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少凡对声音有近乎变态的辨识力。

    他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觉得那哭泣般带了点鼻音的娇吟,无论从音色,音调,韵律,节奏和度,都

    很像他失踪的猫。

    像一颗石子砸入平静的死水。

    阿音回来了吗?

    他从沉睡中苏醒,拼命想睁开眼确认,大脑却仿佛被一股强劲的力道压制。

    身体失去控制怎么都不听使唤。

    怎么回事,在做梦吗。

    他的眉头拧成结,跟脑子里一股无形的力量奋力争斗。

    沈灵枝跟木头一样僵着,动也不敢动。

    主人格认出她是那只猫了?

    并没有。

    6少凡眼皮都没睁开,念了那一声就没了知觉。

    苦逼被压在身下的沈灵枝:“……”

    能先从她身体里退出再晕吗!

    沈灵枝这次真被折腾狠了,推开身上的男人都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沾了**蜜液的**暴露在空气中,凶

    残而醒目。她做了几番心理建设才徒手把性器塞回他裤子里,再帮他穿好衣服——她可不想让主人格知道

    她和他生过关系,不然得尴尬死。

    有一点她实在想不通,主人格和第二人格替换的契机到底什么?若说鸡血无用,那她这次没流血,怎么第

    二人格又消失了?

    沈灵枝抖着两条腿去浴室洗了个艰难的澡,抱起薄被到客厅沙睡下。

    这次她收拾得妥当,6少凡醒来没现其他异常,以为自己又梦游到她房间攻击了她。

    他让池俊带他看医生,池俊和秦医生串通好,含糊地说他这阵子可能因过度劳累加上宠物失踪而神经紧

    张,让他好好休息。

    6少凡对这个说法不疑有他,他最近的确因为阿音失踪的事焦躁不安。

    而他确实有梦游病史。

    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阿音。

    是夜,沈灵枝早早洗了澡反锁上门。

    她再也不敢把房间钥匙藏在花盆底下,三把妥妥地收在自己口袋里,除非他撬锁或强行破门,否则绝对进

    不来。

    她抓着电击器紧张兮兮防备了大半夜。

    然而那扇门始终纹丝不动。

    一连三天,6少凡的第二人格再也没找上门。

    真是奇了怪了。

    难不成因为那晚纵欲过度晕厥了?

    沈灵枝开始大着胆子在客厅扫除,观察6少凡的动静。

    她现他每次从琴房出来都一脸倦态,偶尔会打开酒柜倒小半杯红酒抿几口。

    距离《我们结婚啦》真人秀开拍时间只有不到两个月,6少凡工作室早已暗暗放出风声炒作造势。池俊对

    于6少凡次亮相真人秀却是忐忑多于期待,现在能缓和凡哥脾气的猫不见了,第二人格又随时出来捣

    乱,愁得他脸上皱纹都多了三条。

    池俊越怕出乱子,整个人就越像个老妈子。

    他多次上门给6少凡传授俘获女孩芳心的经验以及和女孩的相处之道,强迫放映浪漫爱情电影洗脑,得到

    的却都是6少凡一脸不耐。

    池俊简直想顿足捶胸。

    天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许是对池俊的频繁骚扰烦不胜烦,6少凡突然指着餐厅正悠闲啃瓜子的沈灵枝道,“从今天起,由她来做

    我的假想妻子,有什么问题程小姐随时可以提点我。这样可以了吗?”

    池俊愣了愣,总觉得哪里不对。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多心,无比欣慰道,“好,好,这样好。”

    能愿意学习都是好事!

    沈灵枝手里的瓜子呱唧一下掉了。

    喵喵喵??怎么没人问一下她的意见?

    她寻思着这应该是敷衍池俊的借口,又开始咔擦咔擦嗑起瓜子。

    然而等池俊离开后,6少凡就把她叫到客厅,面无表情打量她,“程小姐,刚才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现

    在我们既然是假想夫妻,彼此的称谓是不是得有所改变?要叫什么,老公老婆?”

    沈灵枝懵逼脸。

    妈呀,玩真的!

    她轻咳了声,“我姓程,您可以称呼我小程,程程……”

    什么老公老婆她看着这张脸喊不出来也承受不来啊啊啊!

    6少凡高深莫测地盯着她,眼神有些微妙,“程小姐,你是说一个丈夫应该对自己的妻子喊姓氏?你想让

    我在节目上出丑?”

    这人原来这么精明的吗。

    沈灵枝后背浮起冷汗,“没有没有,我只是习惯了这个叫法。”

    “那从今天起我叫你……枝枝。”

    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顿,低磁的嗓音徐徐念出她的昵称,她忽然就想起那晚他手指挤压她穴口的温

    度,她尾椎骨莫名麻了下。

    不可否认她太喜欢他的声音和音乐。

    尽管对他的人品不敢恭维,但实际上还是讨厌不起来。

    “那我称呼您凡凡?”

    “我是让你指导我,怎么变成我指导你?”

    “是,6先……”触及到他不带温度的浅琥珀色眸子,她立马改口,“凡凡。”

    “说吧,新婚夫妻一般有什么特点。”

    “大概会成天腻乎在一块儿?”

    沈灵枝说完就后悔了,连忙干笑补充一句,“当然,前提是他们相亲相爱。”

    6少凡对她的补充置若罔闻,一把扯过她的手放在他腰上,“这样?”

    那略显粗暴的力道,瞬间让她心里一咯噔,猛地抬头盯向他的眼睛。

    怎么好像……是第二人格。

    那双眼睛淡漠清明,寻不到一丝狠厉阴鸷。

    是她多心了吧。

    之前被他第二人格各种追杀,她才会这么杯弓蛇影。

    在她恍神的工夫,忽然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他抱坐到腿上,淡淡的柠檬香铺天盖地把她包围。

    “你……6……凡凡!”

    她惊得吭哧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托起她下颌,“然后呢?我抱了你,作为新婚妻子的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做……做点什么?

    沈灵枝脑子都要炸了。

    这个姿势,这个距离,是要亲亲亲吻吗?!

    面对偶像的暗示,她的脸不可抑制地烧了起来。

    6少凡盯着她绯红的脸,垂眼,低头竟真要亲下来,这会儿她反应比谁都快,啪地一下拍在他嘴上,“那

    个,凡凡,节目不需要做到这种尺度。”

    你要出演的可是正儿八经经过严苛审核的真人秀,而不是十八禁啊喂!

    等等,她这是掌掴了6少凡的嘴吗?

    沈灵枝火烧屁股似地弹到一边,“抱歉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完蛋,这家伙对人脾气可臭着呢,她要被教训了。

    然而6少凡意外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说了句“吃饭叫我”,起身回到琴房。

    留下沈灵枝一脸懵逼,就这样?

    晚餐是在肉麻兮兮的互喂中度过的。

    可他的手法着实不敢恭维,她嘴里的东西还没咽完,又一筷子把菜塞了进来。

    她摇着手想说别夹了,奈何嘴里挤满了东西口齿不清。

    他皱眉扔来一句,“吃饭别说话。”

    于是全程下来她吃得下巴全是淌下的汁水,狼狈无比。

    反观他各种优雅,嘴角连油都没有。

    她甚至怀疑他是故意的。

    漫长的一天总算过去,正当沈灵枝喜滋滋地要关门睡个好觉时,门缝钻出一只大手牢牢控住,她吓得差点

    心脏一个痉挛。

    “你见过新婚夫妻要分房睡的吗?”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