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眼花了。

    杀,这个字眼太强烈。

    她飞快敲击键盘,足足重打了四五回才送出去。

    【你们疯了吗?】

    池俊回得很快。

    【程小姐放心,我们当然不是真的杀人,是要让凡哥的第二人格相信自己已经死了。这是目前仅能想到的办法。让这个人格控制凡哥的身体多一天,凡哥就多一分危险。包括你,程小姐,都可能成为他的泄愤工具。】

    【你知道连环杀手三要素吧?尿床,纵火,虐杀动物。他先前为了逃离我们的监控,蓄意纵火烧了凡哥的别墅。他杀过猫,我亲眼见到他双手沾满猫的血,猫被开膛破肚,死状凄惨。至于尿床,自第二人格复苏后,我到公寓经常见凡哥在洗床单。】

    【这个人格有反社会倾向,攻击性强,让他彻底消失,是对凡哥最好的治疗办法。】

    她沉下心仔细想了想。

    6少凡的双重人格已经严重影响到他日常生活。

    如果这个方法能让他痊愈,基本也可以排除他杀人的嫌疑。

    沈灵枝终于回了一个字。

    【好。】

    当天晚上,沈灵枝经历了这些日子最糟糕的睡眠。

    又是那个春梦。

    她的唇被吸得麻,胸被揉得胀痛,指尖被卡在锐利的齿间研磨。

    结实沉重的男性躯体压在她身上,他身上硬硬实实,肌理分明,胯下的性器更是强悍得可怕,把她塞得满满当当,**恰抵在宫口外。

    可他并不像以往大开大合地抽送。

    他用胸肌磨她的胸,大掌大肆捏她的臀,深陷在她身体里的**明明硬得要命,却懒懒散散的,时而小幅度顶弄两下,时而画圈搅动,把她弄得酸酸涨涨,不上不下。

    她难受极了,抬脚圈紧他的腰。

    他终于大慈悲般挺腰抽送,打桩似的,沉甸甸的囊袋啪啪地打出声音,穴口的贝肉是麻的,钻心的瘙痒化为电流般流窜的快意,积蓄的蜜液不断被捣出体外。

    快感层层堆积,她舒服得几近融化。

    可就在她痉挛着要**时,他猛地刹停了。

    圆硬的**深顶她颤抖的嫩肉,他掰开她大腿揉捏他们结合处,就是不肯撞击冲刺。

    她仿佛燃料不足的火箭,升到半空生生摔了回去。

    这个过程持续了五次,他**得她很舒服,也射了一次,可就是不给她**。

    跟恶魔一样,像有意折磨。

    可恶,到底是谁啊,连梦里都不让她安生。

    不知过了多久,沈灵枝睁开眼睛。

    天已大亮,窗外折射入几缕阳光,床单被子干干净净,完全没有梦里被浸湿的痕迹。

    电脑右侧的小红点一闪一闪。

    她愣了愣,起身翻盖敲击了下键盘,是睡眠状态。

    奇怪,昨晚她没关机吗?

    沈灵枝出门跟池俊进行了一次秘密会面。

    池俊把详细步骤,注意事项,一一跟她阐明,把准备的东西放到她单肩包里。

    夜晚来临,沈灵枝跟往常一样准备给6少凡第二人格做面。

    沸水咕咚咕咚地冒泡。

    她的心就跟这锅烧开的水,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这一锅是待会儿做面要用的高汤,她已经把池俊特意准备的药倒了进去。

    等他喝下,不出半个小时,他会不知不觉睡去,全身麻痹,然后……

    沈灵枝想得出神,一双手悄无声息从后圈住她的腰。

    “啊!”

    哐当,手里的勺子掉入锅中,溅起沸水。

    她被烫到一点,嘶了一声,低头却见更多的是落在男人手臂上。

    “你没事吧?”

    沈灵枝急忙拉过他的手在凉水下冲。

    他像没有知觉,只是阴沉沉地问她,“想什么呢,心不在焉。”

    “没……就是琢磨明天该吃什么。”

    尽管知道她下药的时候他还在房间,她还是有些心虚。

    他突然抬手关掉火。

    她的心咯噔一下,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怎么了?”

    “你这面我有点吃腻了,想吃点新鲜的。”

    “???”这么突然?

    他的唇贴上她脸颊厮磨,触感微凉润泽。

    游移片刻,舌尖蓦地压上她嘴角,浅琥珀色眸子直直盯着她,“我想,后入。”

    这句话在沈灵枝脑海里盘旋了几圈才读出他意思。

    她烧红着脸推他,“面要做好了!”

    “不做就不吃。”

    “!!!”

    怎么能不吃,这个药听池俊语气就知道不容易弄到。

    十分钟后,餐厅传来唇舌交缠的喘息。

    女孩被男人压在冰凉的餐桌上重吻,t恤和文胸被掀到锁骨位置,挤压得她胸型越饱满诱人,他的大掌罩在她雪白软嫩的**上,五指收紧,几个来回揉捏就刺激得她两腿夹住他的腰。

    “唔……嗯……”

    沈灵枝被他的舌头牢牢堵着,哼出细弱的娇吟。

    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本以为他只是想跟上次一样一逞兽欲,战决。哪知这回竟做起了前戏,更可怕的是,她还有了感觉。

    他的技术好像进步神。

    沈灵枝很快软了身子,任他脱掉裤子,翻身翘起臀。

    她的臀浑圆挺翘,雪白有弹性。

    他眯着眼,没有立刻插入,抬掌啪啪地打在她臀肉上,她的臀没一会儿就红了。

    男人力道不小,火辣辣的,着实有些疼。

    可随着阵阵拍打,夹在臀瓣中间的穴口竟泛开一股酥酥麻麻奇异的痒。

    沈灵枝压着声音呜咽,觉得这个人格在性方面就是有施虐倾向。

    但有种预感告诉她,他在对她进行惩戒。

    惩戒什么呢?

    不等她琢磨个明白,男人火热的性器喂了进来,啪啪啪地抽送。他虎口紧掐她的腰,把她的臀直往胯下摁,腹肌强力收缩,**撞至最深处的嫩肉,狰狞的**在她雪白的股间大进大出,溅出淅淅沥沥的蜜液。

    快感从后背一浪一浪冲上头皮。

    她被他撞得两腿软,大脑空白,昨晚春梦得不到的快感竟在他这里得到满足。

    咕叽咕叽的水声越来越响,穴肉痉挛得越厉害。

    终于,在他密集的抽送中体内涌出一股热流,她抖着两条腿到了**。

    他狠狠冲刺最后几十下,将浓热的精华毫不客气射入她体内。

    **初歇,沈灵枝趴在桌上喘气。

    他又内射了。

    说来也奇怪,除去这一次,她也就被他内射过一次,唇上的伤和胳膊上几个刀伤竟恢复得比以前要快,尤其是唇部,已不见受伤的痕迹。

    难道她体质改变了?

    沈灵枝穿好衣服,赶忙去煮面。

    这次他终于没再折腾什么幺蛾子,乖乖坐在餐桌前。

    他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气质挺拔,五官深邃,侧面随便一个睫毛微垂的动作就勾勒出属于艺术家的忧郁。

    空气还残留他们欢爱后的气息。

    她把做好的面搁在他跟前,突然不敢跟他对视。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到底还是心虚,毕竟要跟池俊他们联手让他消失。

    他控诉她杀他的罪名,这次真要落实了。

    “沈灵枝。”

    面很烫,他还没吃,腾起的大片白雾遮去他的表情。

    “嗯?”

    “你以后会每天都给我做面吗?”

    她喉咙梗了一下。

    “嗯。”

    白雾散去,他已低头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就跟平常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哐啷,筷子从他指尖滑落,他趴倒在桌面。

    沈灵枝立刻打电话给池俊告知第一步计划成功。

    池俊和秦医生一直在楼下候着,接到电话立马上楼,把睡过去的男人搬去浴室。

    浴缸放了三分之二温水,秦医生把几个血袋哗啦啦倒入水中。

    清澈的水迅染成刺目鲜艳的红。

    紧接着把浴室门关上,三个人回到客厅。

    秦医生看着挂钟上的时间,冷静陈述,“他很快就会醒了。那个药性很强,他的四肢在麻痹的同时会传来剧痛,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淹没在血水里,他会以为自己被人割了大动脉,生命在一点一点消逝。两个小时后达到药性的高峰,他会痛晕过去,这是让他意识到自己死亡的关键。”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