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都没提名字,6少凡居然先说出来。

    她一高兴,连写字度都变得飞扬:你认识他?他现在在哪,过得怎么样?我跟他以前是朋友,后来他去其他城市拍戏断了联系,我九年都没见过他了。

    他盯着她不语。

    她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小光”这个昵称是她取的,没几个人知道。

    如果他和小光熟悉,正常人第一反应也该是唤他真实名字。

    难道……难道说……

    她的心跳骤然加:你怎么知道“小光”这个昵称?

    他终于缓缓启唇,“我就是小光。”

    她睁大眼睛。

    这几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她还是觉得太荒谬。

    这怎么可能?

    见她一脸不信,他翻出了压箱底的金黄色杀马特假,还有曾经小光穿过的衣服。

    真的是他,居然是他!

    可是他们明明一点也不像,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节奏还是待人接物的感觉,没有让她产生任何熟悉感。他解释说他几年前出了场意外,磕碰到头,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尤其是关于小光的那段记忆。

    她怅然若失。

    多么奇妙的缘分和回忆,结果只剩她一人独享。

    她不死心,多次跟他讲起他们以前有趣的事,试图唤醒他记忆。

    他都耐心地听完了,可不知为什么,她微妙地感觉到他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她再也没在他面前提小光的事。

    小洛后来找过她,说帮她查探了一下,九年前贺总监是6少凡的经纪人,池俊则是6少凡的助理,贺总监只负责带6少凡一个艺人,所以一定是她弄错了。

    她笑着道了谢。

    这样一来,跟6少凡的说辞对上了。

    小光就是凡凡。

    在她几乎快把小光的事渐渐淡忘时,她刷到了一条6少凡的短视频微博。

    是关于新单曲的简单采访。

    记者问他,“很多粉丝注意到你多次选择在1月31号布新单曲或专辑,这一天是对你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他答,“有吗?”

    这可真不会聊天。

    记者尬笑,“有啊,之前《九天》《time》两个专辑都是在1月31号布,还有今年这《狂热》也是。是你的幸运日期吗?”

    “凑巧而已。”

    “那应该也有美好的回忆吧?”

    “没有。”视频里的男人面无表情,“《九天》专辑布当天,一名工作人员兴奋过度摔下楼梯,在医院躺了小半个月。”

    记者:“……”

    这男人也太冷酷了。

    她看得扶额又想笑,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身上大写的“拒绝接受采访”几个字。

    嘴角弯着弯着,渐渐僵硬。

    等一下,《九天》新专辑布时间是在她跟小光认识的第一个冬天。

    不是说那段时间的事都不记得了吗?怎么会清楚一个工作人员摔下楼梯的事?

    心里的疑团逐渐放大,她急忙去翻这几个月关于他的所有采访。

    越看,心越凉。

    看完后,整个人怔怔地瘫在椅子上。

    那几年的事他分明有记忆,他却说他忘了。

    忘了,忘了……怎么可能偏偏就忘了小光跟她之前的事?

    只想到一个解释——他根本不是小光!

    她想找贺总监了解真相,可对方是高层人员难以约见,她转而去找了池俊。

    小洛说池俊以前是6少凡的助理,肯定也听说过什么。

    池俊在办公室单独接待了她。

    她拿笔写道:我知道小光之前就在你们公司,请告诉我,小光到底怎么了?

    窗外天空阴郁,飘着冰凉的毛毛雨。

    室内只有笔尖摩擦纸张的簌簌声。

    她不停地写,不断地表达自己的疑惑,池俊只是给她沏茶,沉默。

    原本她并不太执着小光的事。

    可相关当事人态度都如此古怪,她不得不往最坏的方向想。

    她写字越用力急:你们把小光怎么了?解约了?雪藏了?还是封杀了?这种事有什么不能说的,为什么就连凡凡也骗我说他就是小光,还骗我说失去了那段记忆?难不成小光他……

    “死”字写到一半,被池俊按住。

    “凡哥没有骗你。”

    她愣住。

    “他是小光,也的确没有那段记忆。”池俊缓缓道,“凡哥曾是双重人格患者,主人格没有第二人格的记忆。你认识的小光,是凡哥的第二人格。”

    曾是,那是说他治愈了?所以小光消失了?

    池俊喝了口热茶,悠悠长叹,“小光……三年前自杀了。”

    她的笔啪地一下摔在地上。

    “也许在你眼里,小光是个不错的朋友。但事实上,他对你隐藏了黑暗偏执的一面,他有反社会倾向,多次伤害主人格,放火烧房子,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

    她抖着指尖写下艰难的几个字:他……怎么死的?

    不是双重人格吗?明明是同一个人,同一个灵魂,凡凡还在,小光怎么可能就死了?

    “我们骗他说,你死了。”

    她呼吸一颤。

    池俊靠在沙上,像陷入悠远的回忆,“我们花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伪造报纸,分尸照片,骨灰,甚至连墓碑和纸钱都准备妥当。他果然上当了,连夜挖了你的坟之后痛不欲生,在京城的公寓攥着你的照片纵火,打算与主人格同归于尽。最后是主人格在昏迷前逃出公寓,捡回一条命。而小光,本就只是主人格分离出的副人格,在万念俱灰确信自己死后,自此永远消失。”

    她震住了,手紧紧捂着唇,有滚烫的液体划过手背。

    他望向无声落泪的她。

    “我想你还不知道,小光很早以前就很喜欢你,比你想象中还要喜欢。所以我一直不看好你和凡哥的事,在小光死后,凡哥知道了自己的病,也知道你,他厌恶第二人格,夺走了一部分他身体的掌控权,他烧掉所有带了第二人格手写字的物件,掌控第二人格留下的假,衣服和照片。我想这种掌控欲可能还包括你,小沈。你是小光喜欢的人,也是唯一熟悉的人,理所当然的,他会把你变成他的人。”

    门突然被推开。

    池俊的话戛然而止。

    6少凡的表情看不出是听到还是没听到他们的对话,目光掠过她湿漉漉的脸颊,神情淡淡道,“都快八点了,枝枝,你想让我跟你一起挨饿?”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