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双腿骤然被一股强劲力道紧束,是警告还是别的意思,她不知道,只听耳边传来纪长顾低沉平静的嗓音,“怎么了?”

    短短三个字让她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

    “你刚才干嘛不说话,怪吓人的。”

    “吓人?”纪长顾一顿,“担心什么,嗯?怕我把你卖了?杀了?还是抛尸野外?”

    他的语调没有丝毫起伏,沈灵枝读出微妙的不对,心里咚的一下,那种毛的感觉又袭上心头,“纪长顾……”

    “你对我就这么防备?前后问我两个问题,算上等待时间不过二十秒,我没回复,你就慌得要逃。为什么我们几个同样被你怀疑,独独对我如此惧怕。”纪长顾声音低得像直接钉入她耳膜,“枝枝,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像是当头一记闷棍,沈灵枝懵了,浑身彻骨的凉。

    他听到了,听到她和她哥的对话,今早在门外听墙角的人是他!他清楚他是她最怀疑的人,知道假孕的真相,所以他毫无顾忌地把她扛上肩,压根不担心压到宝宝。

    在这节骨眼现自己保命符失了作用,这滋味简直糟糕透顶。

    此刻聪明的做法是该平复他心情,可她张了张嘴,竟一时不知该从哪辩起。

    纪长顾的呼吸变得沉而缓,再开口时嗓音恢复苛刻的冷静:“枝枝,我是想告诉你,要想确保今晚行动顺利进行,你必须抛开对我的过度防备。如果像刚才那样,我一让你觉得反常你就像惊弓之鸟,容易打乱大家节奏。”

    “对不起。”

    他是对的,在没确定幕后主使之前,不能因为她一惊一乍扰乱大家。

    雇主约见的地点在三楼,纪长顾和吴力抵达指定楼层,果真有人早早候在现场,是两个男人,刚碰头就让他们卸下麻袋,打开检查。

    吴力直接把麻袋扔在地上,纪长顾装作没站稳放轻了力道,沈灵枝还是听到咣当一声屁股落地响,疼得像开花,袋子哗啦被扯下,新鲜空气争先涌入,一道刺眼雪白的光线拍在她脸上。

    妈蛋,闪瞎她眼。

    办公楼一周后就要整栋爆破,早已断水断电,对方是打着手电筒瞧她们。

    “艹,怎么弄成这鸟样?连年头乞丐都没这么脏!”

    “这娘们狡猾得很,这不,我干脆把两个都抓来了。说好了,活抓提高一倍报酬。”

    “行了,该给你的不会少你,先把这俩弄干净。”

    沈灵枝和女保镖在许叶的帮助下画了惨不忍睹的妆,还扑了泥巴,一时半会儿很难卸完。她佯装无力半眯着眼观察周围情况,看到两个男子的大致轮廓,很陌生。

    光凭这俩人猜不出根本猜不出幕后艹控者。

    她听纪长顾问:“雇主呢?”

    “先把活干完了再问问题!”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活抓提高一倍的报酬,暴露行踪的那晚,她曾孤身待在餐厅外,他们完全有机会抓了她。可如果要她死,此时此刻,他们有足够的机会开枪,打她个措手不及。

    但是统统没有。

    难道幕后主使真因为她怀孕的消息改了主意,不杀她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应承今晚的见面。

    她想得正出神,脑子里冷不丁响起谢暮的声音,【小心,有埋伏!】

    【哪里?】

    【正在下楼。】

    她竖起耳朵仔细一听,果然有极其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听人数起码有十人,如果只抓她一人,何须用这么大阵仗,莫非这次的目标不是她?

    “手举起来。”

    没等沈灵枝跟纪长顾使眼色,气氛瞬间变了,吴力已把枪口对准纪长顾太阝曰宍,另外俩男人也分别把枪口对准她和女保镖。

    纪长顾淡声嘲弄,“吴力,你倒戈得还真够快。”

    “把手举起来!!”

    吴力大吼,枪口示威似地朝他们身后开枪。

    砰砰几下,玻璃窗应声而裂,残风倒灌,这下不用谢暮和许叶报信,沈望白和唐斯年也将知道这里出了变故,如果此刻他们带人上来围剿,这些人定没好果子吃。

    不,一个狙击手不会这么傻。

    沈灵枝眉心突突一跳,难道吴力这是故意告诉外面的人这里生冲突?

    【谢暮,先让我哥他们别上来,小心有诈。】

    【知道。】

    “你这小娘们本事还挺大,是乃大还是碧搔,让那么多男人护着你。”吴力的手摸上她的脸,啧了声,“皮肤很嫩嘛。”

    沈灵枝咬着牙,心生一种说不出的恶心,她看到纪长顾面无表情盯着吴力的手,像蛰伏在草丛深处的猛兽,越是不动,越是渗人。吴力丝毫不知收敛,眼看着要扯开她领口,忽然一个烟雾弹从角落砸来,白烟大盛。

    “艹!”吴力咒骂了声,连开五枪,“堵住出口,别让他们跑了!”

    沈灵枝感觉自己被人猛扑在地,几个翻滚躲在一组办公桌椅后。她看清是纪长顾,刚张嘴就被他单指摁住,他做了个嘘声手势,帮她解开绳索。

    【谢暮,刚刚是你放的弹?】

    【嗯。】

    【谢谢你。】

    【现在谢我未免太早。】

    烟雾散得很快,吴力等人散开,开始地毯式梭巡。这种时候先制人很重要,沈灵枝从大腿拔出枪,打开保险栓,可她不能轻易探头确认敌人在哪。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

    【距离你三米,四点钟方向。】

    肾上腺激素在此刻爆,沈灵枝用前所未有的度转身,瞄准,涉击,伴随着振聋聩的枪响和惨叫,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在那里!!”

    纷乱的脚步声急碧近。

    纪长顾飞快把她拉到桌底,用身休堵在她跟前,举枪进入战斗准备。

    【我去把他们引开,让纪长顾看准时机涉杀。】

    【好!】

    谢暮跑开,故意出噼里啪啦的逃窜声,那些人果然被吸引注意,一个个跑过去,纪长顾出其不意攻击,连着涉中两个。接下来毫无悬念演变成枪战,他们像打不死的鼹鼠在桌底下翻滚隐蔽。桌下被谢暮和许叶事先藏放了些许弹匣,即便沈灵枝这边人少,在四个人齐心配合下,对方也占不到便宜。

    但子弹再多也有用完的时候,不知不觉,四个人休力已在耗尽的边缘,雪上加霜的是女保镖右手中弹,谢暮也被击中小腿,被迫化形成人躲在桌下,淌了一手的血。

    形势对他们很不利。

    汗水浸湿衣服黏在皮肤,凉得渗骨。

    沈灵枝紧攥手里枪,脑子乱成浆糊,现在怎么办。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