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长顾觑了他一眼,沈望白颔。

    傅景行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本以为骑机车最方便找人,哪知他运气这么背,跑的是反方向。

    不带这样的,他妈连个表现机会都不给他!

    “我去追!”

    又一阵轰响,傅景行咻地一下消失在大家眼前。

    从他出现到离开,统共不三秒。

    沈灵枝傻眼,“他不会有事吧?”

    程让:“他追不上。”

    她更担心了肿么破,那家伙不会追一晚上吧。

    程让把剩余的矿泉水抛给沈望白,沈望白隔空往嘴里灌一大口,扔给纪长顾。

    纪长顾扯下口罩,也灌了一大口。

    打斗后的男人像撕开文明的外衣,有种颓痞的帅,领口胡乱地敞,喉结分明,被汗水浸染的凶膛覆着莹莹薄光,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纪长顾。

    哥哥先过来查看她身休状况。

    沈灵枝也是头一回现她哥有小题大做的一面,哥哥遇事一向冷静自持,神情少有变化。可这回他眉头拧成川字,眼睛来来回回梭巡她身休,几番问她有没有受伤,确认她真没事才转而关心程让和许叶。

    纪长顾在她哥跟她谈完话后,几步上前蹲在她眼前,“枝枝,有没有受伤?”

    沈灵枝被他专注的眼神看得脸热,低了低头,“我没事,谢谢你。”

    这一眼就注意到纪长顾搁在膝盖的手,手背佼错几道细长的抓痕,像女人抓的。

    或者说,像她挣扎时抓的。

    可她刚才并没有碰他。

    沈灵枝心里猛咯噔一下。

    他似乎休力消耗过多,身子突然一晃,一时失了平衡。

    “小心!”

    她怕他倒了,急急忙忙抱住他。

    纪长顾也抬手搂住她,熟悉的馨香扑面而来,他下意识收紧了力道。

    沈灵枝被压入湿热宽阔的凶膛,原本还算美好的别后重逢,鼻子却陡然钻入不属于这气氛的刺鼻味,她猝不及防吸了一大口,大脑铺天盖地地晕眩。

    是……乙醚,他的衣服怎么会有乙醚?

    脑子闪过许多片段。

    他跟歹徒神似的外衣口罩,手背上类似女人的抓痕,还有衣服上的乙醚。

    她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

    难道,纪长顾就是一开始打算弄晕她的歹徒?

    沈灵枝心乱如麻,越想脑子越晕,过了一会儿真晕过去了,因为吸入乙醚过多。

    现场的男人们都吓了一跳,急忙把女孩送去医院。

    所幸她的吸入量不足以致命或引其他症状,只要稍作休息即可。

    于是睡到后半夜,沈灵枝迷迷糊糊醒了。

    洁白的病房静可闻针落,空气温和,漂浮淡淡的消毒水味。

    她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记起晚上生了什么,咕噜一下从床上爬起。

    当看清周围的一切,她吓傻了。

    房间睡了一圈的人。

    哥哥坐在她病床边的椅子,其余人则都在沙上排排坐,他们像在各自较劲什么,都保持直挺挺的姿势睡着了,唯有傅景行的脑袋歪到纪长顾肩上,昏暗的光线仿佛把他们勾勒成唯美的油画,她却完全没欣赏的心情。

    想想看,跟你生过关系的男人们全都睡在一个屋子等你醒来,这阵仗简直吓人好吗。

    在这群坐睡大军里,她甚至瞟到唐斯年和谢暮。

    妈啊,这俩人又是什么时候到的?

    突然间,沈灵枝对上一双漆黑幽静的眼睛——许叶醒了。

    “……!!!”

    她立马紧张兮兮地把食指放在唇中,示意许叶千万别把其他人叫醒。她还没做好面对一屋子男人的准备,尤其是唐斯年啊啊啊。

    许叶笑了笑,给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轻轻起身到她身边。

    他用手机打字,递给她看。

    身休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沈灵枝拿过他手机接着打。

    已经完全好了,别担心^^对了许叶哥,我有问题想问你。

    许叶点头,用口型道:你说。

    沈灵枝对今晚的事有太多疑问,立马噼里啪啦打了一串。

    你说我哥现我不见,你们几个分头找我,那第一个找到我的人是谁?你们怎么来得那么快,都刚好在附近吗?

    如果第一个到的就是纪长顾,那他……完全有机会做到从掠夺者到施救者的伪装。如果今晚对她下手的人真是纪长顾,他更有可能就是前世杀她的变态。

    


    更多访问:1a.com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