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脾气真挺差的,还没什么耐性。

    她跟他分享她最喜欢的音乐——6少凡最新专辑主打歌《to   the   sky》,他眉头紧锁一脸嫌弃,恶声恶气问她哪里好听。

    好吧,喜好这东西是不能强求的,她再也没在他面前放6少凡的歌。

    然而有一回她生理痛,靠在椅子上蔫不拉几的,他竟哼起那他完全不欣赏的《to   the   sky》。老实说唱得真难听,干巴巴的,嗓音,节拍,感觉,跟原版完全是天壤之别。但他居然还算流畅地唱完了,明摆着暗搓搓学习过。

    当然,他打死都不承认。

    医院里闷,她带他出去散步,经常走没多久,他拦了辆的士直奔餐厅。

    如果不是知道他脾气不好,她差点怀疑他是为了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她。

    她去探望他时会顺便写下作业,他等得不耐烦,一问是抄写文言文,直接拿过她作业本唰唰唰提笔就写。他的字出乎意料的丑,和她差别太大,顶着他眼刀,她不得不撕掉那一页重写。到后来他居然学会她方方正正的秀气字体,把课本里的古诗文言文抄了个遍,然后扔给她让她留着备用。

    她:“……”喵喵喵?

    他对阿猫阿狗之类的生物似乎很不待见,瞧见了定绕道走。但不知为啥医院附近的小野猫就喜欢跟着他。有一回她就瞧见他瞪着跟在他身后的小奶猫,直接把手里的小鱼饼干哗啦啦粗鲁地倒了小奶猫一头。

    她参加了校园马拉松大赛,邀请他过来给她加油,顺便感受下热闹的气氛。他如约而至,在起跑线旁安静地看着她。可最后她冲向终点线时,他已经没了身影。

    他可能永远都没法在终点线等她。

    他总是神出鬼没。

    有时候会毫无预兆消失一段时间,然后突然出现。

    最长的一次,她一个月都没见到他。

    她对他一无所知。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本地人,他不愿谈自己的事,她就没问,附近街道他都挺熟悉,可让他说出几个物美价廉的美食店,他一个字都吭不出来。

    她看不出他年龄,他虽然长得高,但打扮古怪,脾气也不成熟,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稚气,整体像处在青春叛逆期特立独行的少年。所以她猜他大不了她几岁,顶多高中生,却不知因为什么意外没去上学。

    她不知道他住哪里,也不知他靠什么养活自己,他甚至没有钱包。有时候见他手里捏着一叠传单,有时候身上带着一股油烟味,有时候身上落了一层狼狈的灰。她在他身上看到她哥十几岁时身兼多职的影子,一定很累。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经常送她点心,就连借口都跟她哥很像:老板送的。

    口气活像打劫。

    这世上哪有成天送员工点心的老板啊。

    小光,小光。

    沈灵枝闭上眼,脑海里依稀浮现少年打跑坏人时那双蓄满戾气的眼睛。

    跟6少凡的第二人格一模一样。

    完全没想到他们是同一个人,谁又会想到一个打扮古怪到处打工的杀马特少年会是电视上光鲜亮丽被众星捧月的天才歌手6少凡。

    难怪那段时间6少凡恰好被曝出在演唱会彩排时摔下升降台,断了左手。

    如此一来,小光身上的疑点都得到了解释。

    他是偷跑出来的,所以住院时不可能有人来探望他。他打架很厉害,因为他根本不是高中生,而是年满21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为了不被6少凡的团队和粉丝现踪迹,他用夸张古怪的打扮伪装自己。他并非体质差,而是为防被人以声认人,不惜让自己持续重感冒,掩盖本音。他没钱是因为不能使用6少凡的卡,一旦刷卡就会暴露踪迹。

    他经常闷声不响消失是因为被6少凡的团队逮了回去。

    突然出现是因为他中途又找到时机偷跑出来。

    她和小光断断续续相处了一年。

    伴随她初中升高中,走过了春夏秋冬。

    这场猫鼠游戏,最终老鼠还是输给了猫。

    他彻底失踪了。

    她多次在他们相约的老榕树下等待,整整一个秋天,她再也没见到他。

    后来……后来……

    沈灵枝睁开眼,脸色逐渐白。

    她终于明白第二人格为什么恨她了。

    如果她后来没有接那个电话,没有去赴那个约,是不是就不会伤害到他。

    可惜没有如果。

    某天在家做作业,她接到自称小光助理的电话,说有事请她帮忙。

    她担心小光出了什么事,毫不犹豫答应。

    助理给她的地址是某家私人医院。

    恰逢周末,她飞快赶过去,赫然现那里是一个片场。

    助理是一名长相寡淡的三十来岁男子,告诉她,小光是一名普通的十八线小演员,有一出戏比较血腥,他始终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导致这一场拖了大半个月。医生说比较亲近的朋友或许可以帮助他,所以特地请她来帮忙。

    她恍然大悟。

    难怪小光时常失踪,身上脏兮兮的,原来是去片场拍戏去了。

    “可我只是个学生,不会演戏。”

    “没关系,我教你。”

    灯光打在她身上,两个摄像头对准她。

    助理说是提前让她适应拍摄环境,跟着翻开手中的文件,要用对答形式帮她进入状态。

    “你有喜欢的人吗?”

    “偶像可以吗。”

    “可以。”

    “我喜欢6少凡!”

    说起偶像,她眼睛像坠入了星河,璀璨夺目。

    她真的很喜欢他的歌声和音乐。

    助理笑了笑,“那如果有一天他不能唱歌了……”

    “他不会不唱的!”

    她义正言辞地打断他,“6神是真心热爱音乐,他对音乐纯粹的热忱也是我粉他的原因之一。他承诺过,除非他老到唱不动了,否则他会一直唱下去!”

    “小姑娘别激动。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有人就是要阻止6少凡唱歌,要霸占6少凡的所有,而那个人无论如何都打不败,你会怎么样?”

    她一拍大腿,“谁这么可恶!”

    “你会很讨厌那个人对不对?因为他伤害了你最喜欢的人。”

    “这是当然!岂止是很讨厌,简直是讨厌死了。”

    助理啪地一下合上文件,微笑,“非常好小姑娘,一会儿就带着这种强烈的憎恶情绪入戏。”

    她那会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杀死第二人格的诱导戏码,满脑子就是想着,要憎恶,要情绪饱满,如果这一场能一次通过,小光就会减少些心理负担和痛苦。

    她看了下剧本,她要出演的这一场是刺杀已故前男友双胞胎弟弟的戏码。

    这个角色连配角都算不上,大概是为了塑造双胞胎弟弟日后的性格。

    刀子是假刀,触上人的皮肤会回缩,看着像真的刺入身体。

    拍摄开始,她持刀进入病房。

    小光还是那一头杀马特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机一动不动,眼睛却是睁着的。

    他看到她,无神的眼里浮现光亮。

    她谨记助理的吩咐,进门就入戏,脸上的表情估计冷得像魔鬼。

    因为她看到他眼里的光像散去的烟火,湮灭无踪。

    “我知道你是谁了。”

    他瞳孔一缩,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她步步走近,坐在床边。

    “万万没想到,原来你是这么恐怖黑暗的一个人,你以为用那卑劣的伎俩就能取代他的位置?别做梦了。他比你好上一千一万倍,就算你变成他的模样,霸占他的一切,麻雀永远就是麻雀,飞上枝头也成不了凤凰!”

    他不可置信地瞪着她,愤怒而刺痛,嘴里唔唔唔的,却不出一个字。

    像在用眼神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情绪爆太过真实强烈,她喉咙一梗,差点忘了台词。

    小光演技也太好了。

    “我喜欢他,所有人都喜欢他,像你这么阴暗的人连成为他替身的资格都没有,你凭什么代替他活下去!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世上!我请你快点消失,消失啊!”

    道具刀扎在他心脏部位。

    血袋破了,鲜血汹涌而出,泼溅她大半张脸。

    他的嗓子溢出野兽般嘶吼。

    她吓得心脏一缩,对上他的视线,小光像痛苦到极致,瞳孔涣散到几近死人,却死死盯着她的方向,仿佛用刀剜着她的肉,眼底是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恨意。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