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更新

何鱼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四阿哥的生辰宴就在兄弟相叙、言中相互试探、刀光剑影中度过。

    将几位阿哥送走之后,四阿哥胤禛依旧沉着脸回到内室坐在主座上,右手不停的转着大拇指上的玉扳子,皱着眉头沉吟不已。

    ——今日生辰皇阿玛虽然有赐宴赏赐,可明眼人这都看得出来这赏赐的含金量不高,且居然比不上六岁的十四阿哥。虽然平日的他并不在意这些,可这差别待遇到底在他心中留下了痕迹。

    ——十四弟,德母妃?她倒是真有办法,只是难道他就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吗?

    ——现在的他心底尽然滋生了淡淡的埋怨,当初是她将他送走以求晋升之路。

    嘴角轻轻牵起,至今的他仍记得养母佟皇后死之前曾求皇阿玛将他交回给生母德妃照看,得来的尽是她义正言辞的拒绝,就算他一日不落的请安也瓦解不了她眼底那隐晦的敌意。

    亲生母亲对亲生儿子的敌意?

    “爷,您今个儿可是忙了一整天,现下天色已然不早了,明儿还要上朝,您看是不是……”苏培盛指挥着众人将宴客大厅收拾好,蹑手蹑脚的走到四阿哥身边,看了看他的脸色,垂着头小声的提醒着。

    “福晋那边怎么样?”怔忡的四阿哥猛地回神,抬眸,视线锐利如刀,眼底一片幽深,让人莫名的不敢直视。

    “回爷,内院的女客也走得差不多了”苏培盛说到这里,微抬眼帘小觑了主座上的四阿哥一眼,心思一个兜转,继续说道,“今天先是安氏武氏的事情,后又有三福晋出言相对,咱们福晋可累坏了,已回正院歇息了,现下是李格格正在收拾残局。”

    李格格能在福晋眼底下盛宠不衰,硬生生的在四阿哥心上留下一道痕迹,可见其前途光明,现下他这样说既点出福晋的辛苦也顺带点了一下李格格,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妍…李氏她可有送什么过来?”提到某人,四阿哥整个人明显愣了一下,双眸一亮,眼底的幽深莫名的松动一下,剑眉微颦,她今日见那些福晋夫人可有受到什么委屈?

    “李格格今日一直在内院帮福晋,东西是她身边喜嬷嬷亲自送过来的”听四阿哥这么一问,苏培盛立马屁颠颠的将李妍送过来的东西双手呈到四阿哥面前。

    檀木盒子?四阿哥微微挑眉。

    待四阿哥接过,苏培盛抬眸触及四阿哥深邃漆黑的眼神,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直到苏培盛彻底消失在门外,四阿哥才收回视线凝视着面前檀木盒,阵阵香气迎鼻,指腹似有似无的滑过平滑的盒面,随后五指合力一抬揭开盒盖,只见盒中有规则的摆着数个形态各异的木雕。

    木雕?

    双唇微抿,四阿哥沉寂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妍儿她为什么会在他的生产送这个?

    待他拿起木雕细看,就什么疑惑都解开了。

    这些形态不一的木雕皆由一男一女雕刻组成,那模样俨然四阿哥和她各个时刻的缩影,有两人温馨的相契,亦有忧伤的相背……

    嘴角轻轻划开一个弧度,眼底一抹轻柔花开一片黑暗幽深,指腹轻轻的摩挲木雕上女子的模样,刚才因为德妃嬢嬢的事情有些悲伤的情绪竟莫名的愉悦起来。

    许久之后,寂寥的室内响起一声轻轻的呢喃,妍儿……

    待到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之后,守在门外的苏培盛听到里面的传唤声,顿时迅速推开门快步入内,见自家爷手里拿着木雕愣愣的出神,视线扫过桌面上的檀木盒子,眼底滑过一丝明了,垂头敛眸,“爷,有什么吩咐?”

    “爷先去看看福晋,苏培盛你将这个东西给爷好好的放在爷的书房,记得避开众人!” 四阿哥颇为留恋的将手里的木雕小心的放入檀木盒内,动作轻柔的盖好盖子,如是吩咐道。

    “奴才这就去办”苏培盛打了个仟,躬身双手托住檀木盒子快速退了出去往书房方向疾步走去。一路上心里乐滋滋的,他苏培盛就是聪明,献上李格格的礼物,爷的心情立刻就好多了。

    四福晋乌拉那拉氏的院落。

    四阿哥一走进室内就见那拉氏一改平日里端庄的衣着,白色的修身旗装裹身,外披蓝色的纱衣,清秀的小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哀愁,剑眉顿时轻皱了一下松开,漆黑的眼底意味不明。

    “爷,您来了,这是妾身给您亲手做的一身衣裳!希望爷您能喜欢!”那拉氏一见四阿哥进来,小脸上顿时扬起灿烂的笑容,就将手边准备好的一叠衣物捧到他面前,双颊微红,神色娇羞不已。这可是她第一次给除了家人之外的异性男子准备礼物,花了她好多天时间,希望爷他能喜欢。

    “嗯,不错!”四阿哥黑漆漆的双眸凝视了垂着头略带羞涩的那拉氏片刻,心里如同哽住一般,双唇微抿,最后接过来,随手翻看了看,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嗯,不错!”

    “爷喜欢就好”那拉氏捏着丝帕侧头敛眸有些牵强的笑了笑,精心准备了那么久献上礼物只得来四阿哥一个不错的评价,心里一阵失落。不过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灰心的人,迅速调整好心态,四阿哥下个生辰她一定会准备别的更好的礼物。

    “爷现在应该有些饿了,妾身让下人准备了一些清粥小菜”

    正当那拉氏准备让人上菜的时候,四阿哥脸色微僵的出言打断,“不用了,爷现在什么都吃不下”

    “既然这样,那妾身命人给爷洗漱。”见四阿哥没反对,那拉氏朝一旁的崔嬷嬷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马会意打了个手势带着一众伺候的丫鬟退了出去。

    “清溪姑娘,恭喜你了”待催嬷嬷贴心的关上门之后,转身看着身旁一个青衣旗装的宫女,视线锐利无比,神色却颇为ai昧的笑道,“还望清溪姑娘抬了身份之后多多提拔老奴才是。”

    那名为清溪的宫女先是一阵错愕,待反应过来之后顿时羞得脸颊通红,在身后众宫女羡慕嫉妒恨的视线中,神态羞赧的朝催嬷嬷福了福身子,很是小声回道,“嬷嬷这是说的什么话,奴婢能有今日,全靠福晋和崔嬷嬷的提点,清溪哪敢忘恩负义!”

    清溪是福晋从乌拉那拉家带来的丫鬟,卖身契在那拉氏手里,生死也捏在她手里。

    见清溪这般识趣,崔嬷嬷神色态度也和蔼下来,“那清溪姑娘清洗一下,一会儿还得给准备四爷洗漱需要的东西吧,老奴们也该退下了”说着给周遭一脸羡慕嫉妒的宫女几个眼色,几个宫女立马拉着清溪进入浴房,不多时,浴房门打开,清溪一身粉色旗装出现在崔嬷嬷面前,崔嬷嬷看后欣赏的点了点头,“赶紧去吧”

    就在洗浴一番的清溪来到正院内室门口,几个粗使婆子就掐着点将洗漱的东西送了过来。随后她拍了拍自己有些僵硬的脸庞,压抑下心底的躁动,双手接过东西让他们下去,就转身敲了敲房门,待听到声音才推开门,深呼吸一口双手举着盆一步一步朝室内走去。

    心不在焉的陪福晋说了会儿话的四阿哥,听到脚步声侧头就见一个身着粉色旗装浑身散发着迷人清香的宫女捧着盆子跪在他面前,微垂着头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双眉没由来的一皱,眼底莫名不已,回头望着一脸正一脸紧张观察他的那拉氏,恍然间想到什么般,薄唇紧抿,“怎么突然换了伺候的人?”

    “爷,妾身今日来了小日子不能伺候爷,所以就想命清溪她……”那拉氏说到这里,有些泫然欲泣,“爷你也知道妾身在今后三年都不能有孩子,但是妾身不能让爷也和妾身这般耗着,哪怕是先有庶子养到妾身名下也好。”

    那拉氏说到动情之处,不停的捏着丝帕擦拭眼泪,唇角微微上翘,垂着眼帘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要不是今个儿她赶巧来了葵水,她是不会这么快就让清溪伺候爷的,至于庶子,她更是不会让这样东西存在的。

    四阿哥胤禛见那拉氏这般作态,转着扳子的右手微顿,深邃黝黑的双眸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在那拉氏快要顶不住的时候回眸,视线在面前的粉衣宫女上掠过,“福晋既然来了葵水,爷到别处就是了。”

    说完,四阿哥就快步出了房门,将那拉氏阻止的言语和一脸惨白瘫软在地上的清溪抛在屋内。

    一路上四阿哥都沉着脸不出声,身边伺候的人更是聪明的夹紧尾巴,不敢出声打扰。

    那拉氏真当他是这般急se的人么?

    今日生辰他原本是该歇息在正妻处,之前苏培盛也有小声提醒过福晋身子不方便这事儿,他原想着今晚就在正房将就过去,可没想到那拉氏居然给他准备了这么一份生辰大礼,还说什么她三年不能有孩子,就让她身边的丫鬟生一个庶长子给她养,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

    皇家的孩子是随便什么丫鬟都能生的吗?

    他的长子就算是庶子,也不能有一个为奴为丫鬟的母亲!

    累了已然歇下的李妍,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有人将她抱起,一道炙热的视线落在脸上,刷子般的睫毛轻轻动了动,氤氲的睁开眼睛望着来人,唇边顿时绽开一抹笑容,“爷,您怎么来了?你不是……”

    “嘘,别说话!”没说完的话霎时间吞到肚子里,李妍诧异的眨了眨眼睛,暗夜中视觉受限,触觉更为灵敏,现在的她只觉得唇上指腹是略微有些粗糙的,掌心是烫的,指尖是微凉。同样触感的另一只手在她腰身上一路蜿蜒游走,简直就像是将她置于火辣荆棘之中,慢慢点火。在她整个人被烧起来的时候,指尖的微凉吸引得她弓着身子蹭了蹭,但这微凉明显不够她将身体里的火压下,反而让心火烧得更难耐。

    一个凶狠的吻压下来,她能感觉到他舌尖的力度,令她窒息的掠夺。另一只手掌亦在她身上游走,像一名翻山越岭的攀登者,不停的挑战与征服,只为领略更高处的风景,而她就像是那座山峰,被他用各种火热的手段征服,令她弃械投降只能奉献自己,无所躲避。

    待她有些羞涩的想用遮掩自己,却被他的大手掀开,整个身子覆了上来,黑暗中传来他压抑着yu望的声音,“妍儿,你送的礼物,爷很喜欢很喜欢……”

    “爷喜欢,那奴婢就开心了……”李妍心下微动,他这般反常是因为她送的礼物?既然这般,黑暗中她扬起一摸邪魅的浅笑,直起身子迎了上去,双手抱住他精壮的身子,四处点火,红唇轻启,“只要爷开心,奴婢什么都愿意做。”

    “爷还想更开心”

    黑暗中的男人仰起头,喉结颤动,yu望瞬间喷发,带着李妍沉沦在阵阵迷迭的海洋中,shen吟声喘息声四起……