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腿被并起,抬高,si处毫无保留展现在他眼前,随之被抵上硕大硬烫的圆头。

    从沉灵枝的角度只能看到自己羞耻颤栗的腿,他半敞的xong肌,锁骨,以及微垂的眼。

    他在看她那里,眼神似带了能贯穿人灵魂的电。

    他是一名天生的贵族,即便这样直视女孩子隐秘之处,也像在鉴赏一件艺术品。

    她仿佛被他的目光鞭挞,下腹不受控制热,一股一股地往外涌水。

    他的gui头就在她两瓣贝ro中间来回挤蹭,压出黏腻水声。

    “别……”

    他捉摸不透的态度让她心里慌。

    前世在他现她“不忠”后是如何用x1ng事惩罚她,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沉灵枝想想就觉得后怕,索x1ng一不做二不休,全招了,“唐少,我已经跟其他人生关系,以身相许太委屈你,还是用其他方式感谢你吧。”

    唐斯年抬眼看来,似笑非笑,“是挺委屈的。”

    是吧是吧。

    沉灵枝就差没小鸡啄米式点头。

    烙在她大腿上骨节分明的手缓缓前滑,包住她脚踝,像攥住她的心。

    “所以,你要好好补偿我。”

    啥??

    没等沉灵枝反应过来,唇上一烫,她被他俯身吻住,两脚被迫勾在他肩膀处,他摩挲她小腿内侧,引导她盘上他后腰,si处明晃晃感觉嵌着他棒身和囊袋。

    他的舌头钻了进来,慢条斯理扫荡她口腔,交换津腋,吸嘬。

    她感觉自己像被他品尝的乃油,一点点融化在他嘴里,鼻息唇息全是他的香水味。

    她穿着他的衬衫,没有内衣。

    唐斯年的手隔着衣衫揉上她嫩生生的乃球,时而抓玩,时而摩挲浑圆的弧,把衣服蹂躏出被欺负狠的褶痕。掌下的触感太过舒服,他的眼底涌动更加浓烈勾人的裕,交换了下亲吻的角度,舌头压到她口底,迫使她分泌更多琼浆。

    沉灵枝直到呼吸不畅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

    “唐……唔……”

    她想说话,差点被自己的唾腋呛到。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跟唐斯年变成女上男下的ti位,舌头毫不设防落入他唇内,他手压她后脑勺,含住她的舌像品尝糖果似地吮吸,把她津腋吃了个一干二净。

    沉灵枝被他色情的吻法弄得面红耳赤,趁他再次交换亲吻角度,急急忙忙从他xong口撑起,“我有喜欢的人!”

    唐斯年动作一顿,尾音轻扬,“哦?”

    彼此距离极近,他的唇息就这么漫入她唇内,很痒。

    沉灵枝差点又被他勾走了魂儿,连忙点头总结,“所以我不是你合格的x1ng伴侣。”

    x1ng伴侣?小东西还真会遣词。

    唐斯年单手捏住她下颌,指腹在她被吸得红艳的唇上揉捻,怜爱般轻笑,“小灵芝,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对我没感觉,嗯?”

    她莫名感觉他生气了,小心肝颤了颤,但还是麻着头皮道,“是的。”

    唐斯年搂着她起身,“那我们试试。”

    她没反应过来,傻呆呆道,“试什么?”

    他贴着她冰凉的耳骨,吐出灼灼热气,“试试……你是不是真对我没感觉。”他的手从她散开三颗纽扣的衬衫伸进去,捏了捏她俏立的**。

    她浑身一个哆嗦,握住他腕,“别……”

    “别?”唐斯年低笑,酥酥麻麻震入她耳膜,“怕了?”

    明知道他这是激将法,她还是不服输地挺了挺腰板,“才不是。”

    “那就让我试试看,如果你真不想要我,我就放过你。”今天放过。

    沉灵枝总觉得自己掉入什么陷阱,细思他的话又找不到破绽。

    “这可是你说的。”

    唐斯年懒懒“嗯”了声,“现在,脱我衣服。”

    这活儿简单,结果沉灵枝刚伸手,就被他捉住一只含进嘴里。

    他挨个含她手指,像吃什么美味佳肴,牙齿细细厮磨,湿热的舌尖弹琴般挑逗她指腹神经,偏生还优雅得要命。沉灵枝强忍心脏颤栗的快感,暗暗深呼吸。

    妈蛋,要淡定,这厮就是花样多!这点伎俩她能忍住,肯定能。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唐斯年捏住她臀瓣,迫使她si处来回摩擦他勃起的y1n颈。她单手解他衣物,不得不注视他肌理分明的xong膛,手被他吃走了注意力,让她总下意识抬头,对上一双似要把她里外吞吃殆尽的桃花眼。

    她感觉到自己下腹热流涌动,麻麻痒痒,止都止不住。

    这货简直是妖孽。

    “水这么多,想让我泡你这里的温泉吗,嗯?”

    唐斯年含着她泛粉的指尖,似笑非笑顶了顶她水汪汪的腿心。

    她红着脸瞪他,结果反倒让自己口干舌燥,干脆闭眼,眼不见为净。

    唐斯年笑,把她抱回室内的床上。

    她躺下去一下子感觉到不对,居然是水床。

    两腿被高高折起,她清晰感觉到自己腿间夹着粗长的ro棍,来回地蹭,硕大的圆头顶她肚脐眼,穴口是他两个鼓鼓的囊袋,有规律地轻撞,挤压得她直哆嗦。

    他动一下,水床里的水就晃几下,挠得她后背痒。

    “小灵芝,听到水声了吗。”

    他声音里的揶揄让她羞得不敢睁眼。

    何止听到了,她还感觉有飞溅的水腋打到她大腿上。

    这身ti到底有多不争气。追新更多好文群856267743

    “没听到。”

    沈灵枝耳根烫,打死也不肯承认。

    只要挨过这一会儿,唐斯年就能放过她了。她可不想像前世一样成天在床上度过。

    唐斯年用鼻音轻嗯了声,笑意湛湛,“看来得大声点。”

    大声点?

    沈灵枝正琢磨他这几个字的内涵,si处撞击的频率陡然加快,肚脐被他gui头一下一下戳弄,囊袋打在她湿润软嫩的会y1n处,出蜜腋飞溅的闷响。

    水床载着她颠簸,她感觉自己像置身在温暖的水面,被他抬着脚剧烈怼弄。

    他越撞,si处的水流得越多。

    她头皮麻,喘不上气,大脑神经过电般闪过许多细小白光。

    不,快高嘲了……

    沈灵枝慌忙两手捂唇,怕叫出声。

    突然,他停住了。

    仿佛在攀升天堂的最后一刻被两脚灌铅,急急坠回半空。

    她茫然睁开湿漉漉的眼,si处还在ro眼可见的痉挛。

    唐斯年仿佛毫无所觉,拨开她额角被汗水打湿的丝,怜宠般询问,“怎么了?”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