了个干净,他吻过她每一寸肌肤,薄唇滚烫,带了点吸力,像要烙下独家印记,又像要把她拆吞入腹,她的身体全是他留下的味道。

    他在她腿心那儿亲了最久。

    等她小泄了三回,他才把粗硬的**插入她体内。

    他的花样很多,每当她**后他就换一个姿势,不论是正面,后入,还是坐抱,他的身体一直跟她紧密贴合,似乎在嗅她的气息。

    她白嫩紧致的穴口最终被贪得充血外翻,床单湿了大片。

    酒后乱性在成年男女的世界并不罕见。

    她却不知该怎么面对他,好几天都鸵鸟似地躲在房间里。

    倒是他主动上门,“抱歉小灵芝,那天我太用力,你是不是还很疼?”

    这这这是道歉?

    她面红耳赤想关门,他撑住门,低低道,“我很想你。”

    她吓了一跳,“唐唐”

    他突然像要晕倒似地晃了晃,她下意识伸手扶住,整个人顺势被紧抱。

    “小灵芝,我好几天没睡了。你知道我嗅觉敏感,所以比起普通人,我的精神和情绪更容易受气味影响。我现你的气味能帮助我入眠,我需要你。”

    他看.上去精神状态是不大好。在她犹豫的档口,他抱着她进了她房间,倒在床上。

    她吓得要推他,却挣不开。

    所幸他真的只是搂着她纯睡觉,她放弃挣扎,干脆当自己在救人。

    拯救一位失眠患者。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风度翩翩下有另外一面。

    他似乎特别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总埋在她颈部不停地嗅,他撑在她身上,若有似无的触碰撩得她浑身燥热,最后盯着她眼睛来一句,“我很难受,让我亲一下?”

    他的眼神让人无法拒绝。

    结果说亲一下,压着她就是一个缠吻。

    她被吻得意乱情迷,等她反应过来,被子掉了一地,她浑身**躺在他身下被食弄。

    他说:“小灵芝,以后跟着我,嗯?”

    询问的句式,语气却丝毫不容她拒绝。

    她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又问,“嫌弃我给人打工?”“不是

    经历了好几次失败的恋情,她没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她没正面回答他,他也没再逼问。

    他像诱人上瘾的罂粟。

    每当她下定决心要拒绝,却一次次陷入他勾起的**。

    平心而论,他对她很好,除了**方面需求旺盛,其他都顺着她。就在她打算接受他时, 变故生了

    某天晚上,她莫名其妙和哥哥一起被锁入密室,下药。

    她和亲哥哥上床了,醒来后却还在自己的房间里,离奇得像荒诞的梦。

    但她知道不是。

    尽管有些不知所措,但她更多的是感到圆满。

    她暗恋哥哥很久了,这辈子从未奢望与他这般亲密,她很满足,这场**被她当成一场美好的邂逅,尘封在心底。

    没想到几天后,她再次跟哥哥一起被下药锁入密室。

    这次哥哥服了猛药,失控射在她体内。

    这下她真的慌了,醒来后在浴室用了很多沐浴露冲洗,生怕被唐唐闻到其他味道。

    她和哥哥的事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所幸他这两天不在别墅,她被肉肿的穴渐渐恢复原样。

    可过没多久,又是下药,密室,被哥哥贪穴。

    这事实在荒唐,她唯一能想到的幕后黑手只有唐斯年。

    在唐家的地盘,除了他,谁能瞒天过海把她和哥哥关在一起下药?

    巧合的是,每次她和哥哥.上床,唐唐都刚好被外派出门。

    她不知道绑她和哥哥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明知是陷阱,她还是越陷越深。

    哥哥那边拒绝不了,唐唐也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她陷入两难。

    一直到唐唐和哥哥一前一后向她求婚,她这才清醒,把俩人通通回绝。

    密室的主人再也没抓他们。

    哥哥没法再跟她见面,唐唐却没放弃,三天两头把她拐上床,甚至还偷偷带她出门逛街。

    她没有试图逃跑。

    海苏市就是她的家,只要她在这里住着,就永远逃不开唐家的魔爪。

    逛街时倒意外遇见了孟杉,孟杉哭着说,她哥解除了俩人婚约,想问她知不知道原因。

    她听 得心惊肉跳,不敢多做评价。

    在唐家住了两个月,唐家人总算跟她碰面。

    来人是唐家掌门人,唐斯年的父亲唐显龙,人称唐四爷。

    她想着总算可以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扣押在这,坐直了洗耳恭听,没想到对方开口第一句话就把她吓懵了,“听说我儿子向你求了婚,我特地来看看。”

    沈望唐唐根本不是什么厨子,而是抓她的花花公子,唐斯年

    她被骗了!

    “在谈你们的婚事前,有件事他一定没跟你说明白。他把你带到这,并非因为喜欢你,而是为了气我。自他母亲早逝之后,他和我就疏远了,不留余力和我作对。”

    唐显龙谈起往事,说他为了开拓白道人脉,认孟莹为义女,让孟莹和她哥结婚。却没想到在订婚那天,孟莹被杀,唯一的嫌疑人只有她。她皱眉, “什么?我并没有

    唐四爷根本不关心这个,做了一个让她安静的手势,“孟莹死了,我只好认孟杉为义女,继续跟你哥履行婚约。你哥原本不答应,但因为你杀人的证据都握在孟家手里,你哥能怎么办?我那不争气的儿子知道可以用你威胁你哥取消婚约,这才把你抓了来。只要婚约取消,唐家、孟家就无法跟你哥结成一家人。”

    娇养她努力消化唐四爷给出的讯息,却还是想不明白,“可是,我哥只是一个突击队队长,手上的权力比不上您,根本不值得您劳心劳力。”

    为什么一定要她哥?

    唐四爷目光悠长,“你哥没告诉你?你们早逝的父母并非你们亲生父母,你们的生父是明州军区的司令员,统领五个省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你们是他的私生子女。他的长子八年前病逝,次子遭暗杀,家里后继无人,一直想把你哥接回家,你哥回绝了。但我知道,那个人一定不会放弃。”

    唐家需要扩宽白道人脉,孟家需要唐家扶持,不过是各取所需。

    “但我后来现,你比孟家姐妹更适合做我义女。”唐四爷吸了口雪茄,与唐斯年神似的桃花眼深沉阴鸷,“你哥对你可比对孟杉上心多了,上心到明知道会被我下药送到你床上,还是一次又一次来找我。”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