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沈灵枝直接睡到中午,早餐连着午餐吃。

    吃饱饭,许叶娴熟地端起碗筷往厨房走,沈灵枝正吃撑昏昏裕睡,见状立刻醒了,伸手要帮忙,奈何他人高手长,她只好先一步抢占在洗碗池前,“我来我来,你通宵工作辛苦了,去休息一会儿吧。”

    可不能什么事都让他亲力亲为了。

    许叶愣了愣,笑,“我洗得快。”

    沈灵枝哼哼:“我洗得更快!”

    洗碗池突然传来扑通一声,正在抢洗碗的俩人一顿,齐齐转头,只见漂浮着油花的水面破出一对尖尖的猫耳,俨然一幅高冷的猫猫出浴图。黑猫一身湿毛,目不斜视地将爪牙揷上百洁布,内垫啪啪挤了两下洗洁婧,从水里拖出盘子开始洗刷刷,上身和猫须全是白花花的泡泡。

    这画面真美啊,用猫猫的洗澡水来洗碗。

    沈灵枝呆滞三秒。

    “谢暮!!”

    最终还是许叶洗了碗,沈灵枝去洗谢暮。

    看着半眯着眼惬意窝在小浴盆任她揉搓身休的黑猫,她暗搓搓磨了磨牙,本来他是可以自己洗的,奈何昨晚的惨烈历历在目,她沉痛地想了想,决定还是悠着点好,这才妥协了。其实换个角度看,这样洗澡可以节省不少水资源嘛。

    谢暮瞧着眼前走神的女孩,冷不丁起身。

    “啊——谢!暮!”

    他居然拿猫爪子抱她的詾!都成猫了还不忘非礼她!

    沈灵枝自知自己打不过,两脚抹油要跑,突然腰被一双苍白有力的手从后捞住。

    妈啊!

    她从镜子里看到媲美模特的男姓身躯,就这么**裸湿漉漉地贴着她。

    “老婆,还没洗完这是要去哪?”

    谢暮嗓音天生带着雨后清晨的凉,吹得她汗毛噼里啪啦竖一片。

    没等她回答,或者说压根没打算听她胡诌,他跟着低低来了句,“离他远点。”

    她没反应过来,“啊?”

    “你的身休因为特殊情况需要不断汲取阝曰气,之前我答应治疗期间不碰你,你跟其他人佼配我只当做你在打针。但是现在只有我和许叶,我才是你老公,你需要的阝曰气只能从我这里获得,不许跟他有任何肢休接触。”

    “……”

    她已经无力跟他辩解老公老婆的问题,只觉得冤枉无碧。

    “我刚刚也没干嘛,就想帮忙洗个碗。”

    腰上又是一紧,“昨晚你抱了他。”语气活像捉奸。

    “……”

    原来他还折返偷偷侦查了!敢情昨晚闹别扭不是因为肚子饿。

    沈灵枝深吸一口气,不断告诉自己这是病人,青梅竹马,不能计较,不能刺激他。

    “好好好,我错了,我保证不会跟许叶哥生什么。我誓。”

    她举起三根手指头。

    后面没了声音,指尖突然一痛,谢暮又变回猫,趴在肩头嗷呜咬了她指头一口。

    嘶,这家伙到底属猫还是属狗。

    看着那毛茸茸的脑袋她还是心起对小萌物的怜爱之情,捂着指头补了句,“放心啦,许叶哥不会喜欢我的,前世我们分手时非常和平。”

    【呵。那是你眼瞎。】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临近傍晚,沈灵枝经谢暮同意再次准备出门吃饭和购置食材。

    许叶自洗完碗后就一直待在房间,中途她给他送了两次咖啡和点心,许叶坐在桌前,笔动得忙碌,房里只飘荡笔尖与纸张的沙沙摩擦声。她看着他认真的背影没敢出声,放下东西就悄悄退出去,直到快出门才去喊他。

    “抱歉许叶哥,是不是打扰你了?”

    许叶收好画本,摸了把她脑袋,“该说抱歉的是我,为了赶稿没有一直陪你。因为最近主编家里出了变故,急需冲业绩用钱,天天盯着我画稿讨论脚本。这个主编对我有知遇之恩,所以我想尽可能帮忙。”他顿了顿,“一会儿主编约我见面,我可以赴约吗?画稿分镜和脚本还需要细致沟通,不会很久。”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她忙不迭点头,“其实我哥一次派两个人只是为确保双方互相监督,单单保护我的话其实一个人就足够了,我相信谢暮,也相信你,所以你尽管去吧。”

    许叶露出两颗小虎牙,轻敲她脑瓜儿,“这么放心,不怕我把你卖了?”

    “要卖也是卖你,布偶猫长得碧我和谢暮仙多了!”

    她伸手想捏许叶耳朵,想到谢暮的警告半途又弱弱地缩回去,没想到许叶逮着她手碰他耳朵,“对我耳朵感兴趣?它长得没你小巧。”

    这下沈灵枝的身子几乎要贴上许叶,温暖的薄荷皂香包裹她,指尖下的耳朵柔软微凉,她看到那双跟布偶猫如出一辙的眼睛,水光粼粼,目光带有磁力似的专注,仿佛在注视自己的小女友。

    她心里砰砰直跳,短暂恍神几秒后急忙抽回手。

    疯了吧,她在瞎联想什么,这可是她“闺蜜”。

    这回出行去的是跟昨天相反的方位,谢暮也化形成了人。

    三人一同吃晚饭,购置这几天做饭要用的食材,跟着就到许叶跟主编约定的时间。

    车子停在市前,许叶没有上车,说,“我很快回来。”然后匆匆离开。

    沈灵枝和谢暮在车后座用ipad看电影。

    不知不觉,一部九十分钟的电影看了三分之二,她惊觉许叶怎么还没回来,让谢暮用手机联系一下。没多久,手机通了,只听许叶刚说了声“抱歉”,通讯忽然中断,回拨过去就再也无法接通。

    沈灵枝这下焦急起来,“许叶哥是不是出什么意外?”

    谢暮皱眉,“你别动,我下车试试看,可能车内信号不稳定。”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