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该酒店相当注重**,对客人信息守口如瓶,孟杉无论如何也挖不出沈望白的所在房间。她们正准备离开,突然酒店逮到一个偷窥狂,员工竟从各个房间拆下32个偷拍摄像头。被装针孔摄像头的房间是今天婚宴专程给客人休息用的,酒店方怕拍到敏感画面不敢贸然报警,又因时间太晚,决定等第二天处理。

    孟杉买通看管视频的员工,当场观看。

    一个个视频看下来,沈灵枝心头隐现不安,当耳机传来熟悉的娇喘,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屏幕浮现活色生香的床战,赫然是沈家兄妹,孟杉煞白的脸色与屏幕那端的火热形成强烈反差。

    沈灵枝下意识扫向孟杉,连呼吸都静止了。

    孟杉一动不动盯着视频里的男人从床上转移到床下,站着抱插女孩。

    “别看了。”

    她伸手要关视频,被孟杉按住手。

    “帮我拷贝出来。”

    “你要这个做什么,该不会你……”要拿这个去威胁沈望白?

    孟杉对上她视线,眼睛像磨砂的琉璃毫无神采,“娜娜,你到底帮不帮我?”

    沈灵枝只得拿出u盘把视频剪切进去。

    孟杉给那人一笔不菲的封口费,独自离开酒店。

    沈灵枝没跟上去,她知道孟杉此刻需要静一静,这种打击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缓过来的。

    结果没多久,孟家传来破产的消息。

    据说有人在那场婚宴上故意放了周云丽的出轨视频,道上的人谁不知周云丽是唐四爷的情妇,活生生的绿帽让唐四爷当众成了笑话,孟家被整垮完全不出意料。

    孟家一时成为众矢之的,为了避嫌,谭家不得不与其保持距离。

    沈灵枝怕连累父母没有跟孟杉见面,仅私下汇了点钱给孟杉,用视频通话确认近况。

    孟杉虽看着疲惫,精神倒也还好。

    沈灵枝不知怎么的总心放不下那则关于沈家兄妹的桃色视频,问她打算怎么处理,孟杉笑,“先留着,看情况也许能敲诈望白一笔。”

    原来是为了钱。

    “现在他似乎跟唐家关系密切,你最好别轻举妄动。”

    “知道了。”

    另一方面,沈灵枝怕自己旧疾复让父母担心,以独立为名搬出谭家,每天上公园锻炼身体。后来回想起来,她都无比庆幸这个决定。

    某天晚上她在湖边慢跑,胸口猛然一个痉挛摔入湖中。水飞快没过头顶,她咕咚咕咚呛了两口水,那一瞬间真以为自己快死了,晕过去前感觉腰上一轻,似被什么人捞起。

    再次醒来现在医院,床边竟坐着沈望白,他说他路过公园,恰好见她落水顺手救起。

    “谭小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的声线低沉浑厚,震得她心口莫名热,“没有。刚才……谢谢你了。”

    “不客气。”沈望白一顿,“其实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原来他想请她帮忙打听他妹妹的情况。

    他知道妹妹就在唐斯年那儿,但最近一个多月突然没了消息,连唐四爷也开始左顾而言他,他很担心。谭家跟唐家有交情,打探消息会比他方便许多。作为交换,他可以力所能及答应她的要求。

    沈灵枝望着男人阳刚十足的侧颜,脑袋一热脱口而出,“那我这个月每天想喝鸡丝粥。”

    沈望白幽静的目光扫来,她跟烫着了似地低头。

    好囧,这不等同于答应他了吗,还像傻逼似的急吼吼应那么快。

    沈望白明显是寡言不废话的风格,不关心她怎么变得扭扭捏捏,只道,“谢谢谭小姐。”

    他遵守诺言,每晚尽量抽空给她送鸡丝粥。

    他带的粥香滑鲜嫩,用料十足,一问才知道是他亲手做的。

    沈灵枝完全没想到他这么有诚意,提出这个要求其实只是希望每天能看到他。这次旧疾复她身体一直不大舒服,喝了他做的粥竟缓解不少。为不负他期盼,她立马半夜化形成猫冲到唐家,打探出沈望白最想要的消息。

    沈灵枝总算明白唐四爷不肯告知沈望白实情的根本原因——“沈灵枝”被唐斯年喂催情药,花样百出地**,像性奴,每天除了吃喝睡就是上床,几乎下不了床。

    这种事让她怎么忍心说?

    “你妹妹……跟唐少在一起。”

    她说得隐晦,沈望白显然懂了,转个身就不小心把肩膀撞上柜子,他皱眉扶肩。沈灵枝敏锐地觉他摁的不是刚才撞到的地方,他不喜欢被女孩子碰,她只能追问他,他轻描淡写地说是先前受了点枪伤,没好全。

    受枪伤还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地给她送粥。

    沈灵枝心里蹭地一下燃起怒火,把刚盛好的粥往他手里一塞,“把粥喝了请假休息,身体不是你自己的,折腾坏了是要妹妹担心你一辈子吗!”

    这话一出俩人都愣了。

    沈灵枝感觉到男人梭巡的目光,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地底下。

    妈呀,她这是哪根筋抽了,居然用教训的口吻跟他说话,她跟他又不熟。

    她尴尬地挠脸,“抱歉……我是说,你要注意身体。”

    男人沉默,竟真低头乖乖喝起粥来,半晌低声道,“你有点像我妹妹。”

    语气略带令人悸动的缱绻。

    妹妹……沈灵枝心跳冷不丁漏跳一拍。

    “是刚才说话的口气吗?”

    “嗯。”

    沈望白没再说下去。实际上用言语很难描述,她们喜好类似,也都爱吃他做的鸡丝粥,担心他时同样会用娇嗔的口吻训他,触到他视线又怂得低头,她的神态,动作,感觉,都能让他捕捉到枝枝的蛛丝马迹。可他为什么要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找他妹妹的影子?

    一个月的送粥时间很快结束。

    沈灵枝数不清第几次盯着公寓大门,跟魔怔了似的,门铃一响,她就蹬蹬蹬跑过去,以为沈望白会提着粥在门口,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个月的粥送完,她恍然惊觉他和她之间再没什么交集,而她却已依赖他的存在。

    想见他,怎么办?

    抱着手机思量再三,她决定动攻势,用各种借口制造相处时间——厨房下水道堵了拜托他通一通,生病大扫除忙不过来请他搭把手,以感谢的名义宴请他吃饭等。

    她的心思昭然若揭,沈望白显然察觉到了,开始以工作繁忙为由婉拒她请求。

    男人冷酷起来真的狠,彻底消失在她生活里。

    她不是死缠烂打的性格,照说沈望白的表态这般明确,她也该死心,可不知怎么的总感觉自己和他之间有种特别的纽带,像蝴蝶翅膀上斑斓的花纹,诡异地吸引她,想靠近他。她鬼迷心窍割舍不下,想最后一搏。

    沈灵枝鼓起勇气,短信邀请他共进最后一次晚餐。

    隔了大半天,总算等到这些天最让她开心的回复:好。

    她精心打扮抵达约定餐厅,他迟迟不到,她强忍身体不适一直等到餐厅打烊。

    电话打过去数次,除了关机还是关机。

    走出餐厅,她仰望头顶上的皎月,寒风像刀子戳刺她的脸。

    死心了,真的死心了。是不想让她抱任何希望,才答应这个约会又残忍放她鸽子吧。

    对你不上心的男人,再喜欢也不是你的,放弃吧娜娜。

    沈灵枝在风中站了一会儿,等酸涩情绪退潮才上了辆的士准备回公寓,手机忽然嗡嗡震动,难道是他?说好的要放弃,她还是不争气看也没看急忙接起,“沈先生?”

    “请问是谭娜娜小姐吗?”

    刚燃起的希望就被当头泼了盆水,是陌生女孩的声音。

    再看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孟杉手机号。

    “我是。”

    “你朋友喝醉了,刚才差点被流氓抱走,太危险了,麻烦你过来把她接走吧。”

    对方把地址来,沈灵枝立刻让司机师傅掉头去酒吧。

    孟杉果真喝得烂醉如泥,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搬进公寓。

    “酒呢?我的酒呢?”

    沈灵枝刚给擦了下脸,孟杉就开始酒疯。

    “别动,你喝醉了。”

    孟杉醉醺醺地眯着眼瞧她,“你……你是……我亲爱的……娜娜!”孟杉把沈灵枝扑倒在沙,摸着她的脸,冲天的酒臭差点没把她熏晕,“娜娜……你连在梦里都……这么善良……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其实真不是蕾丝,只是利用这段关系的便利拉拢你身后的谭家,也让望白放松警惕,答应婚事……我是利用了你,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沈灵枝本来还在帮孟杉擦脸,闻言动作一滞,看向孟杉。

章节目录

娇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昭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愿并收藏娇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