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灵枝呼吸一梗,差点没背过气去。

    妈呀,好沉。

    她的嗓子几乎被挤成气音,“6先生……6先生?”

    沈灵枝推他的肩,扯他后领,最后干脆拿指尖戳了戳他的脸。

    没动静,是真晕了。

    上次她展示伤口时,他也是莫名其妙跟主人格进行了交替。

    难道……他晕血?!

    沈灵枝以撼动巨石之力推开身上的男人,抱着薄被缩进客厅沙。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薄被突然被抽走。

    她打了个寒颤掀开眼,6少凡站在沙边上,右手攥着被子,居高临下俯视她。

    又是第二人格吗!

    “啊——”

    没等她叫出一个完整的调儿,眼前倏然一黑,6少凡把手中的薄被盖到她脑袋上。

    “……”是主人格无疑了。

    沈灵枝胡乱扯下被子,刚想微笑就被唇上伤口扯得“嘶”了声,“6先生早。”

    6少凡的目光掠过她惨遭摧残后的唇,面无表情,“我怎么在你房间里?”

    大哥,这可问对人了。

    “是您用两条腿走进来的。”她顿了顿,指向房门口,“还用了钥匙。”

    房间锁眼上的金属物件明晃晃。

    男人皱眉,那的确是只有他才持有的钥匙。

    “您好像会梦游。”她补了句。

    池俊嘱咐过尽量别让主人格知道第二人格的存在,这样能减少第二人格被召唤出来的次数。

    6少凡嗤了声,不大信,“梦游梦到两个人嘴唇裂开?”

    他的唇上也有两处撕伤,好看不到哪去。

    “您拿刀攻击了我。”

    沈灵枝跟献宝一样把昨晚的新伤展示给他瞧,跟着身子往后一缩,做出害怕状,“池先生说得不错,您现在的确不适合独处。可是我的人身安全需要保障,我能请个锁匠把房间的锁换掉吗?”

    6少凡眸光一动。

    难怪那把瑞士军刀有血,他的确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攻击了她。

    这是一则非常具有价值的爆料,她完全可以借此做很多事,像他遇到的大部分人一样。

    可她一没敲诈,二没趁机撒娇,三没要求补偿,仅仅只是要换个锁。

    奇怪的女人。

    6少凡从她伤口上收回目光,“随便。”

    沈灵枝高兴极了,立刻风风火火找来锁匠把房门的锁换了。

    钥匙给了三个,一个揣身上,一个放抽屉,另一个藏在客厅花盆底下以防万一没戴。

    她给池俊送观察报告,讲了昨晚的6少凡进入她房间的事,省略了偏暧昧的撕咬嘴唇过程,只谈及6少凡如何攻击她。末尾特意询问:6先生似乎很憎恶沈小姐,他们到底有什么过节?他质问我的事一个字都听不懂,根本答不上来。

    隔了一个小时,池俊回她邮件:辛苦程小姐。凡哥的第二人格性子偏执极端,当初因为沈小姐心仪凡哥从而对他俩怀恨在心。沈小姐过世,凡哥就成了他的目标。现在他把你当成她,分散了注意力,就不会想着跟凡哥同归于尽。所以拜托你尽量稳住他,温柔点,他问什么你都不要答,多说是错。你保护好自己,我这边会尽快跟秦医生沟通,找到解决方案。

    看到回复的沈灵枝是懵逼的。

    什么时候她心仪6少凡,还被他第二人格恨上了?

    她不追星,要说以前也只是因为他的歌声和音乐欣赏崇拜这个人。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池俊在说谎。

    是因为不方便告诉她一个外人,还是另有隐情?

    沈灵枝今儿为了防止被刁难,抢在6少凡去厨房前做了饭。

    饭做好的时候他还在琴房写歌,这种时候万万不能打扰。

    她飞快吃完去洗澡。

    等她出来,琴房门依旧关着,厨房里的饭菜已然一空,碗碟也洗好了。

    床头柜意外放着一支护唇膏。

    她意外极了,想不到他还是有那么点人情味。

    夜晚来临,沈灵枝早早反锁上门,对着笔记本电脑了会儿呆。

    变回人之后她应该给哥哥他们报平安,可是他们几个都被唐家的人监视,手机和邮箱恐怕也在他们监控的范围内,一个不小心泄露ip地址被唐家找上门就完了。

    只能作罢。

    沈灵枝看了会儿连续剧就睡了。

    尽管有昨夜的阴影,但因为换了门锁她还是睡得分外踏实。

    浓黑的夜。

    女孩的房间把手被转了一下,卡住。

    沈灵枝睡梦中拧起眉,感觉耳边突然嘎达一声掐住她神经。

    她霍然掀开眼,房门竟已大开,寒风倒灌,男人森然的黑影似吸魂的凶灵,他杵在三米开外,反手上锁,手里的钥匙哐啷一下摔在地。

    这一声在静谧的夜里格外惊心。

    像在嘲弄她的愚蠢。

    沈灵枝吓得坐起,卷起被子直往后缩,然而后背已抵着床头退无可退。

    “你……你怎么进来的!”

    “呵。”他冷笑,“你不是一直喜欢把钥匙藏在花盆底下么,居然不知道我知道,果然把我忘了个彻底啊。”

    沈灵枝心里咯噔一下。

    他怎么知道。

    这个小习惯除了哥哥,程让,谢暮,她没告知任何人。

    难道她和6少凡的第二人格以前真有交集?

    不可能啊,这张脸辨识度那么高,还曾经是她偶像,要是有交集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昨天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

    床侧一沉,他跨上床,挟着煞气步步逼近,“你和他,到底做到哪一步了?”

    她看到了他手中的刀,回想起昨晚,浑身都绷紧了。

    妈啊,这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你,你等等,暂停!我开个灯!”

    男人冷眼看着女孩倾身从床头捞了个什么往自己身上泼去。

    只听哗啦一声,跟着床头灯开了。

    昏黄的灯光柔柔舒展,将床上女孩照了个明晰。

    纯白的睡衣被泼了大片刺目的血污,有点稠,有点腥,像从战场里逃出来的难民。

    这是沈灵枝今天特地准备的鸡血,加了柠檬酸钠防止凝固,备着以防万一。

    6少凡的第二人格两次都因为她的血消失,对于晕血的人,泼血肯定能治他!

    沈灵枝信心满满地等着。

    然而三秒过去,十秒过去……半分钟过去……

    男人还是好端端地在她跟前,眼底的冷意戾气反倒越浓厚,“沈灵枝,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以为这样我就不会碰你么。”

    眼前一晃,她整个人就被扣到他身下。

    她彻底懵了。

    卧槽,卧槽,这剧情不对啊!说好的晕血呢?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