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办法。”

    6少凡重新舀了一勺粥凑近她唇,琥珀色眼睛像清澈的糖浆。

    她怔了怔,“什么办法?”

    “到时你就知道,吃饭。”

    沉灵枝瞟了眼池俊,脸上烫,“我自己来。”

    “那你喂我。”

    “……”

    这家伙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理直气壮。

    而且是在经纪人面前。

    沉灵枝深思片刻,还是接过碗勺往他嘴里送,喂人总没有比被喂羞耻。

    他吃了两口,拿起另一个勺子喂她。

    于是场面就变成了腻乎乎的你一口我一口。

    池俊在一旁默默背过身,捧着小碗泪奔。

    单身狗真应该列为国家保护动物。

    光头男允许他们洗澡。

    沉灵枝先去洗,正打算关门才现6少凡也跟来了。

    她避开光头男暧昧的视线,双手抵在他xong口,但因为他受伤不敢大力推。

    “小光,你来干嘛!”

    他低头,“我有伤只能擦身,可我一个人够不着。”

    这个理由无比充分,沉灵枝气恼地瞪他,只能侧身让他进来。

    她先帮他擦身,擦完了让他赶紧出去。

    他却目光一抬,直勾勾瞅着她,“你就这样让我出去?”

    浴巾下的腿间撑起一大包,轮廓壮观强悍。

    她红着脸啐他,“那是你的问题,我什么都没做。”

    他目光灼灼指控,“是你做了什么。”

    卧槽冤枉啊,她只帮他擦了后背,其它都是他自己搞定的好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

    “要么帮我泄出来,要么让我在这待着等它平复。”

    沉灵枝当然选择后者。

    “那你背过去。”

    结果水哗啦啦地落下来,尚未消肿的脸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她低低嘶了声,转眼间她就被浑身**拥进怀里。

    他的唇轻抚过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很疼?”

    “没事……”

    她的脸被蹭得很痒,下意识想躲,却被牢牢箍着腰。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从他跟光头男提过要求后变得有些黏人。

    这让她心里莫名不安,他该不会想牺牲自己……

    “等我们出去一定要给那帮人一顿教训。”

    “嗯。”

    他说了“我们”,是她想多了吧。

    “那个畜生刚刚碰了你哪里?”

    “还好,没怎么碰到。”

    “这里呢?”

    xong前忽然罩上男人宽大的手,五指摩挲她饱满白嫩的弧度,揉了两下。

    敏感的**逐渐挺立,顶着他掌心。

    “没……”她急忙按住他的腕,“小光,别在这……”

    “我帮你洗才洗得干净。”顿了顿,有些别扭地征询,“可以吗?”

    他的呼吸钻入她耳道,她身ti一下子软了。下颌被掰过去,嘴里塞入他温热有力的舌头,在她口腔里研磨勾缠,出胶水般黏腻的水声。

    等他的唇开始厮磨她脖颈,她才睁眼,现他们变了姿势。

    他们面朝镜子。

    他**裸立在她身后,浴巾不翼而飞,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左右各揉一只乃子,她站在小板凳上,臀抵在他鼠蹊部,勃起的粗长y1n颈从她腿间冒出头,剐蹭她软嫩的y1n阜。

    “小光,这里不适合做这个……”

    他置若罔闻,手伸到她腿心摸了两把,“湿了。”他低笑,“你也想要我。”

    “才没有!唔……”

    她感觉到穴口被圆头一点点喂入,大大撑开。

    两脚猛地悬空,他把她两腿高高勾在臂弯,以把尿的姿势对着镜子,让她清楚看见他的y1n颈如何嵌入馒头般白嫩的穴ro,她是如何颤抖贪婪地吸附他x1ng器。他下腹绷如钢铁,不断抽出送入,蜜水从他们交合处源源溢出,拉着银丝绵绵滴落。

    这个姿势没法进入最深,视觉上却极为刺激。

    靠近穴口的嫩ro被他磨得酸胀,深处却一片空虚,惹得她蜜腋更是潺潺外流。

    “看清楚枝枝,看你怎么吃我的。”

    “混蛋,外面有人啊……唔嗯……”

    她羞得满脸通红,干脆闭上眼,错过身后男人眼底一闪而过落寞和不舍。

    他的喘息融着浓重裕色,灼烧她肌肤。

    她被6少凡面对面压在墙上,两腿勾在他腰后,被撞得一晃一晃。

    他入得很深,大大分张她的腿,就着深处敏感软弹的ro快顶弄,她感受到一波又一波嘲水覆没的快意,被他折腾得呜咽不止。

    “慢点……慢……唔……”

    她被他舌头堵住,哼出被欺负似的鼻音。

    他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更加疯狂,肆意,像是要他的气息全部烙入她ti内。

    好酸,好涨。

    交合处啪啪作响,昏黄的灯光晕染开他眼里如狼似虎的裕。

    她攀着他紧绷的背阔肌,脚趾蜷成可怜兮兮的弧,一股难忍的麻意从尾椎骨爬升,到头皮炸开,穴ro一张一合痉挛得厉害。

    “沈灵枝,你再这么吸我,我保证我们出去就扯证。”

    她被他激得更加紧缩。

    他闷哼了声,y1n颈猛然一阵急抽送,她被撞出了泪花,浑身像被细密电流穿过,脑子一懵,ti内爆出一股热流浇到gui头上。

    他咬牙狠入十几下,圆头嵌入弓口,“吸那么紧,这么想要,全给你,都给你。”

    浓白的浊腋尽数喷射在她ti内。

    他这次做得疯狂而尽兴,内射了三次。

    她的ti内满满都是他的浊腋,双脚落地时不断有乳白色粘腋从她腿心流出,看得他眼神如泼墨般浓重,若非外面的人催促,差点要压着她再来。

    沈灵枝简直不敢看光头男的眼睛。

    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x1ng事,她十分疲乏,回到舱房倒头就睡。

    一觉起来,才模糊想起小光和光头男约定的时间。

    他似乎趁她睡着把她搂进怀里,沈灵枝睁眼看到的就是他结实的xong膛。

    她动了动僵硬的身ti,他似有感应低头,“醒了?”

    “小光,你到底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