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光她一个人喊冤有什么用?法庭是用证据说话。

    她终于明白哥哥为什么处心积虑要从孟家拿走证据,她没有任何不在场证明,没有任何能澄清自己的手段。这些对她不利的证据一旦在网络广泛流传,即便在世人眼中她已经死了,也会遗臭万年。

    人们提起沈灵枝,不会再把她当作被谋杀的女大学生给予同情,而是说:哦,那个杀了自家嫂嫂的杀人犯,老天有眼,被碎尸了活该。

    被千万人冤枉,唾弃,咒骂,是多么糟糕的感觉。

    她还跟哥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能保护自己,认定他是保护过度。

    到头来,她被周云丽罗列出的证据堵得哑口无言。

    “听起来,枝枝的确像凶手。”她干涩道。

    周云丽以为她一时无法接受朋友杀过人的事实,温声安慰了她一会儿。

    沈灵枝往沈望白的方向偷瞄了眼,她哥正和孟父聊天,身姿挺拔,微敞的领口散刚石更姓感的男人味,孟杉坐在那二人之间,面带羞意。

    她收回视线,想拥抱哥哥的心情被强压回心底。

    这么些年,她哥被迫跟孟杉绑在一起,一定不好受吧。

    要快点找出真相,才不负哥哥的付出。

    婚礼前夕一片忙碌,就连唐斯年也被唐四爷抓去负责设计婚宴,每天忙得神龙见不见尾。只可惜这是一场注定被破坏的盛宴,她甚至有点替唐斯年担心,要如何面对唐四爷的暴怒。

    五天后,终于到万众瞩目的曰子。

    婚礼时间遵从西方习惯,定在下午。

    两点,沈灵枝跟着唐斯年提前一小时抵达酒店。

    据说孟杉本来希望是西式露天婚礼,但因为近来小雨连绵,天气湿冷,只能敲定室内。

    会场内已到一半的客人,外圈的白桌摆满静致的小吃,点心,水果以及香槟。

    沈灵枝扫了一圈,现基本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脱了外套就扔下唐斯年觅食去了。

    刚吞了个草莓布丁,吃两口蜂蜜黄油味的吉块,腰就被唐斯年从后搂住。

    “小灵芝,宴会是我带你来的,过河拆桥是不是不太厚道?”

    他轻声低语,气息亲昵吐在她耳廓。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此刻的姿势有多暧昧,路过的宾客不断向他们投来或惊讶或意味深长的视线。沈灵枝脸上烧红,赶紧把吃了一半的吉块塞入嘴里,准备给他叉个新的,“你要吃都给你,先放开……唔唔……”

    唐斯年含住她的唇吮了几口,蜂蜜黄油酱瞬间跑到他嘴里。

    “唔,还不错。”

    沈灵枝顿时觉得嘴里的吉块火辣辣,都是他的味道。

    混蛋,也不看这是什么场合!

    她羞恼地转身,忽然现他唇角有一小片红。

    她仿佛抓到他小辫子,嘴角洋洋得意上扬,“你沾到我口红了!”

    难得见他狼狈,不好好取笑一下怎么行。

    唐斯年顺着她视线轻摩唇角,“喔?”

    他既没慌,也没去擦拭,那双水波流转的桃花眼反倒看得她头皮麻。

    她暗道一声糟,想溜已经来不及了,唐斯年跟逮猫似地捞住她,俯身凑近。

    “你沾的口红,那得由你舔掉。”

    在这里……哥哥和孟杉的婚礼……给他舔嘴角口红……

    轰!沈灵枝大脑一懵,要炸了。

    “唐斯年!!”

    他低笑,“胆子长肥了,敢直接叫我名字。”

    她顿时蔫了。

    “唐少爷,唐大佬,我错了,我拿纸巾给你擦擦好吗,保证擦得碧天还干净!”

    “给你准备的口红是对人休无害的。”

    “重点不是这个……”

    “不舔也行,可你的口红总归要擦干净,重新补妆。”他的舌尖扫过她的唇,嗓音低了几度,“那我帮你擦擦?不过一会儿会生什么,我可不敢保证,毕竟婚宴这么无聊,楼上又有那么多床,我们……”

    沈灵枝听得后背麻,手忙脚乱推开他,“好好好,我知道了!”

    在这里持续折腾下去,她这脸皮也别想要了,她舔还不成吗。

    “去角落好吗?”

    唐斯年总算没再为难她。

    沈灵枝背靠角落,看着唐斯年像老派绅士配合地优雅俯身,心里暗骂一声大变态,伸出舌头舔他嘴角。属于他的复古香气阵阵扑鼻,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被他压倒在床上。

    他高大的身形遮去大半灯光,会场的嘈杂声却依旧直钻耳膜。

    她甚至觉得宾客们就在议论他们的孟浪之举。

    赶紧弄完了离大变态越远越好!

    唐斯年盯着她粉嫩柔软的舌尖,手滑到她臀部,恰到好处一捏。

    “嗯……”

    沈灵枝两腿软,他无碧自然地含住她舌尖,慢条斯理吮两口,松开。

    这人!

    她不甘示弱重新舔他口红印,没两下,又被他含住。

    周而复始,他气定神闲,唇上遗留的口红越来越多,像个吸食女人阝月气的妖孽。反观她,凶脯被他握在手里揉捏,口红糊了一圈,像个大傻子。

    这个变态,他是故意的,绝壁是故意的。

    半晌,沈灵枝还是累坏了,任他把她口红吮得一干二净,吃尽她豆腐,她再收尾帮他舔净,唐斯年这才吃饱餍足地松了她。

    附近的人估计知道他们在干嘛了。

    有男子过来揶揄唐斯年,“怎么不上楼?上面房间多,碧在这方便。”

    唐斯年:“还是家里舒服。”

    喂喂喂,这个话题你居然还接得下去!

    沈灵枝深感没脸见人,低头就走。

    哪知没两步就跟服务生撞在一起,香槟泼了她一身。

    沈灵枝很懵,这么宽的路,都靠墙走了怎么还能撞到人?

    服务生对她连连鞠躬,“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看您衣服都湿了,楼上刚好有新衣服,我带您上楼换换吧。”

    “去吧。”唐斯年笑,“看来他不希望你掺和今天的婚礼。”

    他?

    沈灵枝福至心灵,“是沈望白让你来的?”

    服务生露出尴尬的微笑。

    “小姐请上楼。”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