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叶住在沈家兄妹隔壁,在“沈灵枝”搬走前俩人就交情匪浅,尤其是这些年“沈灵枝”多次情场失意,他都像知心哥哥陪伴左右,会帮着说话也不奇怪。只是她刚才也没攻击“沈灵枝”什么,陈述客观事实而已,许叶就仿佛变了个人。

    等他走远了,她仍觉得心有余悸。

    “许先生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烦心事?”沈灵枝忍不住问。

    “你还看不出来啊?他喜欢沈灵枝。”孟杉皱眉,“以后在他面前少提这个名字,别看他表面好说话,其实护短得很,我都受不了。”

    沈灵枝愕然,她还真没往那方面想。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能做到看着喜欢的女孩身边男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换还选择默默守候?可再仔细回想,如果不是怀揣特别的情感,又怎么会有多年风雨无阻的陪伴?也正因为他如空气渗入女孩的方方面面,所以最容易被忽略。

    可他既然喜欢“沈灵枝”,怎么会对她的失踪无动于衷?难道人真在孟杉那儿?

    沈灵枝对孟杉持高度怀疑态度,后来她才知道,许叶纯粹是这段时间忙着赶画稿,根本不知女孩失踪一事。若非现沈望白的异常,她估计会继续怀疑下去。

    一开始是孟杉先现沈望白不对劲,找她诉苦,说最近沈望白说不出的古怪,行踪神神秘秘,脖子开始频繁出现小小的紫印,像吻痕,怀疑他是出轨了。

    沈灵枝听完后纳闷,不可能吧,在亲妹妹下落不明的节骨眼谁有闲心出轨?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妹妹失踪,沈望白没报警不说,还停了找人。

    依他对妹妹的重视程度,完全不合常理。

    再让私家侦探深入探寻,果真有猫腻,沈望白突然间和唐家来往频繁。

    难道“沈灵枝”是被唐家带走?

    沈灵枝思量再三,跟父母那边谎称去旅行,化形成猫潜入唐家。谁知晚上潜入没多久就被一只大花豹一爪子摁住,当成毛线团咕噜咕噜滚来滚去,差点没把她转晕。所幸有人给它丢了一块五分熟的牛排,把她从豹口下救出。

    呜呜呜,亲人啊。

    抬头一瞧,哟吼,可不就是她这些天找得快吐血的“沈灵枝”。

    “沈灵枝”果然被唐家抓了。

    不过虽被限制人身自由,看着精气神还不错。

    在唐家,“沈灵枝”没有可说心里话的人,明显憋坏了,经常对着她这只小橘猫自言自语,都是些匪夷所思的,什么唐唐和哥哥之间她该怎么办,她不能和哥哥在一起,而唐唐对她好,纯粹是因为喜欢她身上的香气,她想离开这里,可唐家守卫森严她根本办不到等等诸如此类的云云。

    经过她几天观察,唐斯年的确不走寻常路,隐瞒自己身份不说,成天把“沈灵枝”当香水嗅来嗅去也罢,居然还用“沈灵枝”喷出的汁水提炼了一款香水。

    啧啧,大变态。

    然而在唐斯年下属那里,沈灵枝又听到不一样的故事。

    “奇怪了,你不是说唐少抓沈小姐来是为了破坏沈家和孟家的婚事,迫使周云丽交出所有四爷为她购置的房产饰,要她亲自当着四爷的面烧给夫人吗?”

    “原本计划是这样,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沈小姐身上竟有唐少这些年寻找的香气。”

    “香气?”

    “我想跟唐少小时候遇到的小女孩有关。那时候唐少非常叛逆,不学习,成天就知道研究做菜。四爷为了让唐少放弃烹饪狠心给他注射药物,让他失去嗅觉味觉,把他扔去一家普通菜馆,打赌说如果他研的新菜一个月不能卖五千份就永远从烹饪界滚蛋。那时候唐少做的东西简直就是灾难,吃了第一口基本不敢吃第二口,也就那个小女孩忍住了,听说回家后都吐个稀里哗啦,每次还照吃不误,给唐少很大的鼓舞。唐少成功了,也恢复了味觉嗅觉。结果没多久小女孩消失了,唐少不知道名字,只能根据她身上的气味认人,没想到找了这么多年还真让唐少找到类似的。”

    “类似的?搞不好沈小姐就是当年的小女孩。”

    “谁知道呢,毕竟世上这么多人,体香相似的人肯定不少。与其说是找那个小女孩,不如说是重温当年的精神食粮吧。”

    “啧,我看不是,我是头一回见到唐少这么掏心挖肺对一个女人好。”

    沈灵枝听完后捋着猫须陷入沉思。

    嗯……唐斯年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变态鬼畜。

    弄明白“沈灵枝”被扣押在这里的原因,沈望白跟唐家频繁往来的缘由也不难猜测。

    没出什么大事就好,算下时间她也该走了。

    沈灵枝打算最后陪女孩睡一晚,特地钻到“沈灵枝”被窝。

    谁知当晚,两个黑衣保镖径直打开闺房,把熟睡的“沈灵枝”卷着被子一起抱走。

    她也正睡得迷糊,忽然被有节奏的床震声吵醒。

    钻出只剩余温的被子,她眨巴了下圆滚滚的猫眼,惊呆了。

    女孩浑身**,像软化的白玉被压在强壮性感的男性躯体下,小腹紧紧贴合,两条细嫩的腿勾在男人耸动的窄腰后,从她的角度明显看到尺寸惊人的棍物陷入奶白色贝肉,一进一出,跟榨奶似地送,狰狞的茎身裹满情动的蜜液,两个硕大的囊袋把女孩腿心挤得满满当当,噗嗤噗嗤的,似要把袋里的存粮全部喂进去。

    她听到的声音正是从两人下体相接处传来。

    男人埋在女孩胸脯,嘬一团圆圆软软的奶,臀部肌肉震动得越来越快。被**塞满的嫩穴以肉眼晃花的频率急痉挛,伴随强力的打桩声,女孩抓着男人宽阔的背脊,穴口一边喷汁,一边溢出哭泣般小奶音,“太快……不要……不要了……啊……啊……哥……”

    男人闷哼内射,女孩潮水的汁水喷了她一猫脸,沈灵枝已然吓傻。

    卧……槽?!

    沈灵枝连夜逃离唐家,久久不能从兄妹**的高清震撼画面中回神。

    太荒唐了,沈家兄妹怎么会滚到一张床上。

    更羞耻的是,她竟没一丝反感,现场观看的时候还感同身受觉得很爽。

    完了,她是不是有病?

    偏偏这时候孟杉找上门,眼睛通红地哭诉沈望白要解除婚约,并且明知妹妹杀人的证据就在他们手上,态度依然坚决,肯定是被哪个野女人迷走了。

    那个野女人就是沈望白的妹妹啊。

    沈灵枝内心万般纠结,到底说还是不说?

    没等她琢磨出结果,孟杉拉住她手,“娜娜,你最好了,帮我一起捉奸好吗!”

    “啊?”

    “我已经派人跟踪望白,如果他出轨,肯定会有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果真来得快。

    消息传来,沈望白去某家酒店参加婚宴,却久久没出现在婚宴席上。

    孟杉立刻拉着她杀去前线。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