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应该清醒没多久,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说到这,沈灵枝忽然想到什么,从6少凡口袋掏出手机捣鼓。

    “果然,被装了追踪器。”

    他沉默片刻,把他和她的手机一起扔下海。

    沈灵枝目瞪口呆,“小光!”只要拆了追踪器就行,用不着全扔啊喂。

    “回头买新的。”

    池俊的身影近了,似乎因为定位消失,沈灵枝注意到他停下来困惑地盯了手机几秒。

    他们并未刻意躲藏,池俊手无船票,船票又早在一星期前停止售卖,肯定进不来。

    果不其然,池俊进了码头大厅没再出现,大概已被工作人员拦下。

    夜晚气温低,沈灵枝等了一会儿就被6少凡带回房。

    庞大的邮轮准时启航。

    俩人忙到现在还没怎么吃晚饭,在换上稍微正常的衣服后,顶着假去餐厅吃夜宵。

    沈灵枝一放松就感觉饿坏了,坐下来一通狼吞虎咽,没一会儿就被蟹肉呛得直咳。

    他给她递水,“慢点吃,还有很多。”

    很多?她这才现他的盘子堆起了蟹壳山,而她跟前都是他剥好的蟹肉。

    太惭愧了,居然光顾着自己吃。

    沈灵枝琢磨着把他剥好的蟹肉给他似乎没啥诚意,干脆礼尚往来剥皮皮虾给他。

    当她准备把剥好的虾肉放到他盘子里时,不经意就对上他专注亮的眼睛。

    也就这么两秒钟怔愣,他直接低头吮走她手上鲜甜的虾肉,还含住她指尖。

    “小光!”

    她羞赧地要缩回手,被他硬生生按住,舌头把她沾了汁水的手指舔了几圈才放开。

    “别浪费。”

    沈灵枝满脸通红,做贼似地左顾右盼,祈祷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吃夜宵的游客还是挺多的,但因为6少凡带她来的是付费餐厅,人就少了很多。

    餐厅门口忽然进来一批训练有素的西装男子。

    各个人高马大,气场迫人。

    被簇拥在中心的一男一女显然是他们的保护对象,女方雍容华贵,烫着复古波浪卷,身穿墨绿色旗袍,肩上披着雪白水貂皮草,手轻挽男方臂弯,笑意嫣然。男方上了年纪,五官硬朗,一身低调的改良版中山装,步伐阔而稳,尽显威压。

    沈灵枝的目光在女方脸上停顿两秒,觉得有些眼熟。

    再转向男方,心里一咯噔,急忙转回头。

    妈啊,唐四爷怎么在这。

    前世被毒哑的阴影历历在目,她的喉咙像卡了冰块,梗得通体寒。

    几乎是刹那间,她感觉到后脑勺投来毒蛇般阴鸷的视线。

    像钉子,寸寸扎她头骨。

    糟糕,被现了吗。

    唐显龙盯着不远处刚才仓皇转头的女子,觉得这小丫头片子有点眼熟。

    难不成是新派来的条子。

    他的手不动声色按向大衣下的枪。

    距离逼近,二十米,十五米,十米,五米,三米……

    唐显龙已经把枪的保险栓拉开,眼中掠过狠意。

    突然,坐在女子对面的男子起身换位,一把抱住女子,俨然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旗袍女人轻笑,“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个年代要直接多了,刚才我还看到这个小男友含他女朋友的手呢,四爷,我们快进去吧,高老板还在等你呢。”

    沈灵枝埋在6少凡怀里,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

    她听到那一片脚步声在路过他们时有片刻放缓,然后逐渐远去。

    直到彻底消失,她才退离6少凡的臂弯。

    “谢谢你。”

    6少凡摸着她冰凉的手,皱眉,“你很怕唐四爷?”

    刚才突然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然后压着声恳请他什么都先别问,过去抱她。

    沈灵枝有些诧异,“你认得他?”

    “主人格和唐家有点渊源。”

    原来如此。

    “唐四爷认识我哥,也知道我,我怕被他认出。”

    她没说实话,总不能说是因为上辈子的回忆而产生惧怕心理。

    在他们吃完夜宵离去之前,唐四爷一行人没有出来。

    回房洗完澡,沈灵枝疲乏到了极点,连6少凡说了什么都听不真切,摆摆手咕哝一句“好困,有什么话明天说”,倒头就睡。

    他无奈地看她一秒入睡,轻捏她脸,“这么困,今天就先放过你。”

    一个精致的天鹅绒小四方盒重新沉入衣袋。

    这一觉她睡得沉。

    等她心满意足地醒来伸了个惬意无比的懒腰,就对上某人幽怨的视线。

    她有些懵,“早啊。”

    “不早,已经下午三点。”

    所以她这是睡了十二个钟吗。

    此刻男人正倚在床头看无声电视,沈灵枝想他估计是怕吵醒她调静音,但自己又看得郁闷,所以才这么幽怨。

    她跳下床,很不好意思,“你可以把电视音量调高点,我不睡了。”

    事实上她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哪里睡得着。

    咕噜。

    瞧,肚子都在叫。

    等等,这不是从她肚子传来的。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你没吃饭?”

    “嗯。”

    “早餐没吃?”

    “嗯。”

    “午餐没吃?”

    “嗯。”

    “下午茶也没吃?”

    “嗯。”

    “为什么?”

    “等你。”

    他微微仰着头,像个委屈的孩子,琥珀色眼睛盛着她小小的剪影。

    她心里冷不丁漏跳一拍。

    这家伙的耐性有多差她是清楚的,现在居然……

    她瞪圆了眼,“饿了就要去吃饭,如果我睡到晚上你打算饿死都不吃吗!”

    “怕你醒来找不到我。”

    “……”

    对了,他俩的手机都扔海里了。

    “你写个留言就行。”

    “如果碰到你害怕的唐四爷呢,你预备怎么应付。”

    “……”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为了避开唐四爷一群人,他们这次去的是免费餐厅。

    果然,这种人来人往的嘈杂环境他们压根不会来,完全不见他们影子。

    沈灵枝猜唐四爷他们是上来谈军火生意。

    邮轮在晚上八点暂时停靠在海苏市码头,她特地拉着6少凡去甲板上等着,没多久就见唐四爷一行人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邮轮。

    那位旗袍女人也在。

    昨晚她觉得这女人眼熟,一直想不起来是谁,昨晚做了一大堆以前的梦,她突然记起来了,那是孟莹和孟杉的母亲,周云丽。

    曾经在她哥和孟莹的订婚典礼上打过照面。

    唐四爷和孟杉的母亲这么亲近的吗。

    沈灵枝陷入沉思,耳边毫无防备钻入熟悉的声音。

    “抱歉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这两个人?”

    是池俊的声音!

    她一个激灵回头,果不其然,池俊在他们五十米开外拿着手机访问人,若非她有异于常人的听力,恐怕池俊在他们方圆五米他们也不会注意到。

    “小光,池俊怎么上来了?”不是没票吗。

    6少凡循声望去。

    好巧不巧,池俊恰在此刻朝他们方向瞥来。

    六目相对,她内心一声卧槽。

    被现了!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